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重生田园发家记 > 第九百零四章 挡灾
    “那就让人好好审审吧,不过为什么我家老爷没有参加审讯?”申茹芸不满道,今日这事可不小,那金莲药倒的可是官夫人。

    “知府大人不合适。”余青梅直白道,她现在心里担忧的是苑儿,其余事不想再操心,也没精力在应付申茹芸。

    “余青梅,我家老爷可是知府大人,他怎么可能不合适,你今日是捡了熊心豹子胆了。”申茹芸因为自己被药晕,可余青梅没喝甜汤没事,心里十分不如意。

    “申夫人,我竟然这么说那就是这个意思,今日我是给你和知府大人留脸面,你有什么疑问,回去跟知府大人自己解决。”余青梅怼道。

    申茹芸还是第一次见到余青梅对自己这个态度,不过什么意思,给自己和自家老爷留面?这有什么……申茹芸突然瞪大了眼,心里一咯噔,不是吧,不会的,怎么可能。

    但怀疑的种子一旦种下,就扎根发芽般疯长,申茹芸想起自己跟刘谦逊的房事锐减,好些时候没跟自己一起用饭,难道真的跟那金莲……

    “既然大家都醒了,没什么事我就不招待了。”余青梅开口送客。

    俞秋燕几人醒的早,知道何苑失踪的事,上前安慰了几句,就回自己院子了。

    申茹芸看着这阵势,看来是还有其他事。

    等申茹芸出了青苑,就问自己的丫鬟,“把今日发生的事一五一十说清楚。”

    丫鬟当然不敢隐瞒,不过在说道发现申茹芸那段时,卡住了。

    “说呀。”申茹芸没好气道,没有眼色的,“去找我们了,然后呢?”

    丫鬟不敢瞒着,万一这事申茹芸知道了,却是从别人嘴里知道的,那自己真就没命了。

    “奴婢们发现夫人的时候,夫人没……”

    “吞吞吐吐干什么,没什么?”申茹芸见丫鬟迟迟不说出口,急色问道。

    “没穿衣服。”奴婢突然凑近申茹芸,用只能她听见的声音说道。

    申茹芸直接呆住了,定在原地不敢置信,颤着声音问道,“谁……谁看见了?”

    “同知夫人,她的几个丫鬟,还有就是奴婢。”

    “娘,你们说什么悄悄话?”刘崇恬疑惑道。

    “没事。”申茹芸见自家闺女都不知道这事,就知道余青梅把事情压下来了。

    申茹芸对余青梅有些感激。

    申茹芸对自己的身体还是知道的,肯定没失贞,但光着身子被外人看到,这就是大事,可能自己知府夫人的位子都保不住了,哪个男人要一个被看了身子的妇人。

    “当时还有谁在?”申茹芸咬牙切齿问道。

    “金莲姑娘就倒在夫人所在屋子的外面。”奴婢如实说道。

    申茹芸心底凄凉,她十二分相信余青梅的话了,自家老爷真的跟那贱人有一腿,自己的衣服那贱人肯定也脱不了干系,她这是要把自己拉下位,好自己上位,真是可恨之极。

    申茹芸努力调节自己,要冷静,今日这事只能当哑巴亏吃了,别余青梅那没消息出去,自己这个当事人这却传了出去。

    丫鬟见申茹芸冷静下来,继续往前走路,心底松了口气。

    “去看看爷,杨梅他们有没有来了的。”余青梅在屋子里坐立难安。

    何苑虽然只有十一岁,可这个时代对女子就是这么的不公平,何苑如果真被人掳走了,名声可就坏了,好在之前出事的时候都是余青梅的人,只有申茹芸的一个丫鬟在场,那个丫鬟余青梅已经施压过了,如果传出风声,只能是她,她不敢的。

    可何苑失踪越久,越危险,不知道什么人会绑架她。

    “夫人。”杨梅和草莓急步进了屋子。

    余青梅把人都清出去,只余何水灵、王巧霜两人,并让红枣几个在门外守着。

    “你们俩快说。”余青梅焦急道。

    杨梅和草莓看了眼王巧霜,有些欲语又止。

    “你们尽管说,我承受的住。”王巧霜神情严肃道。

    “金莲交代,她在那个破败小院被一个男子挟持,并给了她蒙汗药,让他绑架王小姐。”

    王巧霜神色有些悲痛,果然是冲着她来的。

    “不过又说有两个穿着绿色衣服的,让她把两人都绑了。”

    王巧霜眉头一皱,神情疑惑,不过想到那个人带走了何苑,如果是冲着她来的,那苑儿应该还是安全的,不对,如果是绑架自己却发现绑错了人,也可能会杀了苑儿,毕竟她是知情人,不可能放了她的。

    王巧霜瞬间颓废下来了,喃喃自语道,“是我害了苑儿。”

    “巧霜,你想想,谁会想绑架你……”

    “夫人,潘大人和穆夫人来了,潘大人让小的来叫人,让夫人和王小姐,还有当时在现场的丫鬟去前衙。”银甲来青苑请余青梅几个。

    余青梅和王巧霜几个马不停蹄的往前衙赶。

    杨梅和草莓打起十二分精神,余青梅肚子可不小。

    余青梅一行人直接到了万彦在前衙的书房,进去后,万彦、潘进忠、穆容德、孙诗语和潘清澈五人都在。

    “银甲守好门。”万彦吩咐道。

    门在余青梅几人身后关上了。

    万彦亲自起身扶余青梅落座。

    穆容德双眼红肿,一看就是哭得伤心紧了。

    余青梅真的很意外,没想到穆夫人这么喜欢苑儿。

    “孙夫人,你认为是谁要绑架巧霜?”潘进忠直直看着孙诗语问道。

    孙诗语脸色一直是惨白的,心中的答案呼之欲出,可还是不敢相信,也无法说出口,潘进忠是潘家人,是潘皇后的亲哥哥,如果真是娘家人让人来绑的,那就是孙贵妃授意的,这就是天大的事了。

    “是孙府的人?”潘进忠直接问道,现在事态紧急,不是转弯抹角的时候。

    孙诗语惊诧的抬头看潘进忠。

    “孙夫人,孙贵妃和孙府的一些事我还是知道的。”潘进忠凌然的双眼直看着孙诗语,“我希望孙夫人能如实说,我不希望我未来的儿媳妇有任何差池,说得难听点,苑儿是替巧霜挡了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