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重生之第一锦鲤 > 第157话 招个妹婿
    天歌终于想起来这个白衣男子是谁了。

    当初在盼山堂的入学测上,吕秀才等人刁难自己,说她作弊,让她以一当众来比拼数科。

    当时有一位公子仗义执言,说得那些腐儒满面羞红。

    只是当时那白衣公子是背对着她,根本没有办法看清他的长相。

    可如今看来……

    “原来是胡公子,久仰久仰!”

    天歌拱手行礼。

    看着眼前的陌生少年忽然这般,那位胡公子不由紧蹙眉头。

    他可不记得自己认识这么一个人。

    他是谁?

    “据闻公子是周夫子的高徒,在下实在钦羡不已。”

    天歌自然不会说自己是谁,而是一脸谄媚样看着白衣男子,“先前在周夫子的入学测上,在下有缘见过胡公子一面,只怕公子不记得小生,但是小生却一直铭记公子当天的风采。”

    说完这些,也不等那位胡公子接话,天歌继续侃侃而谈。

    “彼时公子仗剑执言,英武之姿让一众挑事之人登时不言多言,那时候在下对公子的敬佩就如滔滔江水绵延不绝,更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公子这样的才俊实在是我辈之楷模……”

    看着眼前少年不绝于口的阿谀奉承,胡承修一脸不耐与烦躁。

    怎么脱离了盼山堂那个地方,还是逃不开周燮那老家伙的阴影?!

    如今连渭州城都有人知道他拜在周燮门下了吗?!

    这也太屈辱了吧!

    但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

    虽然对天歌如今这般诛心一般的奉承很不乐意听,胡承修却还是皮笑肉不笑的打着哈哈。

    “哪里哪里,阁下过奖了。”

    说话的同时,胡承修的脚慢慢换了方向,准备要离店而去。

    摆脱有周燮的地方,就是好地方!

    此地不宜久留啊!

    眼见胡承修便要踏步离去,谁曾想先前二人的客套却让伙计登时眼前一亮!

    “我就说呢,二位果然是缘分!要么怎么看上了同一件衣服呢!既然如此,两位客官看看如今这衣服是……?”

    一听伙计这自作聪明的话,再一看胡承修顿住的脚步,天歌不由掩面。

    完了,白瞎了。

    她正想说烦说厌了眼前这个姓胡的,让他最好不耐之下转身离开,就不会有多余的麻烦,谁曾想这伙计一下子又将话题给拉了回来。

    得,前面的功夫白费了。

    果然,听到伙计的提醒,胡承修想起自己今天来的目的。

    是了!这店里的伙计将属于他的东西卖给了别人。

    好巧不巧,买家就是眼前这个嗦的家伙。

    “衣服既然是我买的,自然是归属于我的。”胡承修一脸坦然。

    天歌在店里等了这么久,如今再去别家,定然是找不到更为合适的,所以自然不能让胡承修就这么将东西带走。

    眼珠子一转,她看向伙计。

    “裁掉的地方还能再补上吗?若是胡兄不介意,这件衣服我便让给胡兄好了。”

    说到最后,她一脸大方的望着胡承修。

    听到这话,胡承修先是一愣,然后便明白是什么意思了。

    眼前这少年身量瘦小,若是由他先前定制的尺寸修改,定然是裁掉了一部分。

    已经裁剪的布料自然不能再补上,不然穿出去那就是补丁服,不是新衣了。

    论情论理,也只能是将衣服让给眼前的少年,然后让店家依照合约给自己赔偿。

    不过从先前的表现,胡承修已经看出少年急需这套衣服。

    既然这样……

    那他就更不能让了!

    这衣服本来就是他自己订的,就算是被裁剪掉了,他硬是要拿走,这些人也没办法。

    还有,什么叫做“让给胡兄好了”?!

    这本来就是他的衣服好吗?!

    主意已定,胡承修一脸冷漠。

    “裁掉的衣服不能穿,但雪涛纹用来绣花练手或是做成香囊也很不错。近日我家中小妹正在初学女红,正好这碎步可以让她练练手,也免得她糟蹋了更多的好布料。”

    这人倒是好盘算,以为跟他一套近乎,就算是为了面子显示大度,他都只能就此作罢。

    可是他胡承修是一般人吗?!

    他可是办事不按常理出牌的二般人!

    今儿个就算是衣服破成碎料子,他也得带走。

    想到这里,胡承修带着几分自得看了眼前的少年一眼。

    明眸皓齿,长得跟个小娘们似的。

    想要跟他穿一样的衣服,他才不让呢!

    看着一脸坦然,毫不觉得不好意思,甚至还有点瑟的胡承修,天歌忽然觉得先前禾嘉告诉给自己的,关于他这个胡师兄的消息是假的了。

    说好的这人喜欢江湖事,豪放不羁呢?

    说好的这人一听周夫子的消息,就捂耳便逃呢?

    都是骗人的!

    事已至此,天歌也不愿意再浪费时间,只能再去其他店里看一看了。

    “幼稚!”

    拿过伙计退回的银子,天歌白了胡承修一眼,抬脚出了善衣坊。

    她就不相信,还真买不到衣服了!

    ……

    ……

    看着已经出门的少年,那伙计征询着胡承修。

    “胡公子,绣娘已经将衣服改好了,是需要重新拆线补上料子,还是给您裁剪成方便绣花的布块?”

    开玩笑!

    若是裁成绣花布块,家里那抽鞭子的丫头会打死自己。

    让她学女红?

    还不如让她拆房子呢!

    不知为何,方才的那个少年让他不由想起家中小暴脾气的小妹。

    方才自己只是随便一逗弄,哪里想到那少年会真的生气?

    不过这样的话……

    嗯,两个人更像了。

    招婿回去肯定有热闹看。

    胡承修双手环胸,将看着未来妹婿远去的目光收回。

    “既然已经穿不了了,那就放你们这里吧。若是那小公子再来你家,给他就是了。若是不来,过几天扔了便是。”

    说完这话,便头也不回出门而去。

    留下身后的伙计不由翻了个白眼。

    “既然要给那位小公子,方才怎么不给……”

    ……

    ……

    天歌还不知道自己不知不觉中,已经被人相中,想着招婿回家了。

    沿街走来,有的店铺已经关门,有的铺子虽然没有关门,也没法今天就拿到衣服。

    无奈之下,天歌只能从成衣中挑选了一些跟自己的身量比较相近的,想着就先这么穿,之后再修改。

    反正也就这一路而已,到了江南,可就完全入夏,这些衣服也就用不着了。

    拎着包好的衣服往阁云楼走去,经过一个小巷子的时候,忽然传来一阵熟悉的惊呼声。

    天歌闻声,不由神色一凛,登时朝着发出声音的那处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