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嘉平关纪事 > 427 哭吧,宝贝儿!
    驿馆后院柴房

    亲卫长带着四个亲卫推开柴房的门走进去,看到那两个五花大绑的人,脸上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冷笑。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

    “萧见川大人,别着急,卑职这就让您说话。”

    亲卫长一摆手,身后的一个亲卫走到萧见川的面前,把塞在他嘴里的布给拽出来,丢在一边。

    “耶律崇!你个王八蛋!你个胆大包天的小贼!你凭什么绑我!我可是萧家的嫡孙!你算什么狗屁东西!”

    终于能开口说话了,萧见川就不忍着了,逮什么骂什么,要多难听就有多难听,什么话恶心人就说什么,最厉害的市井泼妇遇到他都要甘拜下风。

    亲卫长耶律崇一点都不在意,掏掏耳朵,让亲卫搬来凳子坐下,翘着个腿,一副很悠闲的样子。

    “耶律崇!”看到他这个样子,萧见川心里的火就更大了,噌噌噌的往上冒,要不是被五花大绑,动不了地方,他肯定要冲上去狠狠抽这个王八羔子一顿。“你……”

    “哟,还没骂够呢?”耶律崇扬扬下巴,“没骂够就继续,让我也看看萧家……哦,不,应该是前萧家的教养,看看前萧家的嫡孙是个什么样子。”

    “前萧家?”萧见川听到这三个字一愣,瞪着耶律崇,“你什么意思?你别信口胡说!”

    “萧大人,前萧家的嫡孙大人,别慌啊,慌什么啊?心虚啊?”耶律崇冷笑,“你底气这么足,不就是仗着自己是萧家大长老的嫡孙吗?可惜啊,这个在你看来坚不可摧的靠山已经倒了,如今的萧家……”他勾勾唇角,“是你那个死敌当家作主,你亲爱的祖父在三天前已经当街斩首示众了。”

    “你……你……不可能!”萧见川的眼睛一下子就变得通红,尖叫着,“你胡说八道,你造谣!”

    “来人!”耶律崇看看身边的亲卫,“去弄桶冷水来,让萧大人冷静冷静,火气这么大,对身体不好。”

    “是,耶律统领!”亲卫应了一声,大步流星出了柴房,没多大会儿工夫,他就拎着一只大木桶回来了,桶里面是刺骨的冰水。亲卫走到萧见川的跟前,二话不说,直接把这桶冰水泼在了萧见川的身上。

    萧见川被这一桶水刺激的浑身湿透不说,立刻就哆哆嗦嗦的打起冷颤,整个人都缩成一团。

    “被泼冷水的滋味儿怎么样?现在是不是已经冷静下来了?要是没有,我可不介意再给您来一桶!”耶律崇站起身,走到他跟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如果脑子已经清醒了,那就请萧大人认真听我说的每一句话,把它们牢牢记住。”他把萧家犯的事一五一十、一点都不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说完,他挑挑眉,“萧大人,您那位祖父真是心狠手黑啊,为了抢回那个王位,为了夺回萧家曾经的地位,不惜勾结倭人刺杀王上、刺杀外国使团。这不是勾连外敌,又是什么呢?”

    “不……”

    “我还没说完!”耶律崇摆手,“抛开家国大义不说,他的这种做法,对得起萧家上下几百口人吗?在您那位祖父的心里,大概早就不记得他的手足兄弟是怎么死在倭国,是怎么死在那群牲畜不如的东西手里的吧?”为了自己的私利,干出这么散德行的事儿,你们萧家人……”他伸出两个大拇哥,“真棒!”

    “我……我,这跟我……我没关系。”听了耶律崇的话,萧见川肉眼可见的怂了,他结结巴巴的说道,“祖父……没……没说过这个。”

    “他有没有跟你说过,已经不重要了,就算今天你没落在我手里,明天早上回去的时候,也会把你们带走的。这一点,王上和两位公子都命我按照萧公子的要求做,你们是萧家人,交给他处置是理所当然的。可惜,今天的事,是你自己作死,可怨不得别人。”

    “我……”

    “别打断我,我还没说完。”耶律崇指指那个山匪首领,“这是你小舅子,对吧?回答我是还是不是。”

    “……是,又怎么样?”

