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重生之第一锦鲤 > 第113话 保命
    “方才二小姐也见到了,在下手边的人,就算加上我也就只有五个。行路匆忙,护住一个人可以,但若是人多了,只怕顾全不上。”

    易廷益看着躺倒在脚下的赵云珠,最后将目光落在对面比自己低一个半脑袋的天歌脸上。

    天歌吸了吸鼻子,紧紧皱着眉头,好似苦恼非常。

    “可是,万一我才是你们要找的人呢?你就不怕错失良机吗?而且带着我一个,就像今晚这样,也用不了多少力气。”

    易廷益不由失笑。

    就算当初在入学测上惊才绝艳的少女,如今论及生死的时候,还是这样的幼稚与可笑。

    多带一个人,和少带一个人,到底意味着什么,她是真的不明白吗?

    他今晚能将赵云珠追回,不过是钻了那些人放松警惕的漏洞。

    那个元贺只是一个文人,而剩下的两个人侍卫,虽说功夫不错,但比起来店中的两个黑衣人,还有方家兄弟来说,还是差了许多。

    尤其是又赶上南城门关闭的时候,那些人不想敢将事情闹得太大,才将带不走的赵大小姐留了下来。

    “如今那些人无功而返,下次再来劫人,可就不是三四个人了。”

    打草惊蛇之后,整个青城,不会再是这样的平静了。

    甚至可以说,不仅仅是青城,之后但凡赵家大小姐出现的地方,都将会卷起血雨腥风。

    “可是,如果多了我,就更能吸引别人的注意力,甚至混淆别人的视线,不是吗?”

    眼前的少女上前两步,似是带着些许迫不及待。

    她双手伸向前方,若不是因为她和自己中间还隔着一个躺在地上的赵大小姐,易廷益丝毫不会怀疑她会期期艾艾的抓住自己的衣角。

    易廷益看着少女的样子,心中一松。

    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呀。

    为了活着,甚至甘愿做替身,她不怕引火烧身吗?

    看着少女满脸期艾的求生欲,易廷益忽然觉得,眼前的少女,并不是飞蛾扑火。

    只是在坐以待毙和拼死一搏中,她选择了后者。

    留下来,没有人保护,就是死。

    但跟他一起走,至少还有活着的可能。

    而且……

    或许她是对的。

    加上他五个人,如果对方来的人真的变多,那么很难说一定能将赵大小姐带回上都。

    但若有了这么一个幌子,或许,会多一些机会。

    易廷益的唇角漾起笑意,“既然我已经听了赵二小姐的故事,不答应小姐的请求,倒是说不过去了。”

    ……

    ……

    赵云珠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云来居的大堂中。

    周围除了熟悉的众人之外,还有一些她没有见过的面孔。

    待她看清其中一人的时候,原本有些茫然的眼睛,霎时投射出万道利刃般的冰冷。

    “是你!你到底是谁!你到底想干什么!”

    见赵云珠一睁眼看见易廷益,便迫不及待的开口质问,一旁的天歌走上前来,蹲在赵云珠面前。

    “大姐,他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看这些人是谁?”

    赵云珠这才注意到自己整个人都被捆了起来,粽子一般靠坐在不知从哪里找来的软垫上。

    然而当她顺着天歌所指向的地方,看到那一幕的时候,就再也顾不上自己身上的绳索。

    因为在她的对面,是两个同样被的用绳子捆起来的黑衣人。

    只是那两人摘下的面巾下,是她所想象不到的相貌。

    “卢侍卫……”赵云珠喃喃道。

    这两人她见过,正是元先生身边四位侍卫中最厉害的两位。

    可是,他们怎么会在这里?!

    赵云珠慢慢想起方才发生的事情来。

    是了,元先生说,祖父病情加重,所以要尽快赶回安阳,他们这才连夜赶路,好从南城门出去,走上去往安阳的官道。

    可是半道上,却杀出了两个人来,一个是晚上与她们一起吃饭的易廷益,还有一个她并不认识。

    交战过程中,也不知发生了什么,她就被这个易廷益带到了云来居。

    再后来的事情,她就不知道了。

    不过,不知道,并不影响赵大小姐自己猜测脑补。

    “你抓我们是想做什么?”

