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芽一直守着玉泉宫门口的动静,太后与徐嬷嬷在宫门口对峙时,青芽入内禀报。

    “大皇子妃,太后娘娘来了!”

    太后会出现,在夜染的意料中。

    金鸾殿那边斗起来,这么好一个对付她的机会,以钟粹宫那个的狠毒心性,又怎么会放过?

    夜染拿着一卷书册倚在榻上:“是她独身一人?还是带着后宫妃嫔一起出现的?”

    “带着后宫的娘娘们一起出现的,连淑妃娘娘和端妃娘娘也在。”

    “她这是怕动了后宫的妃嫔,触怒了前朝的那些世家,不能将碍眼的给除干净了,干脆借着玉泉宫来个杀鸡儆猴。”

    夜染眸子里涌过一抹杀意:“早料到这个老妖婆会玩这种手段,不然咱们将人埋伏了,来个一网打尽就成,星儿也不会这么麻烦让徐楠和姚青关在药房琢磨了几天准备什么药粉。”

    “徐楠在门口,她这是不敢进玉泉宫,想要本妃去玉泉宫门口自投落网吧?”

    夜染问青芽:“药粉备好了?那些对付神机营的机关暗器都准备好了?”

    青芽点点头:“大皇子妃安心,奴婢亲自布置的,不会有一丝差错。”

    “还等着本妃去玉泉宫门口自投落网,本妃倒要看看,谁才是自投落网那个。”

    夜染唇角勾起一抹讥讽的笑意,吩咐青芽:“我去见她的时候,你就能动手了,不要闹出大动静。可明白了?”

    青芽摩拳擦掌应下,夜染这才让王婆子扶着,不紧不慢往玉泉宫门口去。

    等夜染扶着肚子,慢慢挪到了玉泉宫门口,太后已经是怒气腾腾。

    她却抚着肚子,笑得如沐春风:“积雪消融,难得太后娘娘和各位娘娘来玉泉宫走动。听说太后娘娘疼爱的硕儿得了疯癫,这是来看染娘肚子里的小皇孙吗?太医说,小皇孙还有两个月才出世,娘娘来得太早了!”

    “早吗?哀家倒觉得来得太晚了,让你在玉泉宫逍遥了好些日子。”

    夜染一提起夏侯硕,太后的眸子像淬了毒,沉声下令:“神机营将士听哀家号令,快速速拿下谋害哀家的逆贼。”

    眼看着神机营将士要朝夜染围过去,站在太后身后的淑妃,突然迅疾拔下头上的发簪,抵在了太后颈侧。

    一向柔柔弱弱的淑妃,似乎拿着簪子抵在太后颈侧很可怕的样子,手不停的在抖动,她柔声柔气的开口:“劝太后娘娘不要轻举妄动的好,免得臣妾手一抖,伤了太后娘娘。”

    太后命神机营拿下夜染时,跟着太后来的妃嫔就感觉不对劲了。

    太后说,积雪消融,带她们来玉泉宫走动走动。

    没想到太后说的走动,是让她们跟着来,看她动有身孕的大皇子妃。

    这已经够让她们惊到了!

    等一向柔弱性情温婉的淑妃,突然拔了簪子抵在太后颈侧,妃嫔们都吓得叫出声来。

    只有端妃不慌不忙,瞧见太后的心腹知公公动了一下,一步踏出挡在了知公公身前。

    “淑妃妹妹这是干什么?吓死姐姐了。妹妹手上淬了毒的簪子可要拿稳,千万不要伤着了太后娘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