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极品农妃 > 第五四七章 一块守陵去
    那天小柳阁老回家之后,就去了柳老阁老的书房,他真的不知道父亲竟然还会参与到皇权的争夺之中,这简直震碎了小柳阁老的三观。

    他真的是冲进父亲的书房的,老阁老正在看书,看到小柳阁老进来,还皱了一下眉头。

    “你的规矩呢?”老阁老皱着眉头,轻轻的放下了书。

    “想问问父亲,什么时候,柳家的家学什么会时候是要参与储位之争了?”小柳阁老关了门,走到了书桌前,瞪着父亲,一字一句的说道。

    “胡说什么?”老阁老瞪着他。

    “高贵太妃生子,亏你们想得出来?这种事你以为皇上是傻的吗?”小柳阁老压低了声音,他的脸都有点绿了。之前怎么不知道父亲也有这么傻的时候。

    老阁老脸抽了一下,但很快沉下脸:“皇上知道了?”

    “应该知道了很久,不过,他不想追究,建议您去给先帝守陵,还有我,要退出中枢。”

    “应该是才知道,把这个送去给你妹夫。”老阁老沉思了一下,然后从桌子里拿出一封早就写好的信,一脸智珠在握。

    “父亲!”小柳阁老抢过信,直接对着烛火,烧了起来。

    “你干什么?”老阁老愤怒了,使劲拍了桌子。难不成自己不是阁老之后,儿子才敢这么对自己。

    “皇上才回来两天,您真的觉得他是才知道吗?今天跟我一起退出的中枢的还有小蔡阁老。因为老蔡阁老当初选择了仁亲王!”小柳阁老都无语了,他现在回想起郭鹏在御书房里跟他们说话的样子,那是胸有成足的样子,他处理得十分轻松,那是一种浑不在意的感觉,‘你们无论做什么,对朕来说,这都不是事儿!’

    “所以呢?我们要离开京城,对皇上来说,跟随仁亲王的错相比,我们别立新君更让他不能容忍?”老爷子似乎一下子苍老起来。

    “您能容忍?”小蔡阁老十分痛恨了,瞪着老头,“是妹夫的主意吗?”

    啥时候人总都会想把责任推出去,在他看来,你们自己搞事情自己去搞啊,为什么扯上他们家。

    柳阁老想了一下,摇摇头:“娘娘会怎么样?”

    “娘娘没事,他让咱们别欺负妇人,已经够可怜了。”小蔡阁老想到皇上说那话时的眼神,他突然怔了,这才是皇上的意思吗?

    柳家两代阁老坐在外书房里发呆,他们都不知道想说什么,柳家中枢的席位永远的失去了。

    等到柳翰林回来了,他也先问两人在哪后,也是直接过来敲门了。不过,柳翰林可没有父亲的霸气,他是站在门口迟疑了一下,才敲门进去。

    柳翰林认真的给祖父,父亲行了礼,而小蔡阁老下意识的看向了窗外:“这么晚了吗?”

    “不是,儿子先回了。皇上把父亲的辞表烧了,看来您得再准备一封。”柳翰林低头,小心的说道。

    他现在的心里全是问号,祖父和父亲做了什么?原本觉得两位中枢递上辞表,可能错的是皇上。但是,想到皇上说话的态度,他有一种感觉,这回柳家真的完了。

    “什么意思?”老阁老想想看,皱了一下眉头。

    “儿子刚让师爷写了辞表,送内阁了。”小柳阁解释了,无力的摆了一下手。

    “你没看?”

    “看了,您要去守陵,儿子自是要相陪的,不然,天下人怎么看柳家。”小柳阁老面无表情。

    “皇上说,祖父犯了大错,不过他不想处置,所以他只是让他去守陵;至于说父亲,他说,您做了一件他不喜欢的事,所以他让你退出中枢。”小柳翰林低头把郭鹏的话转述了。

    “你做什么了?”老头果然看向了儿子,刚刚他还在痛苦,因为自己的贪心,让家族退出了中枢。但是现在从孙子的话里他敏感的想到,儿子一定做了什么事。

    小柳阁老迟疑了一下,他要告诉儿子发生了什么事?

    老阁老没迟疑,想了一下:“皇上出京之后,你姑父来找我,说娘娘生了一个儿子。”

    柳翰林张大了嘴巴,立刻回头看了一眼,“姑父疯了吗?”

    “不是娘娘生的。”小柳阁老翻了一个白眼。

    柳翰林捂住了胸口,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还好!”

    老阁老和小柳阁老一齐呆呆的看着柳家的第三代,在这个时候,他竟然在知道那个孩子不是娘娘生的而说一句‘还好’?

    “哪里好?”

    “先皇若能生孩子,还轮得上皇上?皇上可没有篡位,他是被抬着去的登基大典。若那个孩子是娘娘生的,娘娘还能活吗?纵是皇上想保她,能保得住吗?”

    柳翰林其实还想说,真的高贵太妃偷人生子,除了她自己,高家、柳家,全都活不了,不是皇上想要他们的命,而是这是给皇室抹黑。

    “重点是,高家希望让人知道,那个孩子是先皇的遗腹子,他才是最正当的皇位继承人。而我同意了!”老阁老笑了一下,“只要皇上被仁亲王杀了,那么,我就能抱着那个孩子出来说,仁亲王乱臣贼子,这个孩子才是正当的皇位继承人。”

    “爷爷!”柳翰林瞪大了眼睛,转向了父亲,“您呢?您干什么了吗?”

    “我让皇上杀了娘娘!”小柳阁老很淡定的说道。

    老阁老和柳翰林一块看着小柳阁老,但是两人竟然说不出小柳阁老错了。

    就算是柳翰林这样的至诚君子,在他听完了祖父的话之后,再听父亲的,他竟然会觉得父亲是对的。

    高家凭什么这么做?因为他们有高贵太妃在宫内,他们在这时是有机会的。只有高贵太妃死了,这件事才能真的了结。特别那个孩子曾经出现过,有时,世人是不要听真相的,他们只要听想他们想听的那部分。

    想想看,皇上做错了吗?没有,他不想伤害任何人,哪怕是想谋反的人,他也不想处置。

    柳翰林长叹了一声:“父亲,您的辞表我也看了,在儿子看来,你的辞表还不如蔡阁老的辞表,也是师爷写的,不过跟先蔡阁老的辞表一模一样,虽说没用一点心,可是至少他没给皇上难堪。要不,儿子替您写了吧,我们柳家一齐去为先帝守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