    赵云珠冲着易廷益冷冷质问,而后目光在人群中梭巡,最后落在一旁的李氏身上,冷笑一声道:“母亲,你当真以为,就这么将我拦下来,我就真的成为赵家的女儿了吗?”

    “我已经跟您说过了,若您放我走,我会顾念着您的养育之恩,始终敬您一声母亲;可若是您不让我回元家,不让我回去报仇,那咱们这一世的情分,也就到此为止了!”

    “啪”

    一声响亮的声音传来,李氏气得浑身直打哆嗦。

    她到底是造了什么孽,才养了一个这样大逆不道连亲生母亲都不认的女儿?!

    一旁的天看着眼前的一幕,想着先前赵云珠跟她所说过的往事,不由摇了摇头。

    幼时便被埋在心中不甘与复仇的种子,已经冲昏了赵云珠的头脑,让她丢失了最基本的判断力。

    “大姐,这两位,可不是我们从南城门绑来的。”

    天歌指着卢甲和卢乙,摇了摇头,然后一字一顿道:

    “你眼前所见的这两位,是在你走后,专程上门来要我们赵家一家子性命的。”

    说着,天歌的手指向周围还没有来得及收拾的桌椅残骸,还有那些被黑衣人误伤,胳膊或时脸上都挂彩的伙计们。

    “小姐,二小姐说的……是真的。”

    一道抽泣的声音传来,赵云珠这才看到瑟缩在一角的,整个人都在打颤发抖的女孩子。

    “碧云?你的手……怎么了……”

    赵云珠认出了女孩子,也留意到了那个陪伴自己多年的婢女此刻正捂着自己的左手。

    那只左手上,正包着一圈白布,厚厚的一层上,依稀可见透出的血迹。

    “她的手指,拜这二位所赐,被削断了两根,大姐可要看看?”天歌替碧云答道。

    赵云珠打了一个寒颤,将目光移开,又落到那两个依旧垂着脑袋昏过去的黑衣人身上。

    她忽而想到,今晚护送她出城的人里,确实没有眼前这两位。

    而且,在见到他们最后一眼的时候,他们也并不是这一袭黑衣的打扮。

    难道……是真的吗?

    看着赵云珠忽然发白的面色,天歌干脆坐在她跟前,“大姐是个聪明人,不妨好好想一想,这些人为什么要杀云来居的众人灭口,想一想如果你真跟他们走了,等着你的,会是什么。”

    与期待了十年的亲人相认,或许会让赵云珠一时头脑发热,可是眼前这活生生的惨烈的一切,却足够让她清醒。

    赵大姑娘并不笨,这番联想下来,自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这些人,不是真的要来接她回去的人。

    元家……到如今还有人想要害死她吗?

    赵云珠心中恨意萌生,可是天歌接下来的话,却让她如坠冰窟,将她所有的幻想悉数打破。

    “除此之外,元贺的身份,也是假的。”

    天歌看着眼前的少女,“元家的确有养在别院的女儿,可是那个女儿,早已回到元家,而且身份并无虚假。同时安阳元家,并没有元贺这个人。”

    没有……

    天歌看一眼愣怔住的赵云珠,明白她为什么难以置信。

    其实不仅仅是赵云珠,就是她自己,也是如此。

    元家女儿的事情,是她早就打听到的,可是没有元贺这个人,却是晚上孙三才送来的消息。

    若只有前者,至少可以断定,这件事还跟安阳元氏有关系,可以顺藤摸瓜拨出萝卜带出泥。

    可若是后者,那么关于元家的这一条线,便算是彻底断掉了。

    换言之,对云珠而言,她到底是谁,就会再次彻底失去线头绪。

    “只要活着,想知道自己是谁,就并不难。真正的难处,在于没有命去探知真相。”

    失神中,赵云珠听到有人在她耳边轻轻感慨。

    一声叹息传来。

    “大姐,今日有上门的刺客,日后,整个云来居可就都不安全了。眼下我有一替你保命的法子,你可愿意听听?”

    “命没了,其他什么就都不存在了。先活着,其他的,才有可能。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