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重生之第一锦鲤 > 第47话 身份与吃瓜
    闻声,天歌身后说话的众人止了交谈,那声音便越发清晰。

    “林哥儿!人呢!客人都上门来了,你这主人还不出来!快来看我给你带了什么好东西!”

    伴随着一阵脚步声,呱啦鼓噪的声音越来越近,直到最后,一阵似有若无的清溪碧竹之气飘来,众人眼中便走近一个身着紫色衣衫的少年郎。

    见到此人,徐芮身边的红菡心头一跳,目光不由往自家小姐面上看去。

    果然,在少年郎现出身形的时候,徐芮秀气的眉毛早已蹙在了一处。

    但天歌站在前面,并瞧不见这变化。

    见到姬修齐前来,便唤了声“姬兄”迎上去。

    虽说此人话多了些,有时候还带点痞,但当天歌嗅到他身上的广陵香,不管以前是何态度,反正当下是不怎么讨厌他了。

    毕竟这可是广陵香行走的“代言人”。

    瞧瞧,还是蛮尽责的嘛!

    不等天歌说话,姬修齐早已上前一步,哥俩好一般勾住她的肩膀,“来,瞧瞧我给你带来的好东西。”

    宋婶面色一变。

    迎姬修齐进来的孙三和宋千亦是如此。

    天歌尬笑一声,将姬修齐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臂拿开。

    “这么热的天,姬兄也不怕热。”

    说着朝边上走了两步,岔开话题,“能让姬兄这般炫耀的礼物,想必并不一般,不知道是什么?”

    见天歌对自己带来的礼物感兴趣,姬修齐便来了劲儿。

    “打开打开,给林哥儿好好瞧瞧。”

    阿立闻言,连忙将手中细长的锦盒打开。

    是一轴卷起来装裱好的字画。

    只不知里面内容是何,能让姬修齐这般得意。

    猜测间,姬修齐已经伸手将那卷轴拿了出来。

    一遍展开,一边道:

    “我知道你是个喜好风雅的,近日刚好得了这么一副画,遂送来与你。瞧瞧,神奇不?”

    姬修齐小心翼翼的展开画卷,可是等他抬头准备听啧啧赞叹的时候,却见眼前的少年面上原有的笑意已经消散全无,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自己手中的画。

    “怎……怎么了……”姬修齐一时有些讷讷。

    他这回好像没说错什么话吧?

    不会又要将他去喂鱼?

    方才他过来的时候,可是瞧见那边有一座观鱼亭的。

    “姬兄送的这幅画,我甚是喜欢。”

    几乎是一瞬间,天歌面上的僵冷便化作灿烂笑意。

    不及后面的徐芮和林回春等人瞧清楚是什么东西,天歌已经上前一步将那画卷了起来。

    只有身边近前的宋千看了个真切。

    那是一幅画。

    一幅双面画。

    一面是江南烟雨,一面却是大漠风沙。

    截然不同的风光,却同在一张极薄的宣纸之上。

    宋千蓦地想起,当初在青城的时候,赵家大小姐赵云珠,就曾画过这样的一幅双面画。

    可是那幅画的技巧,却完全不能跟眼前这幅相提并论。

    哪怕他只是瞧见了一瞬,哪怕他并不懂画,却也知道这位姬公子送的这幅,并非凡品。

    “姬兄送来的这幅画,可真是煞费苦心呐。”

    卷好画仔细的放入锦盒,天歌扬起头笑望姬修齐。

    明明是灿烂如虹的笑容,可是看在姬修齐眼中,却让阳光下的他有些发冷,乃至于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胳膊。

    这画得来的确不太容易,不过林哥儿怎么好像不太高兴?

    “姬兄这幅画,是如何得来的?”天歌问得随意,“我瞧着稀罕得很,不知可还有旁的?”

    一听这话,姬修齐得意神色便再次露出来,看来不是不喜欢。

    他伸出手指,神秘兮兮。

    “我只得了这一幅,再没有更多!”

    “那姬兄竟然舍得给我?”天歌挑了挑眉。

    姬修齐不由摊手,有些无奈。

    “谁让我不好这一口。毕竟我连读书都不喜欢,要这东西也是没用,留我这里算是暴殄天物了。”

    说起这个,姬修齐还有些憋闷,他根本不是读书的料,家中老太爷却非要逼着他考科举。

    想他姬家的财富,哪里需要他再在科举之道上下功夫?

