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福运宝珠 > 第257章
    见王秀英这么说,魏不凡忙道:“那你多抱着宝珠玩,想来就不会这么想了,我和英齐出去,再帮你找找啊,指不定就找到了呢。”

    王秀英正要开口,就见父子两人匆匆走了出去,想要追上,终究因为抱着宝珠而放慢了脚步,坐了下来,点了点宝珠的鼻头道:“也不知道这两人又搞什么鬼,可怜我们宝珠小小年纪,就有这么不靠谱的父亲和爹爹,不过宝珠放心,有祖母在,就定然护着我们宝珠。”

    另一边,魏不凡将儿子推入房中,就将房门给关了起来,见到父亲脸上严肃的神情,魏英齐讪讪言道:“爹你这是做什么。”

    “做什么,还不给我交代清楚,事情到底怎么回事,是谁拿走了宝贝。”

    不自在的避开了父亲的眼神,魏英齐忙开口言道:“爹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太明白。”

    “是听不明白,还是这拿走宝贝之人,让你不好开口,莫非真的是你大嫂。”

    赶忙摇摇头,魏英齐忙将父亲拉坐了下来,这才开口言道:“爹就别乱猜了,不要被娘给影响了,大嫂怎么可能拿到那宝贝呢。”

    “那就是你大哥。”魏英齐顿时被噎了个半死,实在没想到自家老爹竟然随便接口接到了真相,这瞬间魏英齐便停顿了一下,见此情景,魏不凡便已经确定的言道:“看来还真是你大哥干的,没想到啊,我三个儿子,如今个个本事都大了,不将我这个当爹的放在眼里了,也难怪,你们都长大了,自然看不上我了。”

    实在不知父亲如何说到了这里,魏英齐忙劝慰道:“爹,你说的哪里的话,怎么又说起这个,再说,我从未说过宝贝是大哥拿走的,你可别胡乱猜测,让娘知道了,又是一场风波。”

    “所以你就是因为这个,所以才瞒下这事情的,对吗。”

    父亲步步紧逼,魏英齐也只能无奈点头应道:“算是这么回事吧,爹,你知道也就算了,可千万不要露到娘那里去,不然我怕她再气出个好歹来。”

    魏不凡狠狠的瞪了儿子一眼,这才言道:“这我自然知道,难不成,你以为我是那么没有脑子的人吗。”

    深吸口气,魏英齐忙摇了摇头道:“爹你最聪明了,怎么会没有脑子,我只怕你太生气了,一时说漏了嘴罢了。”.

    这事情又不是没有可能,魏不凡也没有反驳,转而问起道:“你既知道了是你大哥所为,难不成没去跟他说个清楚,将宝贝要回来。”说到这里,魏不凡见其满脸尴尬之色,不用魏英齐开口,便已经冷下神色道:“他不想给是吗。”

    魏英齐苦笑的点了点头,这才接着言道:“爹,其实这也怪不得大哥,毕竟财帛动人心,不论是谁,将那样的宝贝握在手里,都不可能轻易放手的,爹,你也不要太怪罪大哥。”

    深吸口气,魏不凡嗤笑言道:“说的对,我本就不该对他有太多的期待。”

    不知道父亲怎么得出了这样的结论,魏英齐忙道:“爹,你怎么会这么想,我可没有这个意思啊。”

    魏不凡摇了摇头,也没有在这上面多做纠缠,只扭头走了出去。

    怕出什么事情,魏英齐忙跟里上去。

    魏大柱这边,见父亲弟弟相携而来,便已经猜到了二人的来历,神色一冷,立时嘲讽言道:“还当三弟有多撑得住呢,这才一天就告到爹的面前,为的还不是将宝贝给要回去,就不要在这里大义凛然了。”

    魏大柱话未落,魏不凡便已经反手一巴掌甩在了其脸上,当下气怒的言道:“孽子,老子怎么生了你这么个东西,还不快将宝贝交出来,你是不是非得气死你娘才高兴呢。”

