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欢喜记事 > 第五百二十七章 忽悠
    “大牛?”南安郡王问道。

    “表妹?表妹夫?”楚舜扭眉。

    “大牛家就在前面,你们随我来吧,”春花婶一脸热情。

    “大牛可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老实人,性子敦厚,媳妇更是贤惠热情。”

    嗯。

    楚舜他们又跟着春花婶到了大牛家。

    还没进门,春花婶就喊道,“大牛,有人找你家表妹和表妹夫。”

    李大牛走出来和南安郡王他们几个,你们看着我,我看着你们。

    李大牛涨红了脸。

    他本是实在人。

    要不是苏锦的叮嘱,他不会骗人。

    “大牛,你家表妹、表妹夫呢?”春花婶问道。

    李大牛支支吾吾。

    妇人走出来道,“春花婶,你糊涂了啊,我哪有什么表妹、表妹夫?”

    春花婶有点懵了。

    妇人拉着她到一旁,给她使眼色,让她别乱说话,小心惹上杀身之祸。

    春花婶爱给人做媒,也见惯了形形色色的人。

    刚刚看画像的时候,她就有点纳闷。

    画像上的人模样和大牛媳妇的表妹、表妹夫一般无二,但穿戴却是天差地别。

    苏崇将李大牛和妇人脸上的神情一览无余。

    显然。

    他们是知道苏锦和谢景宸的。

    南安郡王不是有耐心的人。

    一再追问,妇人和李大牛就是不说,春花婶感觉不妙,匆匆跑了。

    南安郡王拿银子贿赂他们没效果后,没忍住一把掐住了李大牛的脖子。

    “说还是不说?”南安郡王问道。

    李大牛呼吸不畅脸都紫了。

    妇人急坏了,“我说!我说!”

    “快说!”北宁侯世子催道。

    妇人忙道,“他们坠崖后,我和大牛把他们拉回来,可是还没来得及请大夫,他们就没气了。”

    “我和大牛就把他们埋了。”

    埋了?!

    苏崇他们脸色大变。

    “埋在哪儿的?!”南安郡王问道。

    “就在悬崖底下。”

    妇人说了个位置,南安郡王他们赶过去。

    崖底还真有座新坟,而且没有立碑。

    看着那坟,南安郡王几个泪眼婆娑。

    “我不信景宸兄就这么死了,”楚舜道。

    “把坟挖出来看看,”南安郡王道。

    苏崇已经动手了。

    没有锄头,没有铁铲,就徒手挖的。

    只是挖了没一会儿,就有好几个人抬了一石碑过来。

    其中一男子喊道,“你们是谁?!”

    “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大白天的就敢挖我爹的坟了?!”男子脸色铁青,暴跳如雷。

    楚舜,“……。”

    南安郡王,“……。”

    北宁侯世子,“……。”

    定国公府大少爷,“……。”

    苏崇看着自己沾满泥土的双手。

    “你爹的坟?”苏崇声音微抖。

    男子拿着棍子过来,两眼恨不得把苏崇他们活活瞪死。

    南安郡王望着苏崇道,“我们是被老实人给耍了吗?”

    从来只有他们把别人忽悠的团团转的时候。

    没想到会有被人忽悠的挖人祖坟的一天。

    很好。

    很强大。

    苏崇赔礼认错,帮忙把挖下来的土给堆回去。

    男子全程拿棍子看着他们。

    他们五个器宇不凡,穿戴非富即贵,一看就不好招惹。

    再加上态度不错,一人上了三炷香后就走了,没有被刁难。

    等人走远了,才有人小声道,“瞧样子,像是挖错坟了?”

    苏崇他们去找李大牛算账。

    结果李大牛家空无一人。

    他们又没有马,想追都不知道往哪里追。

    几人往悬崖下走,抓着绳子上悬崖,骑马回京。

    刚进京,就得知镇北王世子和世子妃救了大皇子的消息。

    南安郡王他们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几人齐齐黑线。

    他们担心的要死不活了。

    他们非但没事还立功了?

    牛都要被他们给活活气死了!

    几人骑马赶回东乡侯府。

    正好和谢景宸迎面碰上。

    谢景宸回府待了半个时辰,沐浴更衣又回来了。

    楚舜翻身下马,拉着谢景宸看,“你没受伤?”

    “一点内伤,无碍,”谢景宸道。

    “无碍……。”

    “你知不知道我们这几天是怎么过的?!”楚舜叫道。

    谢景宸知道他们找了他和苏锦几天。

    急的吃不下睡不着。

    “让你们担心了,”他道。

    “别说这些虚的,我们这几天瘦掉的肉,你必须要请客给我们补上,”南安郡王道。

    谢景宸一脸黑线的应下。

    苏崇他们一身脏兮兮的。

    看谢景宸一身锦袍,俊逸不凡。

    一人给了一个拥抱,回去沐浴了。

    谢景宸,“……。”

    他拍着身上的泥土进府。

    只是他们进去后没多久,一辆牛车在东乡侯府前停下。

    “到了,”李大牛道。

    妇人掀开车帘,看着气派的东乡侯府,她不敢相信道,“这真的是东乡侯府吗?”

    李大牛问路过的人,回来道,“没错,这就是东乡侯府。”

    只是怎么没人守门啊。

    不敢进府的他们就站在门口等着。

    等了大半天,才有个小厮出来,问道,“你们找谁?”

    “我们是从李家村来的,是位叫苏锦的少夫人让我们来的,”妇人唤道。

    “认识我家姑娘?”小厮有点诧异。

    “你们先等会儿。”

    等了约莫一刻钟,苏锦和谢景宸就走了出来。

    苏锦一身裙裳,华贵无匹,妇人有些不敢相信。

    苏锦也有点吃惊。

    李大牛一家对她和谢景宸有救命之恩。

    她是想把他们接进京安置,李家的条件实在是太太太差了。

    稍微来个客,李大牛就要睡牛棚。

    只是李大牛宁愿睡牛棚,也不愿意离开李家村。

    老夫人更是年纪大了,故土难离。

    虽然李家村和京都相隔不远。

    他们不愿意,苏锦也就不强求了。

    只是他们才回京,他们就找了来,何不直接跟他们一起进京?

    “可是出什么事了?”苏锦问道。

    妇人解释道,“一个时辰前,有人去李家村打听你们的下落,被我们糊弄了过去。”

    “那几个人实在凶狠,我们怕他们报复,就拖家带口找来了。”

    若不是怕没命,他们实在不愿意离开李家村。

    但愿他们找不到人就走了,他们还能回去。

    “快请进,”苏锦笑道。

    李大牛把老夫人从牛车上扶下来。

    嗯。

    刚迈步进府,就和苏崇他们迎面碰上了。

    苏崇,“……。”

    李大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