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灿唐 > 第172章 南下的人
    南方,对大唐人来说,其实是非常危险,有人灾,有兽害,有病疫,有不适应的气候环境,每一种都能让人魂归此地。

    所以范晶晶派的人,基本上都是有武力的,而且人数高达一百人。

    这些人到了南方去将会调查南方的特产,甚至占有一部分没有人开发的土地。

    只要当地有官府,开发的土地,就可以算是范家庄园的。

    对官府来说,他们恨不得增加南方的人口。

    以大唐的交通状况,就算他们有脚踏车,可以用来帮忙搬运一些东西,到现在,他们还没有离开江北。

    “路不好走。前面要过河,不知道有没有船可以搭。”

    船夫一般不走长途,到一个地方,想走运河,就要雇佣新的船。

    “到南方好多由西向东流的河川。如果想要走非常的困难,上上下下的必须搬运很多货物。”

    “范庄主不是说了吗?如果想要好好的把玻璃运输上去,得靠船运,靠船运,然后杭州津门那个地方,街上运河再往北走。”

    “为什么不坐着船直接到黄河出口?”

    “那一段并不好航行,而且时常结冰,而且海上航行的风险比起陆上航行的风险更大。”

    “运河上面也有打劫的船只吧?”

    “但是官方运粮的船时常在上面走,所以还是有很多官方的军队守护着运河,比起别的通道打劫的船只少多了。”

    “是啊,我们真的沿路遇到好多劫匪,要不是我们有受过训练,一看就是会打架的样子,他们大概要跟我们见血才会退出去。”

    “范庄主说的好,他们打架也是柿子挑软的打,何况我们身上本身就没有带太多的银钱。”

    “我们没有带太多的银钱,这样子我们开设钱庄的本金不就变少了?”

    “你傻呀?到时候船只把玻璃罐头或者是陶瓷罐头运到北方去的时候,到南方去的罐头装的不就是商品还有很多的银钱吗?等我们把各个地方前站布置好之后,我们范家庄园的积分卡就可以转换成钱币,到时候每个地方都可以到我们的钱庄来换,南来北往的商人只要付一点辛苦费,就可以少花一些钱来运输这些银两。”

    “他们也不会带很多银两来换吧?他们大部分是带货物来北方做生意。”

    “他们来北方做生意可以换我们长安的商品,但是中间还是会有一些落差落差大的,就会有很多赢钱的支出,不管是南去或者是北往,只要需要运输的多一个人就多出成本。”

    “他们节省成本不就少一个吃饭的机会了?”

    “范庄主说过,机会会换到其他地方去,只是靠运输,虽然也会赚钱,但是赚的钱会比较少,毕竟他们靠的不是运输的商队,多半是人家家里的长工。

    我们到南边去的时候,也要观察在什么地方,必须设运输商队的节点,以后我们也会投入运输,任何行业,专业化以后,都能赚到钱。”

    “可是投入运输有一个非常麻烦的事情,就是要跟沿途的劫匪对抗,真心不喜欢打打杀杀。”

    “真的穷凶恶极的人其实是非常少,大部分的人只是想要一口饭吃,不要低声下气。

    真的又穷凶极恶的,只能够用法律要去他们的生命。愿意花一点劳力来赚钱的,来找食物吃的,我们会创造足够的机会给他们做工。”

    “我觉得那些土匪强盗真的非常的穷,真正富有的人不会冲出来打架吧?”

    “也有一些土匪强盗是被人架到土匪窝,不得不做,但是做了大部分的人是没有办法回头了。尤其是在本乡本地,除非他们离开自己的故土,到遥远的地方去。”

    “我们不就是冲锋陷阵,到遥远的地方开发的伟人吗?”

    “呵呵,还真的是,但是我们冒险也不算是冒险,我们要面对的危难,范庄主已经明明白白的告诉我们,要防御的点,也说得一清二楚,到了南方丛林要披着纱纹网不能够喝生水。可以比较好的防止疟疾上身了。希望可以。”

    “你不相信范庄主?”

