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极品农妃 > 第四二八章 老朋友
    回到房间,辛瑶自己在院子里走着,朱龙陪着她,他们成亲了这么久,他有点了解辛瑶的。他刚进门时,就感觉到辛瑶的不妥。不过,吃饭时,她似乎又恢复了。但现在,她明明开心的吃完了饭,结果在院子里走路时,却又一脸的凝重,似乎一直在想什么。显然,她刚刚当着父母的面,不想让他们担心。

    “瑶儿,你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朱龙扶着她坐下,她已经走了老半天,早就超过了她平时走路的时间。

    “没事!”辛瑶欲言又止,辛鲲的事,她没有告诉过朱龙,她其实有时看到朱龙怀念辛鲲时的痛苦,她也觉得抱歉。但是,每每话到嘴边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开口。拖的时间越久,她就越难开口。现在怎么办?若是辛鲲准备好了,她会来带自己走吗?她现在能走吗?

    “瑶儿!”

    “相公,你知道我们为什么回到府河吗?”辛瑶抬头看着丈夫。

    “不是你想回来陪着爷爷吗?”

    “你知道爷爷为什么非要回来?不是为了落叶归根,只是,没有大哥,我们在京城待不下去的。就算现在的皇上一定会照顾辛家,可是辛家得有自知之明。你娶了我,其实真的有点对不起你了。”辛瑶替他理了一下衣襟,抱歉的一笑。

    “蔡大人把字典做出来了,现在刊行天下,我在县学有教那些学生们,拿起书,我就想到了大哥,想到自己怎么考上的,知道吗?我纵是想教他们,竟然都教不出来。我只能按着大哥的法子,慢慢的告诉他们,怎么把自己最好的一面的放在最显眼的位置。只有先拿到了资格,再谈其它。”朱龙摇头叹息了一声,“所以我最近常想,我就不该去考功名,我读书真的差得还好远。我做完这任之后,就回来教书好不好?”

    “想不想行走天下,我们带着孩子去四处看看?”辛瑶看着他的眼睛。

    “就是说,你想去朝鲜?”朱龙真的挺了解的妻子的,看着她娇好的脸庞,歪着脑袋。

    “嗯,我想去看看那个国家,不是为了生意,只是想去看看。”辛瑶看着他的眼睛。

    “为了生意也可以,反正现在我觉得你这样挺好的。”朱龙真的无所谓,他认识辛瑶时,辛瑶就是生意人了。娶了她,也没打算改变她。父母也习惯了,所以现在他就觉得她担心的就是多余的。

    辛瑶笑了,轻轻的抱了丈夫一下。又长长的叹息了一声。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啦,明明之前一直担心辛鲲的,现在终于知道了辛鲲的下落,为什么她更加沉重了。

    第二天,她坐车回到了辛家的老宅,门口的大晒场上,小宝在教那些小子们扎马,他那样子,装得还挺像的。看到辛瑶来了,竟然还忍着没过来,还崩着脸:“你们好好练,想要跳上树,就得先会蹲着。”

    辛瑶望天,这些挨着着吗?不过拍了他一下,自己进大宅了,老爷子就在院里打着什么,这位真是到了哪,都不会离开他的炉子。

    “爷爷。”

    “怎么又回来了?”老头瞅了她一下,又低头看着炉火。

    “爷爷!”辛瑶都无语了,明明知道他是怕自己难做,不过每次看到她就说这么一句,她也很难受啊。

    “爷爷,婆婆让我送鱼回来。”辛瑶让人把鱼送到厨房。

    “亲家母真是太客气了,对了,我让人送过去腌肉你婆婆觉得怎么样?我这回腌的肉特别好……”李婶很开心辛瑶没事回来,现在她真的觉得辛瑶比自己那闺女强多了。

    李婶也跑了出来,虽说刚回来时有点不习惯,不过人的适应力是惊人的,现在她带着个小丫头和守门的老白,她真的觉得日子不错。

    “我公公喜欢吃,说您做的味道太好了。”辛瑶笑眯眯的说道,李婶跟着那些大厨们可没少偷师,现在她也不缺钱花,就跟朱大嫂一样,没事在厨房里挑战高难度。

    “真的,那就太好了,回头我再试试熏肉。”李婶得意了,忙说道。

    “好了,把这些鱼收拾了。做出来,让瑶儿带回去。”辛爷终于放下手上的活。

    “嗯,李婶,相公喜欢吃您做的红椒蒸鱼,我公婆不太能吃辣,您看看要不要改改口味?”辛瑶忙跟李婶说道。

    “放心、放心。太爷和小宝也不能吃辣,我改方子了。”李婶摆手,让人把一盆子小草鱼急急忙忙的跑去了厨房。辛瑶拿出袖子里的短刀,“爷爷,这是才得的玩艺,麻烦您看看。”

    “朝鲜的玩艺,你拿这个做什么?”老爷子瞟了一眼,拿自己手上刚刚成形的一把短刃,对着那把短刀对敲,朝鲜短刀应声而断。

    “我去!”辛瑶要跳脚了。

    “所以,你什么脑子,这种生意也做?”辛爷给了辛瑶一个白眼。

    “是人家来求我,看着样子还不错,也怕有事儿,特拿来给您看看,果然就是个样子货。”辛瑶扶着辛爷进屋,扶着辛爷坐下,自己净了手,给他倒了一碗温水,看看边上的人都忙着,辛瑶回头,笑盈盈的说道,“爷爷,朝鲜那商人带着一位老朋友的信来的,看在那朋友的面子上,我们开一条商道,跟他们做点小生意也可以,至少给家里留条退路。”

    “老朋友?”老爷子本来漫不经心的,不过听到老朋友的三个字,迟疑了一下。

    “是老朋友,终于跟我们联系了,若不是我现在身子不好,我就亲去探探路了。”辛瑶轻叹了一口气。

    “朝鲜?”老爷子看看那把刀,皱了半天眉头。

    “放心,放心。”辛瑶笑了,轻按了老爷子一下。

    “也是,总不能帮外人打东西。”老头释然。

    “爷爷!”辛瑶真的无语了,想想都觉得老太爷关注点是不是有点问题,现在他不关心辛鲲在哪,过得怎么样,他关注的点竟然在辛鲲有没有帮异族打兵器。

    “行了,知道了就回去。”辛爷喝完了茶,自己又站起来,准备出去继续了。

    “没事就在家好好待着,日子是自己过的,别小看你公公婆婆,再好的脾气,你若是不知足,回头一样让你过不下去。”辛爷看看自己手里的刀坯漫不经心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