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掌家小农女 > 第一六二章 油尽灯枯
    八字眉老鼠眼的幕僚道,“乌铁崖心结难解,对皇家人忌讳颇深,三皇子怕也是无计可施。陈状元无意救下乌铁崖,以他的脾气,若是陈状元有所求应不会拒绝,此事王爷当好生考量才是。”

    提到陈祖谟,承平王还是非常满意的,“此子乃是一员福将!”

    “不只是陈状元,陈状元的长女也是非一般的人物。”长须幕僚道,“一个乡下女娃,怎么可能凭一己之力扭转乾坤,其后定有高人相帮!”

    至于这个高人是谁,已不言而喻了。

    承平王眯起眼睛,目露杀意。

    “看来玉媛去济县,得多派几个有脑子的跟着。”

    三幕僚整齐低头,生怕王爷点到自己头上。属下有脑子有什么用,还不是要听三郡主的!

    ***

    京城的风风雨雨,还吹不到秦家村。小暖一早起来后到了院里,伸胳膊踢腿地舒展身体,转头看见大黄没精打采地趴在地上,望着秋叶黄黄的梧桐树。

    这货再待下去,非得成猪了不可,小暖捡起一块称手的石头掂量着,“大黄,玩石头不?”

    大黄直接转头,给她个毛茸茸的后脑勺。

    被嫌弃了……

    被赤|裸|裸地嫌弃了……

    被一条狗赤|裸|裸地嫌弃了……

    “大黄,你这样下去,会没朋友的!”

    大黄依旧趴在地上不动。

    “我本来还说,今天带你出去看看玄其大哥回来没,你这样……”

    还不等她说完,大黄的狗耳朵一转,马上站起来颠到小暖身边摇尾巴。

    “不过现在,我决定不带了!”

    “汪!”大黄似乎听不懂一样,开心地蹲在小暖面前,大脑袋一歪抬头望着她,猛摇尾巴。

    这货,居然卖萌!

    小暖忍住踹它一脚的冲动,转身去了厨房。

    九月下旬的天已经很冷了。翠巧穿着一件朴素的青花夹袄跟娘亲在厨房里做饭。便是这样入乡随俗的装扮下,她白嫩的小脸和葱白的手指还是暴露出浓浓的违和感。

    展家老夫人身边一等丫鬟的生活条件,比起一般富户的闺秀还要好。不过好在翠巧并不懒,端茶倒水,洗扫奉饭,样样周到。

    正在和面烙饼的秦氏指了指锅,“里边有温水,天凉了别用井水洗手。”

    翠巧赶忙掀开锅盖舀出一大瓢冒着热气的水倒在木盆里,“姑娘请用。”

    “多谢。”小暖洗了脸,笑道,“我娘生病这几日,实在是麻烦你了。”

    翠巧赶忙屈膝行礼,“这些都是奴婢应该做的。姑娘不嫌奴婢笨手笨脚地添乱,奴婢已经是谢天谢地了。”

    秦氏笑道,“若你这样还笨手笨脚,我家小暖就是不能要了。”

    小暖……

    刚被大黄嫌弃,又被娘亲嫌弃了……

    “姑娘是大智慧,翠巧不过是会些旁人都会的小事罢了。”翠巧真心道。到秦家村几日,她才知道这个家真的是小暖撑着,还撑得这样牢靠。

    小暖笑了,“如今我娘和小草的身体也好的差不多了,今日我送你回去吧。”

    “哐当!”翠巧手里的瓢落在地上,她慌忙低头捡起来,连连陪不是。

    秦氏有些茫然无措地看着小暖,闺女这很寻常的一句话,怎么就把翠巧吓着了?

    小暖无声地叹息道,“老夫人的意思我明白,你放心回去,何时想回来了尽管来。我家的大门,时刻为你开着。”

    翠巧双膝跪地,哽咽不已,“多谢姑娘,多谢姑娘。”

    小暖见她如此,觉得心情沉重。家业越大,肩上的责任就越大,譬如展家的赵老夫人,她一人身系至少十几条人命。若她去了,虎视眈眈的展家人就会一拥而上,哄抢能见的所有东西。

    在这些人眼里,奴婢也不过是件东西。

    翠巧被展家的大少爷看中,若没人护着她,后果可想而知。自己这里,怕是她最后的庇护所了。

    自己呢?小暖抬头,她身上背负的人和物不也是越来越多吗?

    可是……

    她回头看着妹妹和母亲,笑得阳光灿烂,“娘,小草,我走了,你们在家好好休息。”

    “汪,汪!”大黄立刻跟上。

    小草嘻嘻地笑,“姐,大黄想跟你去。”

    她是要去严府做事,带着它算怎么回事!

    “在家玩。”

    “汪!”

    “回来给你买肉!”

    “汪!”

    “姐,大黄就想去。”

    “带它去吧,有大黄跟着娘也放心些。”

    小暖……

    “走吧!”

    “汪汪汪!”大黄立刻跑了出去。

    小暖先带着翠巧回展家,去展家看望赵老夫人,果不出她所料,赵老夫人已面容枯槁,卧床不起了。

    翠巧见老夫人这样,跪在地上哽咽着说不出和。

    待她退下后,小暖才坐在满是药味的床前,眼睛有些发涩,“家里事儿多,小暖才几天没过来给您请安,怎么就……”

    赵老夫人靠坐在床上,笑容枯干,精神也显不济。

    “本就是用药吊着,现在吊不动了。”

    小暖沉默着。

    “也是因为安排好了图儿的事,心里一松,就垮了。”赵老夫人脸上,真的带了笑。

    小暖点头,“还有什么我能帮您做的么?”

    赵老夫人握住小暖的手,“宏图现在跟着你学做生意,过两年跟山长读书,若是这样还撑不起来,是我展家该绝……徐妈妈以后跟着宏图,翠巧以后就劳烦你了。”

    “您放心,我保她无事,过几年风头小了,再找户合适的人家把她嫁出去。”

    “我信你。”小暖最近的所做所为,赵老夫人都看在眼里,她绝对相信小暖的能力。

    “创业容易守业难。要想成事,对自己对别人都得狠。但是,人越往上走,身边的人就越多,听到的话也越来越顺耳,可你会越来越孤单。”

    高处不胜寒的道理,小暖懂。

    “不管是多强的人,不管是男人女人,都得给自己找个伴儿。”赵老夫人说累了,喘息一阵,才接着道,“哪天遇着那合适的,你……”

    见老夫人累了,小暖赶忙道,“您放心,遇到合适的,我立马娶回去,绝不让他跑了!”

    赵夫人愣了愣,将剩下的话都咽回去,连声道,“好,好……”

    小暖从老夫人处出来,回小院换上秦日爰的装束,带着大黄去了严府。

    一进去,大黄便于乌羽的两只大狗碰了个正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