    就跟这画儿一样,给他也就是个值钱的摆件,根本没什么兴趣。

    然而天歌看着姬修齐,却有些怀疑他送画的目的。

    没有人知道她前朝公主的身份。

    饶是她如今扮作男子,不似青城那般黑丑样,但与她真正的容颜相比,却仍是不一样的。

    所以在自己身份的隐藏这一点上,她万分肯定。

    可既然如此,姬修齐送自己一幅前朝昭懿皇后的双面画是做什么?

    当初在青城,赵云珠就是因为展露出自己会双面画的能力,这才被卢家人盯上,怀疑云珠才是宝寿帝姬。

    这画是好,但留着却不是什么好东西。

    “姬兄可知这画的来历?”

    天歌懒得再跟他打哑谜。

    如果姬修齐送画别有他心,那就别怪她不客气。

    “自然知道!”

    姬修齐一脸坦然,甚至还有隐隐得意。

    “这画是乃是前朝昭懿皇后所作!”

    此话一出,天歌目光陡然凌厉。

    而在场诸人也都愣怔起来,甚至有人面上苍白惊惧,好似听到了什么吓人的事情。

    姬修齐忽然意识到自己疏忽了什么。

    也明白了为何方才天歌一见画卷便卷了起来。

    是了。

    前朝。

    哪怕已经改朝换代十四年,却依旧是不能提及的禁忌。

    如今的皇帝是篡位登上的帝位,在民间本就声音不一,谁还敢沾惹上前朝?

    姬修齐不由暗恼自己莽撞,没有说清楚话。

    “那什么,你们千万别误会,这画可跟那事不太一样,这些上面是不管的,不然上都这样的天子脚下,怎么会出现公开竞拍昭懿皇后画作的情况?”

    姬修齐挠了挠脑袋,解释着。

    这么多年,哪怕直到现在,前朝许多东西都讳莫如深。

    可是唯有昭懿皇后这双面画,却是个例外,甚至成为勋贵们抢着收藏的好东西。

    只因为如今的陛下魏宁曾见过一幅昭懿皇后的双面画,并且感慨,“这样的好东西,若是就此毁去,真是可惜了!”

    是以此后,昭懿皇后双面画的地位水涨船高,收藏双面画不仅不会被人怀疑与前朝有关。

    能拥有这么一幅画,反而成为身份地位不凡的象征。

    因为当年那场大火,早已将昭懿皇后所有画作焚烧殆尽。

    就连如今的周帝魏宁手上的那幅,也只是当初大火中救下来的半幅。

    如今民间流传着的,只有当初昭懿皇后待字闺中的画作。

    本是远不及入宫后画艺精湛,但却胜在稀少新奇。

    就在众人还是有些惊魂未定的时候,林回春捋了捋胡子,打破了沉默:

    “姬公子此话不假。老夫虽说对书画一道不甚熟悉,但先前在上都的时候,倒是当真听过曾有一幅昭懿皇后牡丹芍药双面画,卖的比吴道子的画价格还高。”

    姬修齐没想到这院子里还有上都来的人,不由循声望去。

    这一看倒好,竟是惊喜出声。

    “林神医!您怎么也在这里!我祖父他老人家身子如何?”

    “老夫用药,你还信不过?”林回春假意唬脸,逗得姬修齐难得有些不好意思。

    听着二人的寒暄,周围众人这才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

    原来,林回春还在上都的时候,曾给姬家老太爷看过身子。

    但让众人诧异的还不是二人相识,而是姬修齐的身份。

    “你拿这话送人,不怕被你祖父知道了?”

    “您不说,我不说,可不就没人知道了么……”姬修齐嬉皮笑脸,目光从天歌面上闪过,却发现她争盯着自己。

    只好老实交代,“买下那幅画的,正是我祖父。”

    众人:……

    天歌将锦盒拿过来,递给姬修齐,“这么贵重的东西,我不能收。”

    姬修齐急了,这不是打他的脸吗?!

    “送出去的东西哪有收回来的道理?你这是瞧不起我?我隆昌钱庄最不缺的就是银子,这么一幅画能值几个钱?爷在上都的时候,银票都煮过粥,还稀罕这么一幅画不成?”

    众人闻言倒吸一口气,除了穿着红衣额徐芮。

    不知何时,她坐在了众人身后,正好被站起的人群挡住了身子。

    隆昌钱庄何等富贵,不消解释,就算是寻常百姓也无比熟悉。

    而眼前这少年郎,竟然是隆昌钱庄的人?

