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秀才家的俏长女 > 第三十章 意外收获
    自从这边的小院子在建起来之后,葛山村的乡亲就极少往这边走,原本的苏云朵胆子本来就小,更是一步都没再往这边来。

    虽然经历了穿越这种只有在小说中才见过的玄幻之旅,对鬼魂之说苏云朵有些相信却并不害怕,因此当日才会在爹病重娘束手无措的情况下咬牙带着一家住进这个传说中闹鬼的院子。

    如今看来这小院子除了屋子破败了些倒也不算差,虽然难免还是会被人欺上门来,总好过时时刻刻在人家眼皮底下受磋磨,总之苏云朵觉得离老宅那边远着些,至少眼不见心不烦,心里清静!

    至于好处嘛,苏云朵眯了眯眼,看着那空旷的院子,不由地就有些看痴了。

    这个院子的大小房契上自然是有标注的,苏云朵知道这院子占地足足有两亩登山大小。

    若非村里人忌讳这是个鬼屋,买下这个院子别说是五两银,十两银都未必够。

    平日里看着无端端地只让人生出破败荒芜的感觉,整个院子除了一个不大的前院和几间土屋还能看,其他的地方几乎全被杂草笼罩。

    因为这些横生的杂草,更给这个院子添加了几分破败和荒芜。

    没想到从这半山腰往下看,却给人一种完全极不一样的感觉。

    尽管依然满目荒芜,却令苏云朵的心里生出了一种得了宝一般的喜悦。

    原来这个院子的后院除了有口井,还有这么个不为人知的优势。

    从这个方位看上去,苏云朵总算明白了这个院子原先的住户能将日子过得悠然自得的原因,想必这个院子起了相当大的作用。

    差不多两亩大的后院子,被原先的主人规划成好几块地。

    只不过现在地荒了长满了杂草,站在院子平看过去就是一片杂草丛生的荒地,而在这里看下去却能清清楚楚地看出这个院子曾经被规整成大大小小的好几块地。

    看来原先的住户虽然没有买地种地,至少很好地利用了这个院子差不多两亩大小的地种植些蔬菜瓜果,难怪村里人从不曾看到他们从村里镇上买过蔬菜,倒是经常看到他们从镇上买回整车的米面。

    至于肉食,村里人都知道这家人三五不时会上山去打猎,而且他们只要进山就会有相当丰富的收获,从来不曾有空手而归的时候。

    偶尔猎得实在多了,还会拿去镇上换些需要的粮食和油盐回来。

    如今看来这一家子的日子过得富足还是有些道理的,只是为什么到最后一大家子死的死走的走一个不剩,这让苏云朵很是疑惑。

    当然也仅仅只是疑惑而已,苏云朵可没那么多的闲情去探究别人的秘密。

    此时苏云朵的心情可兴奋了,他们家可是没有从老宅分到一分土地,既然发现了这个院子的秘密,自然要好生利用起来。

    真是没有想到这一趟临时决定的“探险之旅”,不但让他们姐弟捡拾了如山般的干柴,还能让她发现这个院子小小的秘密,真是值了,太值了!

    待回去得想个好办法重新将后院给拾掇出来,怎么也不能再让这个院子如此荒芜下去。

    正好家里如今连块下等田地都没有,将后院重新规整一下,解决一大家的口粮自然不太现实,可是解决一家人平日里吃的蔬菜瓜果总不会有大问题。

    不对,还是可以种些口粮的,比如玉米、番薯还有土豆之类的都是可以填饱肚子的好东西。

    当然如今这个季节,倒是不太凑手,这个时空又不像前世有塑料薄膜可以弄个暖棚出来,眼看时节就要入冬,似乎种什么都不合时宜。

    不过嘛,苏云朵看着院子里那横生的枯黄杂草,不由地支着下巴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些许自得的笑容。

    这些杂草如今已经枯黄,只需点上一把火就可以让它们烧成灰烬,而这些烧剩下的灰对土地来说却是好东西,正好可以用来肥地。

    如果能赶在地冻结实之前再将地翻一次,来年一开春解了冻再把地翻一翻,就可以撒些应季的菜籽,一家人很快就可以吃上新鲜的蔬菜,然后再种些瓜果什么的,说不定还能凭这些蔬菜瓜果去镇换些粮食。

    苏云朵是越想越兴奋,仿佛好日子就在前面向她招手。

    只是烧草这事可不如想像的那么简单,得好生规划,她可不想烧个草,把一家人赖以遮风挡雨的几件破屋子一起给烧了,那这个冬天可就有得受了。

    见苏云朵站在那里半晌没有动静只看着山下发呆,苏泽轩顺着她的目光也看向小院,看着满院荒芜,小小少年不由长长地叹了口气:“姐,咱这个院子真的好破啊,到处都是杂草,不知道里面会不会有蛇。”

    苏云朵被苏泽轩说了心里也有些发毛,原来的苏云朵怕蛇,现在的苏云朵同样怕蛇。

    前世的云朵曾经被蛇咬过,虽然那蛇不算太毒,却也让苏云朵吃了好大的苦头。

    从此以后只要一想起蛇,苏云朵就会想起医生用手术刀割开皮肉放血的那个血腥场景,对蛇这种生物应得没有到深恶痛绝的地步,也是典型的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苏泽轩说这话之前,苏云朵刻意让自己忽略杂草中可能有的虫蛇鼠蚁,如今想忽视都难了。

    院子里的杂草虽然已经枯黄,却因为长得过于茂盛,若走进杂草丛,怎么也得过了膝盖,若说里面绝对没有虫蛇鼠蚁,苏云朵却是不敢说的。

    如此一想,苏云朵只觉得全身都不得劲了。

    虽然如今已经是深秋时节,却也不到虫蛇鼠蚁冬眠的时节,为了一家人的安全,苏云朵觉得还是得尽早处理这满院子的杂草。

    只是就她这一家子病的病孕的孕小的小,要完成这个任务却是压根就不可能的事。

    家里如今要钱没钱,还有个被镇上大夫“确诊”为肺痨的病爹,就算她能够舌灿莲花,这种事只怕愿意前来帮忙的人不会多。

    偏偏火烧法除草虽然省事,监火的人却绝对不能少!

    这个时候,苏云朵好想两位舅舅,若能得两位舅舅帮忙,自然就有法子在焚烧院子里杂草的同时保护好几间土屋的安全。

    只是两位舅舅何时能再来,特别是小舅舅现在到底在哪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