    “范庄主是人间的神灵,我怎么敢不相信。”

    “知道就好,如果是范庄主不曾经说过的话,那她做不到那还情有可原,要范庄主曾经开口说必定要这么做的,那么你最好是相信她。

    不相信她的,都会遭到报应。”

    “听起来你很有经验。”

    “我可是在范家庄园刚开始的时候就加入的人,如果不是那些孩子现在还没有长大,或许这些工作就不是靠你们了,要知道那些越早进入范家庄园的人,越是精灵古怪。”

    “说他们还跟皇子皇女们当同学,时常跟着皇子皇女一起玩,并且跟着他们一起做实验。”

    说话的人有明显的封建社会的上下尊卑提到皇子皇女的时候,心里有非常崇敬的感觉,也有非常羡慕的感觉。

    “你越有这种感觉,越不容易到皇子皇女身边的机会。

    只有能够跟皇子皇女平等相处的,范庄主才会让他们在他们身边,这种感觉是非常奇妙的,只有能够培养跟皇子皇女平等的态度的人才,能够真正发挥自己的实力。”

    会看重上下尊卑的人,其实在心里都有一个衡量的法则,这个人虽然还是开口劝,但是在内心已经觉得必须把这个人,放到一边来看。

    这次范晶派出去的人手也有一百多人,这些人是特别在范家庄园选派的,也是读书学有所成的人,因为他们出去之后将有一段时间没有办法好好的学习文字,所以范晶晶还是让他一个士人跟着他们,大唐的士人,是能够骑马舞剑,走遍各山川各地的人,不是后世想的手不能够提起重物的人。

    想要聘请也非常不容易。

    这个时代的世家子弟,都必须受到各种良好的教育,所以他们对于只会挥舞刀剑打架的人是真正的看不起,对于手无缚鸡之力的人,除非他生病,要不然他们也看不起。

    范晶晶依照计划把人派出去,但是她心里还是感受到,长程联络的困难。

    事情往往多变,当变化的时候没有办法及时联络到某一部分的人,很可能这些人就只能够牺牲,除非他们能够因势利导,把自己从被牺牲的场域里面,拔出来。

    或许这是古人更能够理解什么叫做牺牲的原因,对于一个大家族或者大势力来说,他们永远不会为少数人而牺牲多数人,即使这些少数人里面拥有家族的精英存在,但是对家族的多数人来说,外派的精英就是可以牺牲的人。

    范晶晶慢慢的,掌控越来越多的人的命运。

    开始这些人有一些不符合她想象的人出现,她就必须对这些人处罚,要不然其他原本乖乖做事的人可能就会有一些离奇的表现。

    范晶晶的心里是非常难过的,显然范琪非常了解范晶晶的心理,她并没有劝导范晶晶,因为她知道范晶晶也不会听劝,而是非常积极的,把这些讨人厌的工作做起来。

    虽然她是一个孩子,但是她是大家族训练出的孩子。她比范晶晶更懂得这些人必须处置,所以在处置的时候她可以完全毫不留情,也亳不在乎他们。

    毕竟对这些人的感情,她不像范晶晶放的这么重,她看世界万物的时候,更多的是以理性出发。

    更重要的,她只注意范晶晶的意见。

    当专注一个事情的时候,跟事情没有关系的工作,就会让人觉得很厌烦。

    然而种田工作是细物润无声,只能够每天勤勤恳恳的耕种土地,才会回报你足够的粮食。

    范晶晶有时候太过专注在看罐头的时候,也会想是不是不就不要去种田,把这个工作交给别人,但是范晶晶必须做范家庄园的榜样,如果她都不种田,这些已经富有起来的人,很多人就专注于,作坊的工作或者是房地产经营,再也不会去耕种了,耕种这种技能,其实每一个人都要拥有。

