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秀才家的俏长女 > 第五百六十章 大舅以为如何
    宁忠实的这个答案令苏云朵的眉头微微蹙了蹙,不由自主地将目光投向宁忠平,难道没告诉大舅这个庄子的格局?

    宁忠平无奈地对着苏云朵摇了摇头,不是他没说,而是兄长太固执,他也是很无奈。

    他明明白白地告诉宁忠实,宁家虽说只是作坊的小股东,在庄子的居住区也有一个二进的小院,也算是宁家的别院,夏天可以过来消暑,秋天可以过来摘果,甚至还可以进山打打猎。

    可千万别小看了那二进小院,宁忠平是亲自去看过的,那可是足足五间正房并东西三间厢房五间二进的格局,而且还专门建有仆佣住的倒座房,就算宁家一家子带着仆人一起过来住着也不会显得拥挤。

    偏偏宁忠实认死理,坚持这是苏云朵的庄子,他们宁家怎么也不能再占这个便宜,他不过劝了两句,就被宁忠实板着脸狠狠地训斥了一顿。

    他还能说什么呢,自然是听兄长的了,但看苏云朵能否说服宁忠实了。

    苏云朵自是从宁忠平眼里看出他的无奈,不由地也在心里叹了口气,好在她早就已经有所准备,倒也无所谓宁忠实的坚持。

    就算用股东的方式无法说服宁忠实,难不成宁忠实还能拒了她这个外孙女对外祖父母的一片孝心?!

    没错,苏云朵说服宁忠实接受她安排的最后一招,就是准备打出“孝”这面旗子。

    严格说起来原身之所以命丧九泉,也是因为一个孝字,是因为苏诚志的愚孝,才会让妻子儿女吃尽老苏家的苦头,

    苏云朵穿来这个世界自然也吃过所谓孝道的亏,不过苏云朵也发现很多时候这面“孝”旗还是挺好用的!

    比如现在!

    当然苏云朵也不可能上来就打“孝”字旗,而是先与宁忠实就铺子的安排进行沟通:“大舅应该看过商业街的铺子了,那二层楼的店铺的二楼用来住人会不会太过浪费?”

    宁忠实被苏云朵的这轻轻的一声质疑给问得很有些哑然。

    他自是好生看过那些铺子了,那二层、三层的铺子可不是那种小阁楼,而是实实在在的楼层。

    这样的楼层若非在商业街上,就像苏云朵在东明坊住的绣楼,用来住人倒是十分合宜,可是在寸土寸金的商业街上的确十分浪费。

    但是!

    若在商业街上开了分铺,总要安排伙计的吃住。

    杨家集这个庄子到底离城远了些,而商业街上带小院的铺子只有一间,已经被柳玉虎抢了先。

    刚才宁华安自然也带他去看了柳玉虎的那间铺子,让他眼红得不行。

    柳玉虎在得了苏云朵同意之后,每日的空闲时间都花在那间铺子里,如今不但铺子已经被他装修得七七八八,铺子边上的空地也已经被开垦出来,葱蒜和小青菜都已经有几寸高了。

    可是再眼红,宁忠实也做不来让苏云朵从柳玉虎那里将铺子要回来的事,若真是这样做,那他成什么了,苏云朵又成什么了?

    难不成真要接受宁忠平所说的那个二进小院?

    不行,宁家不能一而再地占苏云朵的便宜!

    宁忠实脸上的纠结苏云朵全看在眼里,暗自叹了口气,决定还是不再拐弯抹角,还是抓紧时间将铺子先给定下来再说,于是轻咳一声打开商业街的平面示意图边指边道:“大舅想租两个铺子,没问题!

    我手上正好还有一间平层铺子,位置就在这里,离谷口不远,店面不大,是间宽一丈五,进深二丈二的铺子。

    二层的铺面我手上还有三间,一间就在那个平层铺面隔壁,宽二丈,进深二丈八。

    另外两间离平层的铺子有点远,在谷口这一侧,两间铺面也是靠在一起,而且大小一样,都是宽一丈八,进深二丈五的铺子。

    大舅想要哪两个铺子,咱们先将铺子定下来再说。”

    苏云朵的干脆利落让宁忠实很有些汗颜,他也不再纠结,随着苏云朵手指所指,他自是中意那两间连在一起的平层铺子和二层铺子,这样方便照看。

    苏云朵心里自也明白,宁忠平必定会选那两间铺子,了然地点了点头,着宁华安找出那两间铺子的钥匙:“咱们先去开了铺子看看再说,大舅以为如何?”

    宁忠实见苏云朵起身要亲自陪他们去看铺子,连忙摇头道:“朵朵,你就别陪我们看铺子了,你来庄子是有事要忙的,还是赶紧忙你的去。”

    苏云朵想了想,也行!

    苏云朵这次来除了参加居住区搬迁,还要进行作坊的整体安排,更还要去麦田看看即将收割的麦子,去山上看看果树,去花草地里看看花草,这些都需要时间。

    而她这次只打算在庄子里小住两日,故而时间还是挺紧张的。

    于是苏云朵小声交待了宁华安几句,就让宁华安带着宁忠实去看那两间铺子。

    宁忠平也没有跟着一起过去,明日就是庄子乔迁之日,虽说各家各户的房子都已经事先进行了安排,可是需要忙的事还很多。

    宁忠实刚走,陆瑾康就回来了,身后跟着一脸笑容的九儿还有板着脸的春霖和春雷。

    春霖和春雷是兄弟俩,春霖大春雷两岁,都是与陆瑾康一样的性子,平日里难得看到笑脸,如此一来,性子欢脱的九儿就成了异类。

    不过苏云朵还是从陆瑾康脸上的细微看出陆瑾康此刻的心情相当不错,想必对她的安排还是相当满意的。

    这一个多月苏云朵虽说没亲自来杨家集,可是这边的所有安排都离不开苏云朵的精心安排。

    就庄子里这些庄户新房的具体分配,也是经过苏云朵精心考虑交待下来的。

    说起这个庄子里的庄户,也让苏云朵很是烦恼,真正属于奴籍的加上后来从镇国公府抽调过来的那十五户还不足一半,原先杨家集那一百五十几户中有超过六成的庄户只能算佃户。

    如何重新安置这将近一百七十户,苏云朵可算是绞尽脑汁,双方既要有所区分又不能过于明显让彼此生出更大的隔阂,几番推倒重来才有了如今的安置方案,却依然存在不少问题需要进行协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