    “据我所知,他可不是普通的山匪,他在边军是挂了名的。也就是边军冒充山匪,劫杀夏国使团。”耶律崇冷哼了一声,“这是谁给你们的胆子?你和你祖父还真是一脉相承呢!”

    “我……我没有,我不知道,不是我干的!”

    “不是?别狡辩了,你的心腹都已经招了。萧家大长老给你写了家信,这封信,我们已经找到了。大长老在信里面告诉你,他们在临潢府的刺杀失败,所有的人手都折了,让你在夏国使团返回的路上见机行事,争取一击即中,对吧?”看着对自己怒目而视的萧见川,耶律崇哼了一声,“你们还真的是祖孙俩,一个勾结倭人,一个假扮山匪,忒能个儿了!你们这是一次刺杀不成功,又来一次,非要把这盆脏水泼在辽国头上。要不是王上英明,派我带着兄弟们护送沈将军和金军师,没准儿还真抓不住你们的把柄。”

    “他们……他们……该死!”

    “哟,瞧你这话说的,人家是放火烧你家了,还是把你家孩子扔井里了?”耶律崇冷着一张脸,“别打着什么为辽国未来考虑的名义跟我这儿胡吣,沈将军、金军师是王上、是两位公子和萧公子的贵客,你们算什么东西?你们才是拖后腿的罪人!”

    “我不是!”

    “嘴堵上!”耶律崇看着亲卫把萧见川的嘴重新堵好,“放心,我不会在这儿就杀了你们的,明天回去的时候,我会把你、你的家人、你的心腹都带回临潢府,交给萧公子处置的。”一边说,他一边走向门口,“至于他会怎么收拾你,你就自求多福吧!”

    萧见川看着他离开的背影,看着被关上的门,所有的力气好像一下子被抽干净了,整个人瘫在了地上。

    久别重逢的沈昊林和沈茶是不怎么在意后院发生了什么,这些人、这些事跟他们的关系不大,他们现在只顾着对方了。

    “好了,好了!”沈昊林拍拍沈茶的后背,把她从自己的怀里推开一些,“我身上寒气重,你别再着凉了。”

    沈茶笑笑,伸手把他身上那件看不太顺眼的夜行衣给脱掉,推他去洗漱。

    刚才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她让梅林多预备了两桶热水,现在想起来,还是挺佩服自己的先见之明的。

    沈昊林很快就洗完了,换上沈茶在临潢府给他置办的中衣,也幸亏买了这个,要不然,就要敲隔壁的门,跟金菁去借了。

    等沈昊林坐在床边,沈茶拿了个大帕子给他擦头发,问到,“兄长什么时候到的?白天的时候躲在哪儿了?难道就不怕被别人看见?”

    “早上的时候没进城,我寻着你们会走的路找了过去,果然让我看见了一出好戏。”

    “哦,劫匪。”沈茶点点头,“萧家的人还真是契而不舍,刺杀一次不成,又来了第二次。这么一看,那位萧大人应该是大长老一派的,只是他远在边关,怕是不知道萧家已然天翻地覆了。只是……”她轻轻叹了口气,“我都没有发现兄长,可见兄长躲的有多好,这一天过得多辛苦。”

    “我来接你,一点都不苦。”听到耳边传来小声的抽泣声,沈昊林一愣,转过身就看到了一张满都是泪的脸,“不是,这好端端的,怎么哭起来了?”

    他要是不说这话,沈茶还能稍微忍着一点,听了他这话,哭得可就更狠了。

    “好,好,好,我不说了,我不说了,哭吧,哭吧!”沈昊林看看埋在肩膀上的脑袋,轻轻叹了口气,“哭出来就轻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