    “爹,你说到哪里去了,我怎么会这么想,若是你们不说,娘如何会知道,再者说了,若是其他人所为,难不成你们还能要回来不成,说到底,你们不过就是仗着是我的亲人罢了,可你也该想想看,是否将我当做了亲人,爹,我不求你将我和英齐一般对待,可是这宝贝给了我,就真的让你这么难受吗。”

    深吸口气,魏大柱冷冷的言道:“非是宝贝给了你让我难受,而是你做的事情让人恶心,没想到我魏家竟然出了一个家贼。”

    “爹,话也不要说的那么难听,我也不想在这件事情上多做纠缠,总归一句话,便是你来要,这宝贝我也不会给的。”

    魏不凡听罢,只捂着胸口像要晕倒过去,见状,魏英齐忙上前扶着父亲言道:“你够了,怎么能这么跟爹说话,你这不是要要他的命吗。”

    话未落,就被大哥的眼神给惊在了原地,痴痴的喊了两声“哥”。

    不过显然魏大柱并不领情就是了,冷哼一声,淡淡的言道:“不要这么喊我,若你真将我当做哥哥的话,今天就不该带着爹来到这里,算了,我知道我说再多,你们也有千百句话等在那里,话我已经说的很清楚,若是你们真的不怕娘出什么好歹,只管告知她就是了。”

    魏不凡怒气冲冲的又甩了儿子两个嘴巴子,只是看着对方明显下定了决心的样子,便知道多说无益,索性不再多言,直接转身离开了。

    魏英齐忙跟在其身后。

    见父亲气了个半死,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劝说,只能呆呆的站在一旁,直到魏不凡自己郁气纾解了些,转过身来,这才傻傻的道了一句,“爹你别生气。”

    一指头戳在魏英齐的脑门之上,魏不凡没好气的言道:“你就不会劝我两句,真想看老子气死不成。”

    魏英齐顺势“哦”了一声,意识到自己这话不对,忙摆摆手道:“爹,你别这样看着我,我这不是一时口误了吗,你就别计较了,只是接下来爹你计划怎么办,该不会真想将这事告诉我娘吧,她好容易死里逃生,这若是万一真的将她气出个好歹来,咱们这日子可就没法过了。”

    魏不凡闻言,愤愤的望了魏英齐一眼,这才没好气的道:“这么简单的道理,我会不知道吗,行了,不管怎么样,这件事情绝对不能让你娘知道,不然就如你说的一样,若是真有个万一,咱们这个家就散了,这样,你照我说的做。”

    见魏英齐点头,魏不凡便紧跟着道:“明天你就找你娘,告诉他神仙指示了,那宝贝被人偷了去,那人跑到京城去了,现在你无法将宝贝找回来,不过有神仙的指引,以后一定会将那宝贝给找回来的。你可记清楚了。”

    魏英齐忙点了点头道:“爹,你放心,我一准照你说的办,只是大哥那里。”

    抬手止住了魏英齐的话头,魏不凡便开口言道:“你大哥的事情你就不用管了,今天之内我就会将他和你二哥都给赶出去,糟心透了。”

    目送着父亲离去,魏英齐也忙随着一起回到了母亲面前,看着母亲不满的模样,忙嬉笑着想要糊弄过去,只可惜这个想法终归也只能是想法罢了,王秀英冷哼一声,直直的望着二人嘲讽道:“现在可以告诉我,你们父子两个到底有什么不能在我面前说的话,还要两人躲出去。”

    魏不凡一个眼神给了魏英齐,见状,魏英齐立马心领神会,脑袋搭在母亲的肩膀上,舔着脸道:“娘,你才是咱家的一家之主,有什么事会背着你呢。”

    见母亲狠瞪着自己,魏英齐神色一转,忙小声的在母亲耳边言道:“其实娘有件事情,我本来不想说的,不过既然娘你这么生气,那我就透露一小点,其实爹是看你生辰快到了,这才叫我出去商量一下,给你个惊喜,只是没想到娘你想到别的地方去了。”

    王秀英闻言,不由向着丈夫望了过去,魏不凡此时自然是顺着儿子的话,连连应道:“就是这么回事,这么多年,你跟着我也没过过个好日子,如今家里条件好容易好一点了,自然是要给你大办一场的,再者,也算去去家里的晦气,你说好不好。”

