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云凤归 > 第四百四十五章 放弃
    云初净皱起眉头,解释道:“皇上说我名声坏了,加上宗政采珊的死,所以要我主动和宗政晟退亲。”

    “退亲也比送命好啊!小姐,你应该再考虑一下。”

    木晓觉得,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就算和宗政晟退亲,还有小王爷在。

    木落也道:“小姐,你真的可以考虑一下。”

    云初净摇头道:“不用考虑。现在她们顾忌我是云家小姐,又因为宗政晟不知道,所以愿意给我一个体面的死法。要是我假死离京之后,谁知道等待我的会是什么?”

    “小姐说得有道理。”

    木晓转念一想,也同意云初净所说,宗政二夫人汪夭梅眦龇必报,真落到她手上,怕是生不如死。

    木落心中还有疑惑,前儿师父并没有说小姐会死,言语中皇上对小姐应该是欣赏,怎么会这样?

    “小姐,别担心,等小王爷回来,看看再说吧。”

    云初净点点头,毕竟还有一丝希望,她也不想放弃。只是桓表哥这份情,实在无以为报,她也不能违心改变心意。

    这样对桓表哥也不公平。

    此时此刻,端木桓正跪在御书房。

    “皇上,此案疑点颇多,相信以皇上的睿智,不难看出蹊跷。求皇上再给我一点时间,我定能找出真凶!”

    开元帝坐在御座上,冷冷道:“你说的是归义侯府?”

    “是,皇上。那董二和莫老夫人陪房的儿子长柱说话,我全部都听见了。若有半句虚言,我不得好死!”

    端木桓一叩到底,可开元帝并没有动容,反而冷冷道:“朕从不相信誓言。你偷入侯府,朕就不追究了,不过云初净一事,你不用插手。朕给了她生路,是她自己不要。”

    “皇上,她和宗政晟两情相悦,如果宗政晟以后知道,是皇上逼死她,也有损皇上和宗政晟关系。”

    端木桓尽量动之以情,希望皇上能改变初衷。

    开元帝却不以为然,反而饶有兴趣的看着端木桓,笑道:“这些年,你当真没有半点不平?”

    “皇上是说哪方面?”

    开元帝也不绕圈子,直接道:“皇位和云初净。”

    端木桓沉默不语,没想到开元帝竟然会直接挑明,半响后才道:“这江山是端木皇族的,皇上如果想冒天下之大不韪,会引起人心浮动,天下人人效仿,导致天下大乱。”

    开元帝并没有因为端木桓所说生气,反而追问:“那云初净呢?你可甘心?”

    “心甘情愿。我和她最初就错过了,三番两次救她的人是宗政晟,她心仪的自然也是宗政晟。”

    端木桓很早就想通了,虽然意难平,可他尊重云初净的选择。

    开元帝紧追不舍,继续问道:“那如今她要死了,你也不改初衷?”

    端木桓避而不答,反而问道:“皇上,宗政晟是不是还不知道消息?不过他已经在路上,估计三日后就到,所以皇上才想明日就处置阿净,以免夜长梦多?”

    “是又如何?我总要为阿晟扫清障碍。”

    开元帝好整以暇,并没有否认。

    端木桓迅速在脑中权衡,最终道:“如果皇上开恩,我愿意带阿净离开,今生今世绝不回京。”

    “你可是平王世子,是现在端木氏最尊贵的嫡枝血脉,你和宗政晟相争有五五之数,你愿意放弃?”

    端木桓也不说假话,因为在开元帝深邃如大海的眼神面前,任何假话都会被他识破。

    “如果阿净没有事,我自然想和宗政晟一较高下,生死由命。不过,如果她死了,我即便坐了江山,也不过孤家寡人。”

    开元帝终于有点动容,轻声附和:“孤家寡人?说得好,朕本来就是孤家寡人。”

    “皇上,我也愿意假死脱身,如果你能让我带走阿净,这世上就不再有端木桓这个人。”

    端木桓这是用自己的五分胜算,来换取云初净平安。

    开元帝并没有松口,又问道:“朕已经网开一面,并不是要她非死不可,是她自己不愿意。”

    “皇上,阿净应该是顾忌皇后娘娘和越国公府。就算她假死脱身,可没有身份的倚仗,依然如浮萍草芥,恐怕还不如溺水而亡。”

    端木桓可以猜到云初净的心思,在开元帝面前,不需要迂回含蓄,只需要直言不讳。

    开元帝微微点头,眼神里快速的闪过一丝笑意:“就算如此,那你和她一起,难道就能改变?”

    端木桓傲然道:“就算我不再是平王世子,可护住妻子也是能做到的。皇上不必担心我出尔反尔,我会带阿净出海,不会再回大周。”

    开元帝定定看着端木桓,最终开口道:“朕,如你所愿。明日巳时,城外十里坡,你来接云初净走。”

    “谢皇上!”

    端木桓见开元帝松口,也不多说,叩首起身就走。时间宝贵,他要做的事还有很多。

    开元帝看着他背影离去,对常公公道:“端木氏专出情种。朕一直以为他是以江山为重,没想到却是爱美人不爱江山的主。”

    常公公笑吟吟回答道:“皇上,您这次看戏可是看舒服了。世子爷还在日夜不停赶路,您就把未来世子夫人卖了。”

    “朕只是再给他们一次机会,看谁能把握而已。你把消息传给平王,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就看他们的造化。”

    开元帝有点唏嘘,常公公笑道:“皇上,老奴看韩大人,铁大人,蒋大人他们,个个演技都不错。要不是老奴事先知道实情,怕都被骗了。”

    “也是,朕不就被莫盼勇骗了这么多年?”

    开元帝阴测测的开口,常公公惊喜道:“皇上查到缘由了?”

    “天启三十六年,莫盼勇去江南巡查,结果收了盐商好处,包庇江南总督。皇姐后来派人重查此事,也许莫盼勇就铤而走险。”

    开元帝把最近查到的消息,告诉常公公,这勉强也算动机。只是这样一来依然疑点重重,怎么都和被杀人灭口的原武安侯袁振,扯不上关系。

    常公公恨声道:“那皇上什么时候处置归义侯?”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