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医世宫主 > 第三百九十八章 卫淮,该死!
    蓦地,一声重重的冷哼之声在沉重的夜色之中响起,打断了大长老将要说出口的话语,让这本就沉重万分的气氛又是沉重了不少,压得人心口有些沉闷的感觉。

    眉头皱了皱眉循着声音望去,众人便见那原本已经气息奄奄的许袖烟,此时却是费力的站了起来,摇摇晃晃着,早已伤痕累累的身子却是坚定的挡在采荷和宫凌玉面前,掌心灵力飞旋着,面色冰冷,双眸一片死寂。

    “卫淮,他该死!”

    顿了顿,带着嘲讽的目光扫过宫朝晖那暗沉的面色,许袖烟扬了扬唇角,暗紫色的嘴唇带着几分妖冶的意味,笑的意味深长,嗜血而又冰冷。

    “那老东西,早就该死了!”

    “不过,现在,就让他这么轻易的死了,还真是”

    顿了顿,许袖烟咧了咧唇角,双眸眯了眯,那幽深的目光直直的看向宫朝晖的双眸,带着毫不掩饰的讥诮之感。

    “扫兴啊。”

    说着,许袖烟便又是冷冷的笑了几声,一身血衣在夜风之中猎猎作响,周身似是凝结着一层极致的寒霜,不带丝毫的情感。

    “东朝陛下。”

    玄潋微微偏过头去,看了宫朝晖一眼,意思很是明显,淡声开口,平静的语气不带丝毫的波澜,完全是一副看戏人的模样。

    “既然这位是陛下的妃子,那玄某便不再多事了。”

    “接下来,便交给陛下了。”

    说着,玄潋便动了动身子,稳稳地坐在灵狮背上,伸手轻轻揉了揉不断的打着盹的苏云染的脑袋,眉眼间的戾气散去,声音也是温和了不少。

    “小师妹今日必定是累了,玄某便先送小师妹回家休息了。”

    视线从许袖烟那笑的冰冷复杂的面容之上移开,宫朝晖面色不变,仍旧是一位沉稳的君主,对着玄潋微微颔首,沉声道:

    “玄公子请便。”

    “苏家这七丫头今日受了惊,又这么晚了,想必是累坏了,便早点回去吧。”

    说着,宫朝晖状似不经意的扫了那苏云染懒洋洋的面容一眼,便看向苏云书,微微一笑,面上浮现出淡淡的慈祥之意。

    “云书且先去凤鸾宫,接一下云画,便早点回去吧。”

    “文烨想必已经等的着急了。”

    “是。”

    苏云书点了点头,对着宫朝晖微微俯身,行了一礼,露出几分恭敬之意,低沉着声音开口。

    “那云书便先行退下了。”

    “去吧。”

    随意的摆了摆手,宫朝晖笑的温和,全然没有方才的阴沉之气。

    “今日之事让七丫头受惊了,朕明日便送些东西过去,安抚一下七丫头”

    “回去代朕向你三叔问好。”

    苏云书微微俯身,应了声“多谢陛下挂念”,便看向苏云染,眉眼稍稍动容,面上浮现出温和的笑意。

    看着身侧歪着身子靠在灵狮那厚厚的毛发之中的小姑娘,苏云书不由得摇了摇头,无奈的笑了笑,自空间中取出一件青色的斗篷,轻轻展开,小心翼翼的为其披上,动作轻柔的系上柔软的带子。

    大掌轻轻揉了揉苏云染的发顶,感受着身侧之人平稳的呼吸,南世言笑的温润,双眸晶亮,宠溺之感毫不掩饰的溢出,压低了的声音带着明显的笑意。

    “这丫头,想必是睡着了。”

    轻轻的“嗯”了一声,苏云书笑的温和,“今日确实是太累了。”

    自空间中取出一个小巧精致的暖炉,掌心炙热的灵力飞旋着,进入暖炉之中,感受着这暖炉的温度适宜,玄潋方舒展开眉头,手上灵力氤氲,将苏云染那拽着灵狮毛发的小手拨开,将暖炉小心翼翼的放入她的怀中。

    “三哥”

    睡梦中的苏云染此时,却是突然间开了口。

    “小染?”

    来到苏云染身侧,苏云书轻轻开口,带着几分小心翼翼之感,似是生怕吵醒了熟睡中的小姑娘。

    “三哥在这里。”

    嘴角动了动,苏云染身子动了动,找了个舒适的位置,脑袋蹭了蹭灵狮那柔软的毛发,嗫嚅着开口,带着几分孩子气的感觉。

    “小染想吃冰露果”

    “冰露果”

    嘴角咂了咂,似是梦到了什么好事,苏云染勾唇,笑的烂漫,眉眼间尽是满足之感,手上动了动,指尖触到了那暖炉。

    感受着指尖的温度,苏云染的身子顿了顿,接着便是直接将那暖炉紧紧的抱住,往自己怀里塞了塞,似是在护着什么珍贵的宝贝。

    “三哥冰露果。”

    南世言目光动了动,微微愣了愣,便是直接轻笑出声,眸光闪过莫名的晶亮。

    玄潋也是笑的挑了挑眉头,双肩微微颤抖着,看着苏云书的目光多了几分意味深长的意味。

    身子动了动,玄潋直接坐到了灵狮的脑袋之上,掌心按在灵狮那一撮翘起的毛发之上,轻轻地的抚了抚,对着苏云书微微颔首,“三公子。”

    明白了玄潋的意思,苏云书也是对着玄潋点了点头,便是直接身形一动,来到苏云染身侧,伸手扶住了苏云染的身子,小心翼翼的为其拢了拢披风,眉眼间尽是柔和之意。

    “三哥”

    听着这满是孩子气和撒娇的梦呓,苏云书面上的笑容加深了几分,轻声开口,带着几分哄小孩子的感觉。

    “好,三哥明日就去寻来给小染吃。”

    脑袋靠上了柔软的布料,苏云染顿了顿,似是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才缓缓的放松下来,满意的点了点头。

    “好,小染要吃要吃冰露果。”

    说着,苏云染又是咂了咂嘴,如蝶羽般的睫毛颤抖着,翘起俏皮的弧度,似是展翅欲飞的灵蝶。

    “好。”

    大掌在苏云染清瘦的脊背之上轻轻地拍了拍,苏云书耐着性子开口,“都给小染吃。”

    似是听到了满意的答案,苏云染终是轻轻地应了声“好”,脑袋动了动,枕在苏云书腿上沉沉睡去,怀中还抱着那个小巧的暖炉,为其驱散着夜色中的寒意。

    “陛下。”

    对着宫朝晖拱了拱手,南世言笑的温润,看不出丝毫的端倪,得体大方。

    “言某这便也先行回去了。”

    轻轻的“嗯”了一声,宫朝晖随意的摆了摆手,沉声开口。

    “言公子请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