    王秀英看着父子二人期盼的眼神,脸不由羞红了起来,将头扭到了一边,不由笑着言道:“不用如此吧。”

    知道这计策成功,魏英齐忙笑应道:“要要要,怎么能不要呢,我觉得啊,这寿宴得在村子里摆上,到时候直接流水席,那娘你多有面子是不是。”

    一想到那个画面,王秀英就不由站直了身子道:“你这话说的不错,英齐你办事一向妥当,那就照你说的办,一定要红红火火,到底是父老乡亲,席面上可不能薄了。若是银子不够,娘这里还有,给你拿上就是。”

    忙摆了摆手,魏英齐应道:“娘说的哪里话,给娘过寿乃是我们做儿子的本分,哪里用的着娘出银子,那还有什么意义,娘你啊,你就安心等着,这寿宴定保管让全村的人,都羡慕你。”

    见妻子转移了思维,魏不凡忙挥挥手道:“快去吧,别光说不练,让我们在这就光听听响声,半点实际的都没有。”

    魏二柱见状忙吩咐道:“你就先不用过去了,先收拢几个小的,待会带他们一起过来。”

    话落,便忙拽着魏大柱跑了出去,见状,小倩忙跺了跺脚,自去按着魏二柱的吩咐行动不提。

    再说魏二柱跟着魏大柱来到屋内,看着母亲满头鲜血的模样,当下两巴掌甩在了自己的脸上,“娘是我的错,是我的错,我不该顾忌以往那点夫妻之情,对她的事情一退再退,害的您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娘二柱真的知错了,只求你睁开眼睛,亲自教训我,你起来啊,打我骂我啊。”

    魏二柱说话间疯狂的捶打着自己的胸口,便是原本一肚子火气的魏大柱,见此情景,也害怕了起来,忙出手拦住了魏二柱这个弟弟道:“好了,家里已经够乱的了,你再闹出点什么事情来,是不是想要让咱们这个家彻底四分五裂。”

    魏二柱无力的闭上了眼睛,跪坐在地道:“大哥,我心里难受,我这心里真的好难受,若不是因为我,爹娘不会成了这个样子,若是爹娘有个什么万一,我又有何面目活在这个世上,还不如索性先走一步,免得面对这样的情况。”

    魏大柱一个巴掌甩了过去,只打的魏二柱的嘴角都落下了血迹,这才怒道:“你说的是什么话,你可记得上次你被那林氏所伤,娘伤心成什么样子,若是你真出了事情,便是娘活了回来,还得为你再死一回,多大的人了,你怎么做事就不动动脑子。还不滚一边去,如今救爹娘要紧,你就算帮不了忙,也不要再添乱了。”

    听闻此言,魏二柱无言以对,只得乖乖让了开来。

    而此时兄弟二人才见宝珠躺在了父母的床上,魏大柱忙道:“弟妹不是我说你,现在是什么时候,怎么还能将宝珠放在这里,不是误事吗,便是弟妹再心疼自己的女儿,如此作为,也未免太不孝了。”

    不好说宝珠的特别之处,秦瑶只得将一切推到了公公的身上,言明一切都是公公的主意,也是公主吩咐要将宝珠放在床上的。

    见魏大柱还是一脸不信的模样,秦瑶也只能言道:“若是大哥不信,等爹醒了,你自问爹是了。”至于结果,秦瑶丝毫不怀疑,公公定会帮着隐瞒的。”

    想到此处,秦瑶神色间不由更加多了一份底气,见状魏大柱兄弟二人就知道定然是这样,深吸口气,忙闭了口,如此到了第二日,等魏志麟也接了回来,魏不凡终于醒了过来,众人当下喜忙围了过去,秦瑶深吸口气,忙道:“爹你可醒了,宝珠”

    不等秦瑶将后面的话说出口,魏大柱忙道:“弟妹,爹刚刚醒了,说这些干什么,快去给爹娘爹弄点吃的了,爹指定饿了。”

    秦瑶还没应声,魏不凡怒道:“秦瑶是你的弟妹,你用的倒是很顺手啊。”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