    就像范晶晶一直坚持想要学会做饭煮菜,就算她做的菜不好吃,她还是有一半的时间会考虑厨房的事。

    虽然大部分的时候,她做出来的菜,还是不能吃的,她还是会去大食堂,但是她是真的努力的做出一道菜,幸好她发现做出来的菜其实可以喂给猪吃,除非自己觉得还能够入口,也不算是浪费了。

    只是让范晶晶觉得非常绝望的事,为什么别人做的菜可以越做越好吃,她做的菜似乎永久都没有进步,她看到厨房的样子,觉得她应该做的工作就是改进厨房至少让柴火煮起来火候也比较能够控制。

    “瓦斯还是太危险了,何况这个时代没有太过安全的管线,可以让通过水泥管来运送瓦斯,虽然可以制造出来,但是太重了。”

    范晶晶在考虑如何让火变成安全用户,但是我是在后世虽然说是最安全的燃料,但是还是有泄气,并且使用不当而爆炸的事情。

    “柴火能够用古风的方式让它的火势变大,可以帮助炒菜,而不会增加柴火的火力大小。”

    范晶晶敲了自己的头,突然想到:

    “我这是怎么了?其实做任何事都应该找到擅长的人来做,虽然牛师劲对于如何制造铁器没有什么太大的概念,但是她知道一个厨师需要什么,而且在控制火力方面,他比我还更有概念。

    至少他做出来的菜,可以看得出来火候都控制得很好。

    我或者是其他厨师都学不来,而且多找一些事情让他做,他就不会整天想要上战场了,看他每天还会花一半的时间锻炼自己的身体,就知道他回来,并不是准备安安稳稳的过平安的日子,还准备骑上马上前厮杀。”

    其实范晶晶没有阻止尉迟绫和牛师劲见面,只不过两个人为了怕惹范晶晶生气,所以一直没有见面的举动,而尤其是尉迟绫,她可以感受得到皮肤变得越来越好,所以她的心情逐渐变得轻松,但是也很害怕停止了治疗的动作,但是让她放弃牛师劲似乎也非常的难。

    其实封建时代的女人,从来不把爱情当成最重要的,对她们来说,每一个人都有他自己的任务,除非他是平民老百姓,只要生长在不断追求上游的官宦,人家女子就会成为结交权贵的工具。

    除非放弃结交权贵,但是一般也不会希望自己的女儿嫁给低下层次的人。

    对这些家族来说,女人是他们向上攀爬的一个手段,透过女人交往了一个家族,如果女人能够当成这家的主事者,即使在当代的时候没有办法给家族带来好处,但是当她的孩子成为家里的掌控者之后,多多少少会对自己的娘家好一点,而娘家也会成为这个家族主事的臂助。

    在这个时候娘家最可能跟这个家族的主事同生共死,并且获得好处,事实上很多家族都有这样的共识,如果能够跟主要家族同生共死,将他们度过生死关卡的时候,都能够得到很多的好处。

    想要投资其实是最困难的,这需要眼力和运气。

    其实三个人都在等待等待尉迟绫的脸恢复如初的时候,牛师劲会有什么选择?这个选择在现在说都还太早。

    不只是女人的心难以猜测,男人的心也是难以猜测,只不过因为他是你需要猜测的另外一半,所以必须费心思去猜出对方的思想,然后来做配合。

    有时候想要猜测对方的思想,是因为你想要改变对方,而被改变的人不见得会心甘情愿。

    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主观能动性,如果对方一句话就能够改变那么这一件事情,对这个人来说应该是不重要的事。

    时间也过去了十几天,范晶晶觉得她应该再去游乐区去看看实际情况,当娘娘们都回去之后,他也回到范家庄园做平常的事情,该工作的工作,该注意得注意。

    事实上范晶晶每天最主要的工作,还是把之前曾经记得的东西想办法记录下来,成为书库的资料。

    她知道这些东西它不可能永久记得,要趁这些记忆消失之前,不管是有用的没用,都把它们记录下来,或许在某一天她就能够用得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