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福星高兆 > 730 敏感人
    贾西贝又说了个人,高兆不知,也没听说过。

    “淮南郡王的女儿,淮南郡王只有一女,就是文昌县主,嫁到广信府。”

    高兆问到:“没听说过,我只知道四个郡王,也是听舅父说起过,其他人没说过还有个淮南郡王。”

    “淮南郡王是皇上的亲弟,先太后比较疼爱这个小儿子,可成亲后身体不太好,只有一女。先太后不喜郡王妃,可是郡王府里有妾室,都没生。在淮南郡王没了的第二年先太后也没了,所以京里没人敢提,怕皇上伤心。文昌县主是淮南郡王没的那年回来过,以后再也没有回来过。你们这次去福建路过广信府,或者会见面。我就给你提个醒,注意下,淮南郡王是郡王妃病逝,伤心过度,才没的,先太后又是小儿子没了,也伤心过度。唉!白发人送黑发人,我祖母说谁也受不了这个打击。”

    高兆心想罗老太夫人和陶老太太够坚强,硬是撑下来。

    “看来先太后是个慈母。”

    高兆这么说,心里却想,在宫中的女人,心必须硬才行,太柔软了,无法长寿。

    又想起贾老太妃,那就是不仅心要硬,还要看得开想得开。

    贾西贝小声说道:“我祖母说了,现在的皇后和先太后差远了,具体差在哪我祖母没说,只是说等我老了就明白了。”

    高兆耸肩,对于皇家的事,她知道的很少,大多是听贾西贝告诉她。

    公主婆婆也没给她说过多。

    贾西贝和她说的记下了,如果路过要见,她也是跟着婆婆行事,不会乱言。

    反正一切听指挥。

    不过还是在晚上问了下吴长亮。

    皇家人毕竟是他亲戚,他总会知道点。

    吴长亮想了下说知道这个表哥,不过没见过,表侄女更没见过。

    他说记下了,回头问下父亲。

    转眼就要到八月二十,谁也没想到皇上竟然派人送来了银两,虽然没有大张旗鼓,可是得到风声的人,都来送了礼。

    四个郡王全部让世子送礼,吴驸马带着两个儿子接待,四位世子仔细打量,心想那个传说中的病秧子健壮的很,和成亲时不一样。

    高兆给娘家捎信,说一早在码头会面。

    晚上全家人一起在荣禧堂吃饭,平武公主让吴琼做她身边,交代她在家多照顾母亲和弟妹。

    吴琼郑重点头。

    公主又对杨书桃说道:“我们走了,家里就辛苦书娘了,你舅母会常来,有什么事就去王府找你舅父。”

    “是,母亲。”

    杨书桃又对高兆说,路上辛苦她照顾公婆,高兆忙说不辛苦,应该的。

    互相客气,高兆发现大哥大嫂就没说话,大嫂眼神都没往大哥那看。

    吴长远照顾身边的小女儿小儿子,偶尔对大嫂说个什么,大嫂只是说个是,不再多言。

    吴长亮本身就是没话的人,高兆是默默吃饭,最多偷着喵下这个,喵下那个。

    饭后,平武公主说都回去吧,两房人出去,一路无话,到了燕前堂岔路口,吴长远给吴长亮说他们先进去了。

    他一手牵一个,吴琼扶着母亲,人不大,像巧云那会扶着母亲一样,一手搀着胳膊,一手扶着杨书桃的腰身。

    高兆夫妻回房后,她忍不住,还是说了心里想的。

    “亮哥,我觉得大嫂好可怜,这么过十年,心都凉了,但愿大哥能痛改前非,虽然有了四个儿女,可将来儿女大了,成家立业,只有夫妻俩日日相守,如果连说心里话的人都没有,俩人都可怜。”

    吴长亮点下头,心想虽然我没兆妹说的话多,可是我爱听,还有,我要说话也是对兆妹,没有别人。

    高兆看着他,拍拍肚子,吴长亮笑了,这是说他又在肚里说话。

    “兆妹,我们不会如此,我只和你说话,不和别人说。”

    “这就对了,我是和你过一辈子的人,你自然要只对我一人好,不然我干嘛嫁给你?”

    然后俩人对着乐,然后烦人的香兰又在门口说她要进来了。

    吴长亮想,等从福建回来,就让陶喜哥俩一块成亲。

    晚上高兆和香兰两个兴奋的睡不着,小声叽叽呱呱了半夜。

    第二天,天不亮,公主府所有下人开始忙碌,高兆起来,吃了早饭,公主昨天说了,早上在各自院里吃饭,不用来荣禧堂。

    饭后和吴长亮一起去了荣禧堂。

    公婆已经起身,大哥大嫂带着孩子已经到了。

    看到高兆他们进来,吴驸马说道:“一块出去吧。”

    公婆在前,高兆搀着大嫂,那边是吴琼。

    “玉姐儿真孝顺,要不说闺女是娘的小棉袄。”

    吴琼就不能叫琼姐儿了,穷姐太不吉利,就像杨书桃,如果叫桃娘,就是逃娘,所以都叫她书娘。

    杨书桃笑下,道:“多谢弟妹夸奖她,玉姐儿也说喜欢二婶。”

    “我喜欢小孩子,我弟弟妹妹都是我带大的,等我们回来,让玉姐儿带弟妹去我院里玩,我那还有几只猫咪哪,我妹妹养了只大狗,叫大奔,可好看了,站起来比人都高,威风凛凛。”

    吴琼好奇的听着,二婶院里的猫见过,很好玩,在竹竿上爬来爬去。

    吴芝进在前面走,听到了回头说:“我喜欢狗,二婶,能带我去看吗?”

    “好呀,等二婶回来了就带你去。”

    “多谢二婶。”

    吴芝进的声音洪亮,带着兴奋,吴长远说道:“等爹回来,给你找一只小狗。”

    “爹,真的?”吴芝进两眼发光,仰头看着父亲。

    “真的!”

    “多谢爹爹。”

    高兆偷看大嫂,见她脸上有种无奈,有种欣慰,但眼光一直看着子女。

    另一边的吴丹一拽了拽父亲的手,吴长远望过去,她说:“爹,丹姐儿想要妹妹。”

    吴琼赶紧说道:“这次是弟弟,以后会有妹妹。”

    高兆心酸,这么小的人儿就知男娃是家里重要的,公婆不会说这方面,她估计杨书桃和吴长远都不会说,可有的人就是天生敏感。

    敏感的人往往比马大哈的人活得痛苦。

    高兆属于马大哈,可是因为有了前世二十多年的人生经历,让她观察的多,骨子里并不是敏感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