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我家娘子已黑化 > 第625章 天公要作媒
    周言词站起身的那一刹那,谢岱齐似有所觉的抬头看了她一眼。

    也不知道是飞机下坠太过晕眩还是怎么,他居然看到了一圈圈白光。

    “哎呀妈呀,我这都到天堂了。”谢岱齐惊奇的喊了一声。

    一姐担忧的看着周言词,也顺势解开了安全带。

    “我去驾驶室。”一姐知道她的能力,许多时候都是靠着她抹去痕迹。

    再者,她又不是没开过飞机。

    谢岱齐鬼使神差的解开了安全带。

    “你干什么?你穿着睡衣到处跑。”此时飞机刚刚稳定一点,正好在云层里,周围一点都看不清。

    助理头晕的不行,还是伸手抓住了谢岱齐。

    “你放心吧,要是飞机没事,我肯定没事。要是有事,我离开座位,顶多跟你们也就是肉泥跟肉饼的区别。反正区别都不大。安心……”谢岱齐拍了拍小助理的手。

    小助理心中一跳,大兄弟,你这么说的,我只想哭咋办?是不是还得给我妈写封遗书什么的?

    周围人听了,都恨不得锤他一坨。

    谢岱齐拉着椅子上的靠背往周言词身边挪动。

    此时机舱里有人哭有人大骂,有人求神佛保佑,当真是乱做一团。

    一不小心,飞机又晃荡了一下。

    顿时哭声一片。

    这会飞机隐藏在云层里,已经连机翼都看不清了。

    “怎么回事啊到底怎么回事啊,我好想回家,妈妈我想吃你做的面条,我想回家。”

    “妈,儿子对不起你啊。儿子还没给你尽孝,妈,儿子对不住你啊,要让你白发人送黑发人了。”

    飞机震动的更加厉害,不时的左右偏移,让人忍不住精神尖叫。

    空乘人员擦了眼泪,控制住情绪不住地劝着大家,只是飞机不时的下坠又猛地停下,让人实在无法安心。

    此时广播上传来一姐的声音。

    “言,联系不上地面。”声音请冷,只是说出口的话直接让所有人都崩溃了。

    “该死的,该死的,到底怎么回事?你们机场怎么办事的?”

    有人开口怒骂有人哭泣,只有周言词紧皱着眉头。

    谢岱齐瞄了周围一眼,虽然自己穿着睡衣,好像大家都没注意到他是个明星,也没人拍他照片呢。

    说不清什么感觉,反正他觉得这个浑身会发光的女孩子不一般。

    虽然,她是个神经病。

    偷偷伸出手,两只手紧紧拽住她裙子的腰带。

    周言词回头看了他一眼,眼神波澜不惊,偏着脑袋看了看他,又移开了眸子。

    估摸着是个傻子吧。

    谁还穿着睡衣上飞机啊,还穿这个凉拖呢。

    一看就是个搓脚大汉。

    机舱内混乱不堪,甚至还有人试图闯进驾驶室。

    广播上似乎感觉到了现场的混乱,一姐轻笑一声:“你们要是不怕坠机摔死就继续闹,信不信我让你们现在就机毁人亡?”说完这句话的瞬间,飞机瞬间下坠,半点缓冲都没有。

    “啊!!”此起披伏的尖叫声刺的人耳膜疼。

    这一下坠直接跌出了云层。

    “现在能闭上嘴了吗?”广播上传来的声音让所有人消声。安静的只有飞机的呜呜声,偶尔有几声卡壳的声音。

    此刻驾驶室内,机长和副机长蹲在一边,半点不敢违逆她。

    “现在飞机已经上升不了,不用做无用功了,只有下坠了……”副机长年轻一些,看着窗外白云心中痛到了极点。

    他刚刚结婚,还没来得及为家中留下一子半女。

    “你能稳定机身不下坠,恐怕也是损伤了飞机本身吧?等不来救援的,撑不住的。恐怕很快就会解体。现在机场那边恐怕都找不到我们的位置。”机长叹息一声。不得不说面前这小姑娘脑子过人,不然……恐怕五分钟前就已经坠落大海了。

    一姐轻笑一声没说话。

    我只是为某个家伙擦屁股的,你们光盯着我有什么用呢。

    此时整个机舱内诡异的安静。

    周言词看着窗外,底下已经能看见海面,若是坠下去死路一条。

    飞机已经降落到了半空中,坚持不了多久了。眼看着飞机已经开始晃晃悠悠了。

    “所有人,举起右手,跟我起誓。”周言词转身面对所有人。

    那些人一脸懵逼。

    广播:“跟着面前的女孩子做,不然……”飞机晃了一下。连机长二人都不能幸免。

    “今日,所见所闻,不可对外宣扬半句。违者,立死!”

    周言词一眼扫过去,见那些外国人也结结巴巴的念完了,这才放了心。

    “这天下最不可信的就是誓言……”谢岱齐小声的提醒她。

    周言词眯了眯眸子,那得看谁起的誓。就在所有人落音的那一刻,一股强烈的气息从所有人头顶到达天际消失不见。

    一股无形的制约便形成了。

    你们的誓言是废纸,我的……是圣旨呢。

    谢岱齐觉得她笑的怪怪的,不过依然拉着她裙子。若不是周言词在精神病院呆了几年本就不太正常,恐怕早就被人冠以登徒子名声打了一顿。

    周言词站到窗户边,看着外面白云。

    双手张开,贴在窗户上,紧闭着眸子。

    今日七夕,也正是巧了。

    心里好像有什么一闪而过,却也没抓住。

    这,应该没什么特殊的日子吧。

    甩开脑子里的想法,紧闭着眸子双手贴在窗户,整个人都带着几分肃穆和一股无形的威压。

    这股气息出现时,谢岱齐浑身一怔,那种与身俱来的熟悉感让他心中有种奇怪的感觉。

    抓住她,抓住她,一定要紧紧的抓住她。

    然后……

    谢岱齐跟个登徒子一样,一只手抓住她的腰带,一只手偷偷摸摸放到了她的手边。

    过了一会,又不知不觉的往她收那里移了一点点,轻轻触碰到了她的指尖。

    呵呵,你当我们都瞎吗?

    谢岱齐两眼望着窗外,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只不过……

    眼神刚看着窗外,眼中那不经意瞬间便成惊悚。

    嘴里一句脏话便没忍住蹦了出来。

    “卧槽!”

    震惊的看着窗外。

    所有人都顺着他眼神看去。

    只见目光所及之处全是密密麻麻一片,全部朝着飞机处过来,放眼望去,四面八方全是乌压压一片几乎看不见白云。

    所有人,从脚底升起一股寒意,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谢岱齐看着身边女孩子。

    她白嫩的小脸上,眉头紧皱,已经布满了细细密密的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