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重生之第一锦鲤 > 第2话 黑店与神医
    老者见状先是一愣,忽而也笑了笑,手指曲起,敲了敲自己面前碗的边缘。

    烧开的热水太烫,这样便算受礼同饮。

    一时无话。

    日光悠悠,白水翻滚。

    歇息好之后,放下碗,天歌等人起身而行。

    茶棚内,老者的目光一直注视着那辆马车的动静,直到天歌等人的行迹再也不见。

    “老爷?”

    觉察到老者的不对,车夫林一小声道。

    “我们也走吧。”

    老者站起身来,面前碗中的白水只喝了一小半。

    在二人身后,前来收钱打扫桌子的店家大骂穷酸鬼,老者也浑不在意,就着林一的搀扶上了马车。

    车马悠悠,将茶棚老板的咒骂生隔绝身后。

    “林一,方才在那间茶棚,你可看出什么来了?”

    车夫正驾着车子前进,却不想身后忽然传来一句问询。

    林一拿着马鞭的手微微一滞,然后道,“方才那店有问题?”

    说完,林一愣住,“那老爷您刚才所喝的水?”

    “你也喝了,没事不是吗?”老者呵呵一笑,反问林一。

    林一面色古怪的点了点头,确实是没事,不然他喝第一口的时候就应该能觉查出来。

    “锅里的水已经沸腾,不会有什么事情。”老者道,“原本我想买上几个烧饼。”

    林一有些摸不着头脑,想买的话,那为什么方才店家提到烧饼的时候,老爷又说还有干粮?

    方才在茶棚中,他以为老爷记错了,本想出声提醒,结果却被制止,他便不再说话了,反正不久之后到了寿州,补给一样来得及。

    他性子憨厚实在,从来只知听令而为,根本摸不着主子到底在想什么,所以也不去想,只要本本分分听吩咐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了。

    就像现在,迎面有人骑马而来,他便吆喝着马儿往旁边给人让路。

    他只负责老爷的安全。

    “在前面找个地方,停上一刻。”

    听到马蹄声,车内的老者忽然道。

    林一闻言照办,也不多问为什么。

    ……

    ……

    “你们在这里等我一会儿,我去去就来。”

    孙三正在赶车,想着今天可以早点到寿州,谁曾想车内的天歌却忽然叫停。

    看着从车内一跃而下的少年,孙三疑惑道:“公子,您这是?”

    “等会儿回来告诉你们。”天歌道。

    说完这话,便见她朝着原路返回。

    一旁的宋千摸了摸脑袋,“我们落下什么东西了吗?”

    不对呀,应该没有,上车前他都检查齐备了。

    “东西没有落下,公子应该有其他的事情。”

    孙三十分笃定,却也不去猜到底是什么事,只吆喝着马儿,“等着就是了。我将车往路边放一放,免得挡了来往车辆的路。”

    ……

    ……

    从角落里找出一条应该是捆锅用的,沾满了锅灰的粗麻绳,天歌将眼前晕成死猪一样的人捆了个结结实实,然后毫不客气的踹了一脚。

    等做完这一切,她拍了拍手掌,正准备扬长而去,却见茶棚外出现了两个人影。

    “老先生也来了?”

    没有施暴被抓包之后的畏缩害怕,更没有任何遮掩的借口,而是一声熟稔的招呼。

    “看来小公子捷足先登,是我们晚了一步。”老者竟有几分遗憾。

    “除暴安良,可不用理会什么先来后到。”天歌笑了笑,知道老者跟自己来的目的是一样的。

    目光越过天歌,老者已经看到茶棚里的桌子上正趴着一个人,也不知是死是活。

    看衣着,正是方才从他们车边经过的那位骑马大汉。

    “那人眼下还晕着,不过在下没有时间等他醒来。既然老先生遗憾不能施力,且看看能不能等他醒来,或是将那店家送官。”

    说完这话,天歌冲着老者点了点头,便要离去。

    谁知身后却传来一声呼唤,“这位公子。”

    天歌回头。

    “老夫姓林,敢问小公子如何称呼?”

    天歌一笑,“巧了,我与先生几百年前或是一家吧。”

    说完这话,抱拳拱了拱手,竟是拂衣离去了。

    看着消失在眼前的身影,老者不由喃喃。

    “居然也姓林……”

    这世间的事情还真是巧了。

    摇了摇头,老者看向身边的林一。

    “去车里将我的针拿出来,放到茶棚。”

    ……

    ……

    洪勇睁开眼的时候,发现面前正坐着一位老者。

    待看清眼前的茶棚,他不由伸手去捉腰间的佩刀。

    谁曾想,却是一把摸了个空。

    “壮士找的可是这个?”

    面前的老者澹声出口,然后看一眼身后。

    林一见状上前一步,双手并抬,将那把刀递到洪勇面前。

    “你们是什么人?”

    将刀拿到手中横在身前,洪勇后退两步拉开距离,面露戒备。

    他一路骑行,身困肚乏,本想在这路边茶棚歇歇脚,喝点茶水吃个饼,谁曾想刚吃了没几口,便觉头晕目眩不知人事,显然是着了别人的道儿。

    而此刻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这两人……

    看着洪勇一脸戒备的样子,老者伸手挡住了准备出手的林一,冲着洪勇抬了抬下巴。

    “壮士想找的,应该是你身后那位。”

    洪勇狐疑转身,忽见身后有个被捆成粽子一样的东西,此刻正如一滩烂泥瘫在那里

    仔细看去,正是这茶棚里卖他茶水烧饼的店主。

    前后不过一瞬之间,洪勇已经明白过来事情的来龙去脉。

    他抬手颔首,向老者行礼。

    “多谢先生!方才情急之下多有得罪,还望先生海涵。”

    “壮士客气了,悬壶济世乃医家本职,我也不过举手之劳。况且从这店家手中救了阁下的,是一位小公子,不过他已经先行一步。在下晚到,只是为壮士施针解去药性而已。”

    老者摆了摆手实话实说,并不冒领贪功。

    这时,洪勇才发现桌边一角放着一个药箱。

    老者的话并非作假。

    “敢问恩公如何称呼?在下洪勇,忝居江南西道杭州校尉。”

    “原来是洪校尉。”

    老者没有想到眼前这个风尘仆仆的男子竟是官家身份,不由起身还礼。

    “在下姓林,因在医道上有些拙见,又恰巧治好过几个病人,人送一称林回春,校尉称我林大夫即可。”

    谁曾想那洪勇闻言却是一惊,连忙上前两步。

    “您便是林神医?!”

    林大夫闻言一愣,却见洪勇退步下拜:

    “下官奉杭州府尹翟高卓翟大人之命,前来护送林神医前往杭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