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颤抖吧,渣爹 > 第七百四十二章 截胡(五)
    寺庙的山下,顾璐抿了抿嘴唇,眼见着前世那位少女背着背篓走过来。

    顾璐犹豫片刻,轻声吩咐:“拦下她!”

    聘请过来两名侍卫快步走到少女面前,“你站住!”

    少女眉清目秀,荆钗布裙,通身有股干净内敛的气度。

    她瞪圆眸子,狐疑说道:“我是去给山上的主持送新鲜的叶子菜,并非歹人,何况我并不认识您。”

    侍卫回头看了一眼顾璐。

    顾璐虽有挣扎,紧紧握住拳头,别人能对自己狠心,她为何要善良?

    真正有良知善良的人根本活不下去。

    她也算成全了少女,以救命之恩即便嫁给恒亲王世子也过得不舒心!

    阶层的矛盾和习惯,不是少女能应付的。

    顾璐缓缓从马车上下来,缓缓走到少女面前。

    少女更家疑惑,“您认识我?”

    毕竟顾璐气度极好,一看就知是富贵人家的千金小姐。

    顾璐摇头道:“我们从未见过,我也不认识你。”

    随即顾璐掏出一张五十两银票,递给少女说道:“从今日起到本月结束,你不必再来给主持送菜了。”

    因为顾璐记不得前世具体的日子,她准备来个守株待兔,不希望少女过来坏她的好事。

    给予少女补偿,顾璐便会心安理得去营救恒亲王世子。

    少女推开顾璐递过来的银票,“我给山上寺庙送菜已有两年,从未因为银子而不把菜送过去,小姐好意,我心领了,山上的主持对我和我爹有恩,给他们送菜和豆腐也许能得到菩萨垂怜,我家的豆腐和蔬菜只是寻常,小姐可以用这些银子买来更多的东西。”

    少女越过顾璐迈上阶梯,顾璐眸子闪过不悦,冷声说道:“你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你可知道同我作对是没有好处的。”

    “我只是个寻常人,为山上寺庙送菜,并非想得罪您。”

    少女回头,固执回道:“我同小姐素不相识,您何必寻我的麻烦?!”

    “你父亲是个秀才,兄长今年也考过了秀才,听说你也读书识字?”

    顾璐弹了弹衣袖,“你这般固执任性会给你父兄招来麻烦!我只是让你这半个月不用过来而已,怎是寻你麻烦?”

    “倘若我有心针对你,早就让人把你囚禁起来了,别把我对你的善良仁慈不当回事儿,我能让你父兄再也无法继续科举!”

    “你这叫善良仁慈?”少女很是倔强刚烈,“威胁我的话说得这么轻松,你到底是哪家勋贵重臣府上千金?”

    “我父兄见官都可不必跪拜,又领着朝廷给予秀才的钱粮,就算是当朝王爷一品大员都不能无缘无故夺秀才的名头!”

    少女望着顾璐,“我听说过几位身份贵重的千金,你是嘉敏郡主?还是何小姐?亦或是永乐侯的宝贝千金?”

    听到最后一句话,顾璐面色一变,“来人,动手!把这个丫头给我抓起来!”

    侍卫带着狞笑接近少女,在侍卫伸手去抓她时,少女身姿灵活躲闪开,凭着轻盈的脚步同侍卫对峙起来。

    顾璐没想到少女身手如此之好,上辈子她可从没听说过恒亲王世子夫人有此本事。

    少女扔掉背篓,把蔬菜和豆腐扔向侍卫,她转身就往山上奔逃。

    侍卫抹去脸上的豆腐渣滓,快速追了上去。

    顾璐同样提起裙摆快步跟上,万一恒亲王世子已经跌入深坑呢?

    少女经常攀爬阶梯,哪快台阶不平有坑,她一清二楚。

    侍卫虽然很有脚力,却没能抓住追上少女,时不时都会被台阶的坑洼绊一下,速度远不如少女。

    顾璐也是气喘吁吁的,前世今生她都没似今日这般急促攀登台阶。

    一转眼就到了半山腰,顾璐更加焦急,催促侍卫快点抓住少女!

    因为她记得那处隐藏的深坑快到了。

    少女身形一晃,向凉亭一旁跑去,双脚用力越过一片草丛,侍卫却没能跃起,扑通扑通两声巨响,侍卫落入深坑之中。

    他们只是寻常的汉子可没陆铮派来保护顾四爷的侍卫有本事,跌入深坑歪了脚儿,更是爬不上来。

    顾璐眼见着侍卫原地消失,这才明白此处就是陷入恒亲王世子的深坑。

    她停下脚步,满眼震惊之色,“你……你早知道此处有坑?”

    少女嘴角微扬,俏皮说道:“你猜?”

    顾璐:“……”

    她好似小看了少女,难道恒亲王世子遇险同少女有关?

    一切都是少女设计的?

    少女转身继续快速向上攀爬,顾璐没有去管少女,她小心翼翼走到深坑前,出声询问:“你们还好吗?”

    落在坑底的侍卫痛苦呻吟,“坑里有东西,刺伤了我,而且我的腿脚受伤了,动弹不得,还请小姐尽快找来绳子,让我等早日脱困。”

    顾璐拨开草丛,再次问道:“坑中除了你们之外,可还有其他人?”

    她趴在深坑旁向下张望,借着充足的光线,大致能把深坑底部的状况看清楚。

    顾璐只见到自己的侍卫,并未见到恒亲王世子,莫非不是今日?

    随后顾璐又看到深坑墙壁上有几处泥土剥落,好似有人攀爬的痕迹……

    没等顾璐再深想,身后传来一阵阵浓烈的酒气。

    顾璐警觉起身,回头看去,一个喝得醉醺醺的壮汉摇摇晃晃的走近。

    壮汉看到顾璐后明显一愣,因喝醉而通红的脸庞一下子变得煞白。

    “你是何人?”顾璐后退几步,本能感到危险杀气,“我的侍卫还在,你别过来。”

    壮汉对顾璐的警告置若罔闻,两三步跑到深坑旁,向下张望,除了两个陌生的人外,不见本该在深坑中等死的公子哥儿。

    他这回彻底的慌了,冲着顾璐高喊:“人呢?你把他藏哪去了?”

    顾璐心一沉,最坏的状况还是发生了,恒亲王世子被人提前救出去。

    她阻止顾珈,阻止了少女,却还是慢了一步!

    明明她才是先知,怎么每次都没有别人快?

    “我不知道你说得是谁!我也没隐藏任何人!”

    顾璐很沮丧,语气也不善起来,“你赶紧离开此地,否则我就要报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