    看着天歌和姬修齐一个要还,一个不愿要的样子,还是年长些的林神医开了口。

    “既然这是姬公子的一片心意,你还是收下吧。他祖父可就这一个宝贝孙子,就算他偷了家里那幅送人,也没人敢说他什么不是。”

    姬修齐闻言面色微动。

    原来林哥儿是怕这件事被祖父知道了,连累了自己。

    看来自己这次没交错朋友!

    姬修齐很开心。

    话已至此,天歌只好收下。

    心中生出感动的同时,手不由摸上了自己的的衣领。

    在里面,有她贴身佩戴的锦鲤令。

    她犹记得,当初还在青城的时候,隆昌钱庄的王掌柜说,上都的东家想要见她一面。

    如今倒好了,东家没见到,小东家倒是先见到了。

    还真是巧合。

    一想起那十万两银子,天歌忽然觉得这画拿在手里也不是那么重了。

    ……

    ……

    这般插曲过后,正好厨房菜品也准备的差不多了,菜也一一上来。

    等到宾主皆坐定,天歌开始为彼此介绍。

    林神医自不必说。

    宋婶虽是宋千的母亲,但却不是奴仆,再加上这一路行来,对天歌照顾有加,所以天歌尊其年长,也让宋婶作为长辈坐在席上,为众人介绍。

    原先天歌也想让孙三和宋千上桌落座,毕竟他们已经不是仆役,奈何二人不管怎么说都不肯,天歌只好作罢。

    这样一圈下来,需要介绍的也就只剩下方老板夫妇和姬修齐、徐芮二人。

    只是天歌没有想到,当她介绍介绍完方老板夫妇,准备给众人尤其是姬修齐介绍徐芮的时候,竟又吃了一个大瓜!

    切瓜的人不是旁人,还是医道圣手林回春。

    “林哥儿,你难道不知道,姬公子和徐小姐早就认识?”

    当林回春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姬修齐和徐芮二人不约而同狠狠的朝他瞪去。

    “什么?!”

    天歌着实不知,而且也没人告诉她啊!

    姬修齐暗道不妙,正准备岔开话头,林回春似是算好一般,顺溜的给天歌热心解释起来。

    “不止如此,这两位可是早早便定下亲事的!”

    天歌感觉自己的下巴要掉了。

    上一世她和徐芮过命的交情,竟然不知道她还有这么一门婚事!

    天!

    怪不得当初姬修齐和阿立没有花令,也能进百花阁的门!

    竟然是这样!

    天歌忽然有种自家白菜可能会被猪拱的感觉。

    而眼下那只“猪”,则正瞪着林神医咬牙切齿。

    先前众人身影挡着,姬修齐并没有看到徐芮。

    可是后来一落座,他便发现自己对面坐着的,可不正是那红衣大冰山!

    他顿时气得牙痒痒,自己怎么忘记了这茬!

    阿立说这些日子这冰山跟林哥儿走的极近,林哥儿搬家她怎会不来?

    怪不得前些日子在百花阁让他退亲,原来是对林哥儿有意思。

    好啊,他这亲事还没退呢,居然头上就开始绿油油了!

    想到这里,姬修齐就有些馁气,小时候被这丫头欺负,到如今居然还是被她压过去一头,这怎么行?!

    就在他准备说话的时候,却见徐芮似是根本不认识他,转过头去跟宋婶说话。

    姬修齐登时没了脾气。

    也罢也罢,反正这事也没人知道。

    就在他已经自我安慰洗脑,假装自己不认识徐芮已经成功的时候,谁知道林神医居然来了这么一句!

    姬修齐气得想揍人!

    莫说姬修齐,徐芮同样想用眼神封上林回春的嘴巴。

    她才不想让人知道自己有这么一个二傻子般的未婚夫!

    反正她和姬修齐彼此瞧不上,这从祖辈许下的婚约,早晚都是要解除的,现下又拿出来说什么!

    这下好了,原本没有几个人知道的事情,现在要闹得人尽皆知了。

    这神医就是个大嘴巴子!

    徐芮觉得自己要被这人给恼死了。

    林神医自然知道自己说这话有多拉仇恨。

    可他也很委屈啊。

    要不是受了姬家那老头的委托,他哪里犯得着这么得罪人?

    要怪就怪先前姬家小子,都怪他自己给姬老头写信,说什么要退婚,正好姬老头知道他在临安城,便给他修书一封,让他想着办法撮合撮合。

    若非如此,他才懒得管这些小年轻的破事!

    他是看病的,又不是牵红线的。

    只是老实尽职的林神医不知道,其实不止他收到了这封信,所有人在临安的,跟姬老头有点关系的熟人,都收到了他的来信。

    是以姬、徐二人想悔婚,不过是两个人一厢情愿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