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锦途 > 第三百二零章 追查
    “胡扯!”

    这二字虽然不重,然而落在殿下匍匐跪着的众臣耳中,却有些过于严厉了。

    “微臣护驾不利,罪该万死,又没有抓到那刺客,实在……”

    方桂率先应道,又伏低了头,此刻他脑袋还嗡嗡的响着,他几乎没看清对方是如何在重重包围下脱身的。

    朴敏因为前几日受了四十廷杖在家中养伤,御林军里里外外就他一人顶着,难免疏忽,可是不料竟然混进了刺客,莫不说这统领的官职,这项上人头都不见得稳当。

    “微臣也不济,并未抓获贼人。”顾远山也抱拳喝道,眼神犀利,他在战场上都是真刀真枪,岂料竟然被这些不入流的迷雾给胡弄了过去,待迷雾散去,殿中哪儿还有人影,他不屑这等手段,更逞论恐惧了。

    他此刻胸膛起伏不定,怕是有不顺之气。

    “区区一名刺客,竟然从你们眼皮底下溜了,不是胡扯是什么!”

    周楚涵眉头一拧,虽气势汹汹的逼迫眼皮底下的人,然而腹中怒火却在逐渐攀升。

    “陛下息怒,微臣已经在宫中设下层层防御,若那名刺客现身,微臣一定将其抓获。”

    方桂深吸了一口气,又道。

    “防御?”

    屁话,如果真的滴水不漏,那名刺客是如何堂而皇之的进宫的,还潜伏在舞姬中,那张脸……

    怕是噩梦连连。

    “陛下息怒,微臣与她过了几招,若是没猜错的话,微臣应该是伤了她。”顾远山又道,他在回忆,剑入肉帛的声音虽然细微,然而他绝不可能听错。

    “就算掘地三尺,也把人给朕找出来。”

    周楚涵虽然年轻,却善于隐忍,然而此刻的话听起来颇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可知在此事上,他必是沉不住气了。

    这也是他的薄弱之处。

    左相暗中摇了摇头,他实在不知为何先帝在驾崩前竟然改变了主意,将皇位传给了他,先太子一向在政务上游刃有余,若今日是他遇到了此事,未必会泄露这一丝情绪。

    心中揣测着,加上酒就醒了,故而道,“陛下英明,微臣愿意留守宫中,静观其变。”

    “随你。”

    周楚涵不在意道。

    又挥了挥衣袖,让众人退了出去。

    “你去瞧瞧婉贵妃,别惊着她了。”沉思间,又唤了常贵近身道。

    “奴才省的,陛下放心。”

    常贵忙打千道,退出了殿中,殿外层层包围的御林军并未撤退,今夜发生的事太过玄妙,陛下自然是不能再受惊了。

    这一夜,皇宫灯火阑珊。

    林蓁醒来后,已是三日后。

    人还浑浑噩噩的,就见德妃在眼跟前抹泪,见她攸然转醒,惊的不知如何是好,忙唤太医又将她搀扶着起了身。

    “娘娘,您总算醒了,臣妾寝食难安,如今见娘娘好了,真是吉人自有天相。”德妃破涕为笑道,精心描绘的眸眼下也有遮不住的乌青,憔悴了不少,只是眸中的喜色连连不似作假。

    “是啊,主子您昏迷了几日,德妃娘娘就顾看了您几日,不眠不休,奴婢都劝不听。”此此时苏姑姑在一旁笑道,又喂林蓁喝了几口清水。

    “几日?”

    林蓁一时还有些懵懂,待刺杀的场景才逐渐收拢回意识,忙道,“刺客可抓住了?”

    “娘娘不必担心,您还是顾好凤体要紧。”

    德妃避重就轻,温婉道。

    林蓁也并未追问,看来这其中必有古怪啊,又见苏姑姑正对她打眼色,也没有再提,与德妃断断续续说了一会子话,就哈欠连连了。

    德妃见她精神不济,也不敢打扰过久,太医复诊后,便安心告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