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良宠 > 第424章 故人之子
    “李侍卫…”

    “唉,沈姑娘请。”

    李修一听,那眼睛都快笑的眯起来了,他就知道,沈姑娘心里是有自家爷的,连忙撩了帘子,请沈君茹上马车,一边说着。

    “炭火都是热乎着的,还备下了茶水点心,沈姑娘快快上来吧。”

    沈君茹一阵哭笑不得,她何德何能,能得如此殊荣。

    忙说道。

    “你家王爷兴许等会就该出来了,你且再等一等,替我与殿下说一声,改日君茹必登门拜访,以谢搭救之恩。”

    变故来的太突然,李修一下还没反应的过来,只见赵润之那原本渐渐黯淡下去的神色,忽然就又亮了起来,面上是掩不住的欣喜。

    他也不是傻的,忙撩了帘子,请沈君茹上了马车。

    卑鄙,小人!太会装了!李修心里恶狠狠的吐槽道!

    这赵大人平日里瞧着多温润谦和的,没想到也有这么卑鄙腹黑的一面!

    可恶,太可恶了!

    这简直就是披着羊皮的狼!

    可怜的沈家小姐,就这么被他骗了去!

    也可怜了他这颗项上人头,怕是要不保了。

    呜呜呜,沈姑娘,您怎么就不可怜可怜小的呢!

    沈君茹一脸歉疚的上了赵润之的马车。

    如方才李修所言的那样,赵润之的马车里虽不及凤珉的奢华,但里面也已放了小炭盆,马车内暖烘烘的,小桌上也摆了温热的茶水和点心。

    “先用一些吧,这些日子在里面可没什么好吃的吧。”

    “多谢。”

    “与我不必客气。”

    赵润之笑着说道,马夫已经调转了马车,将马车往沈府的方向驶去。

    这些日子在里面何止是没吃好,更是没睡好,精神一直只紧绷着,虽说她安慰明珠郡主自己会有脱身之法,但凡事总不会有十成十的把握,今日若非粱太医的突然出现指责,她恐怕不会这么轻易就能脱身,更别说是得到这块免死金牌了。

    如此想着,沈君茹便下意识的说出了自己的疑惑。

    “这个粱太医…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怎么会突然出来横加指责沈香凝?可是殿下对他威逼利诱了?”

    对面的赵润之替她倒了一杯热茶,一边将瓷杯递给沈君茹,一边浅笑着说道。

    “秦王殿下是主理人,以他的身份是可以威逼利诱的,但若他出手,粱太医只要殿前出声,只怕秦王殿下都不好脱身。”

    这也是沈君茹所想不明白的。

    那就是说,粱太医是自愿断送前程,也要嫁祸指责沈香凝。

    这对他又有什么好处?

    还能有什么好处比他作为太医更好的呢。

    沈君茹实在想不通。

    忽然,她脑子里闪过一抹思绪,她猛然抬头看着赵润之。

    只见他依旧浅笑悠闲的吃茶,所有的疑点都串联起来了。

    “秦王殿下知道陛下必会殿前放了我,故而叫李修在宫门前候着还说得通,但是你…赵大哥,你又怎知我会出来?这茶是热的,车内是暖的,你是笃定了我会出来?”

    “是。”

    赵润之丝毫未有隐瞒,浅笑着应道。

    “我方才说了粱太医,你一点也不惊讶,便是说,你知道都发生了什么,是不是?”

    赵润之耸了耸肩膀,轻笑这应道。

    “君茹就是聪慧,什么都瞒不了你。”

    “好啊,你与秦王殿下联手了?”

    “只是一次简单的合作。”

    那也是一个很好的开始。

    她一直很担心,两人会再次走向两个方向,成为朝堂上彼此最大的对手。

    那粱太医既不是凤珉出手搞定的,便应该是眼前的赵润之了。

    可他入仕才多久,竟有这般本事?

    “你是如何让粱太医如此的?要知道,这弄不好可是要杀头的。”

    “所以,我应他,无论如何,必会保全他的家人。”

    “粱太医好歹是太医院的副院判,他如何会听你的话,断送前程,去指责沈香凝呢?”

    赵润之将食盒打开,各个格子里摆放着各式糕点,沈君茹一眼扫去,竟都是她平日里爱吃的。

    若是碰到一两样爱吃的那还是巧合,可每样都是她爱吃的,只能说,准备这些的人,很了解她!

    她未曾想过,赵润之的心,竟细到了这个地步。

    “他与先父有些交情,我既是他故人之子,若我有所求,他帮一帮,也是情理之中。”

    故人之子…赵润之的父亲竟与粱太医有所结交?可怎么说这不是举手之劳的小事,而是…断送前程,举家搬迁的大事啊!

    到底是怎样的交情,竟能让赵润之的一句话便叫他做出如此大的牺牲!

    沈君茹微微一愣,忽而觉得眼前的赵润之,竟有几分陌生,还是说,她从未真正的了解过这个人。

    是了,他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平步青云,坐到丞相之尊,必有其过人的手腕。

    只是她不知道的是,在她走了之后,他又是如何搅动这大乾朝堂的风云。

    赵润之浅浅一笑,捏了一块梅花糕递给沈君茹,笑道。

    “尝尝,都是我亲手做的。”

    “你竟还会做这些?”

    “恩,姑母身子不好,我便得早些学会持家不是。”

    想要问出口的疑惑,听着赵润之这么说,便再也说不出口了。

    他曾经确实吃了不少苦,而有些事,他既不愿意说,她又何必去强迫?

    微微一笑,轻咬一口,入口满是梅香,甜而不腻,儒而不黏,甚是好吃。

    忽然,外面传来由远及近的马蹄声,马车一震,猛然停了住。

    竟是凤珉打马而来,直接驾马拦在了马车前。

    马夫瞧着凤珉也是敢怒不敢言,只得求助道。

    “大人,是秦王殿下…”

    话音未落,凤珉便已经跳上了马车,将马夫踹了下去,直接撩开了帘子,阴沉着一张脸。

    寒风瞬间刮了进来,冷的沈君茹一阵哆嗦,手里还捏着那块糕点,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赵润之也不满的皱起了眉头,说道。

    “秦王殿下,这是何意?”

    然而凤珉却未搭理他,直接向沈君茹伸出了手,并说道。

    “不是让你等我么?”

    “我…”

    “下来。”

    沈君茹一阵为难,哪曾想到凤珉这个疯子竟会追赶而来,甚至直接不给赵润之情面的直接要人呢。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