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青眉煮酒 > 第312章 绝不能上报
    郜太尉心里早已翻腾,他现在可以确定,肇驹当初在邢州对他逼供,就是为了冉家的案子,王那份供词虽然在幽州被毁,但他一定记在心里,小花魁这封信的推断跟自己的供词紧密相关,肯定他们有联系。

    “陛下,臣以为八年前那些案子都是铁案,所处叛逆也皆查有实据,若真启动重审,现在时机也不合时宜,老臣以为可从长计议。”

    林诚勇颤抖着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有错必纠方显我主圣明,太尉大人,何来不合时宜?”

    郜太尉奸猾至极,他嘿嘿一笑。

    “林大人所言也有道理,但这起案子天下皆知,若真重审,皇家颜面何存,最关键的是,我们并未抓到真凶,也没有铁证,凭什么断言冉家一案是冤案,况且,这起案子当初太后也曾下过懿旨,须严办冉家之人,林大人拿什么去推翻?”

    这话让林诚勇哑口无言,儿在信中推断一个叫夏川风间的刀客,可是这人并没踪迹可寻,有可能他是一个传说,没有证据就算重审也翻不了案,反倒是损毁太后的名誉,这个罪名林诚勇可担待不起。

    看到林诚勇也无话可说,玄灵无力地问:“那卿等有何建议?”

    郜太尉向柳开俊使了个凶狠的眼色。

    柳开俊双手抱住护板,上前一步鞠躬。

    “陛下,小花魁乃是罪臣之女,又有欺君之罪,理应绳之以法,不管她说的是否属实,都应派人将她先抓回来!”

    玄灵脸色铁青,冷哼一声。

    “抓回来,抓回你打算如何处置?”

    “先关进宗正府,再拷问她的真正目的。”

    玄灵一把抓起桌上的砚台,呼地朝柳开俊砸过去。

    那砚台直奔柳开俊额头,他下意识地伸手一档,噗的一声,溅了一脸墨汁,那砚台在地上摔得粉碎。

    柳开俊痛得直咧嘴。

    “拷问,你是不是打算将她杀了!”

    柳开俊不知玄灵和儿曾生死患难,只知她立下过大功,但不管怎么说,欺君之罪可以杀头,刚才郜太尉给他暗示,他就斗胆出毒计。

    郜太尉看玄灵生气的样子,明白儿在皇上心中的份量还是很重,看来自己要拔出这根肉刺,还需要费点力气。

    林诚勇鞠躬道:“陛下息怒,以臣之见,还是先悄悄遣人将儿姑娘找回来,让她在霜叶馆好生休养,此事可从长计议,至于冉家一案,今天这里的所有人都不许说出去,以免在朝中引起非议。”

    玄灵点点头。

    “找,怎么找,你知道她去哪里?”

    这时梁大人上前鞠躬。

    “陛下,知萱姑娘信中说,她只能南望故国,仰天悲叹,她肯定是往北方去了。”

    梁大人还是耿直,居然称儿的本名,他没顾忌到冉家的案子皇上还没决断。

    但玄灵此时并未责怪梁大人,他有些惊疑。

    “她往北方去干吗,她不是应该去江南吗?”

    郜太尉阴阴一笑。

    “陛下,王殿下可是在大草原上啊,我们的人在大京国一直没有找到他。”

    玄灵的脸色极突然又难看起来。

    “你说什么,你说端妃知道王在哪里,他们两个怎么可能有联系?”

    郜太尉连忙告罪。

    “老臣没有这个意思,只是提出疑问。”

    玄灵转过头道:“东平啊,朕现在只能将此事交给你去办了,你亲自走一趟,无论如何要找到儿姑娘,告诉她,朕不会伤害她,请她回来,回来朕再跟她解释!”

    林诚勇心里松了口气,东平亲王应了一声,他已经明白了玄灵的心意,冉家的案子不能翻,但儿姑娘要回到皇上身旁。

    “陛下,臣现在不单管着宗正府,还有皇城司和大理寺也一摊子事,臣弟走了,这些事怎么办?”

    “皇城司可以让林大人兼管一下,大理寺还是交给太尉大人来掌理吧,他对大理寺比你还熟悉。”

    郜太尉听到玄灵又把大理寺交给自己,脸上闪过一抹喜色。

    东平亲王鞠躬道:“是,陛下,但若臣弟找到儿姑娘,她不愿回来怎么办?”

    “那你想办法劝她,劝她改变主意。”

    柳开俊眼珠转了转,他刚刚擦完脸上的墨汁,还没擦干净,这时急于表现,纠正自己刚才的过失。

    “陛下不用担心,往北方去是都是直通的路,臣有个主意,不用亲王大人出马,也不用派人去请,可以让儿姑娘自己回来。”

    玄灵冷冷看着柳开俊。

    “哦,是什么主意?”

    “陛下,臣听说儿姑娘曾替杞花宫的红、蓝特使和一个女杀手求情,陛下已经放过她们,现在只消将她们抓起来投入大牢,再张榜布告天下,让她在限期之内回来”

    柳开俊的话还没说完,玄灵勃然大怒,抓起桌上的一块镇纸,狠狠砸过去。

    那镇纸是一块玉石,咚的一声,这一次镇纸正砸在柳开俊的额头,打得他头破血流。

    “滚”

    玄灵暴怒,如果真这样做,还不如直接派人去抓儿回来。

    出了宫,东平亲王带着郜太尉来到大理寺,将权印等物移交给郜太尉。

    “太尉大人,恭喜您重新受到陛下重用。”

    “王爷过奖了,陛下是给老臣压担子,老臣不敢怠慢。”

    屋中只有郜太尉和东平亲王,但郜太尉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东平亲王有些奇怪。

    “太尉大人,您是不是有什么话要交代本王,您对追回小花魁有什么建议?”

    郜太尉咳嗽一声。

    “咳,小花魁之事皇上已经交代得很清楚,老朽没话要交代。”

    “那大人还有什么不好说出口?”

    “是、是这样,老朽今日收到汾州的八百里加急,信王殿下来信说,大京国突然发兵,兵临并州城下。”

    这话一出,东平亲王差点跳起来。

    “什么,大京国出兵来犯?八百里加急你也敢拦!”

    郜太尉忙嘘了一声。

    “亲王殿下稍安勿躁,大京国出兵是因为贡品之事,他们说我们第一批贡品物资太少,要给我们一点教训!”

    东平亲王急得直跺脚。

    “太尉大人,您是老糊涂了吗,这是八百里加急,刚才在陛下面前,你为何不报,走,这件事事关重大,我们马上进宫面君!”

    “等等”

    郜太尉一把拉住东平亲王。

    “殿下,此事不能上报!”

    “为何不能上报?”

    “第一,最近连番大事,皇上又身体不佳,所以陛下不能承受重大打击;第二,大京国可能和大鸟国一样,是来劫掠一番就走;第三,送来加急的是信王殿下,不是鲁大人和苏大学士,这肯能是信王殿下顽闹!”

    听到郜太尉这么一说,东平亲王略为宽心,但随即又皱起眉头。

    “你怎么知道这是信王殿下玩闹?”

    郜太尉取出一叠信笺。

    “这是邢州、潞州等地写来的信,说信王殿下在汾州赶走太守,大权独揽,既修城墙,又四处告急,要所有州县提高警惕防备大京国,真是玩得不亦乐乎,这都是告状的信,您说这样的八百里加急,我怎么向皇上禀告,而且大臣们看了都摇头叹息,准备弹劾信王!”

    这些信是邱为民的师爷和宠妾写的,他们还怂恿其他州县一起举报,现在被郜太尉拿在手里当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