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第一娇 > 第八十六章 顺便
    自己的跟班,自己了解。

    苏清看着福星,“你顺便救的?”

    福星立刻心虚的抿唇,“小的溜鸭鸭的时候顺便救的。”

    苏清哼了一声,“溜鸭鸭?”

    福星就低了声音道:“鸭鸭不是吃了不该吃的东西嘛,小的怕它有心里障碍,以后不活泼了,就带她去后院的荒草那转悠转悠,让它吃点大自然的野物。”

    大自然的野物……

    蚂蚱!

    长青嘴角一抖。

    容恒低头瞅瞅自己的三个菜……

    做福星的鸭鸭也比他幸福吧!

    鸭鸭还有蚂蚱吃,他活的像只羊!

    而苏清想到的是……“也就是说,你去谢良那里,带了鸭鸭一起去的?”

    福星更加压低了声音,点点头,“嗯。”

    说完,给自己争取宽大处理的理由,“主子,多亏了小的去溜鸭鸭,不然也救不了人。”

    苏清……

    她彻底给福星诡异的大脑跪了。

    “人呢?”苏清换了话题。

    福星松一口气,道:“她被人丢井里,小的想,这里面肯定有见不得人的勾当,救出她之后,就没敢直接带回来,又拿了麻袋才把她装回来,现在在小的屋里。”

    苏清……

    转头看了容恒一眼,苏清道:“把人带过来,方便吗?”

    容恒点头,“方便。”

    福星转头就去把她刚刚救的人带来。

    一个面生的小丫鬟。

    不过,苏清进门今儿才第三天,看谁都挺面生。

    不知道是被井水泡的还是吓得,小丫鬟面色黑青,颤抖个不停。

    身上衣裳还湿哒哒的。

    见了苏清,扑通跪下,“奴婢谢王妃救命之恩。”

    说完,砰砰砰的磕头。

    苏清不耐烦这些,摆摆手,“叫什么名字。”

    丫鬟道:“奴婢福元,是厨房里的烧火丫头。”

    苏清就道:“谁把你丢了井里的?为什么害你?”

    福元摇头,“奴婢不知道是谁,也不知道为何,奴婢没有仇人。”

    无缘无故,丢了一个小丫鬟到后院的井里?

    这是杀人上瘾不杀手痒?

    世上之事,皆有因果。

    苏清深深看了福元一眼,“这几天,你身上发生过什么怪事没有,或者,你和谁有过冲突没有?”

    福元摇头,“没有王妃。”

    说完,神色一滞,又改口,“就是今儿下午,奴婢被新来的总管训斥了几句。”

    被薛天训斥了几句……

    苏清皱了皱眉,“为什么训斥你?”

    福元老实交代,“谢总管想要吃一碗莲子羹清热火,奴婢恰好不在,谢总管跟前的小厮向新总管告状,说奴婢贪玩不务正业。”

    说完,福元委屈道:“王妃,真的不是奴婢贪玩,是有人和奴婢说,谢总管找奴婢有事奴婢才离开厨房的。”

    “你没和薛总管解释吗?”苏清问道。

    薛天不是不辨黑白的人。

    福元委屈的落泪,“奴婢说了,但是,那个给奴婢传话的人说他根本没有传过话,奴婢说不清楚。”

    苏清闻言,和容恒相视一眼。

    目光相碰,倒是心有灵犀。

    苏清朝福星道:“你带着福元下去吧,莫让旁人看到她,给她换身干净衣裳先住你屋里。”

    福星应了,带着福元下去。

    她们一走,容恒道:“后院那片荒芜地,倒成了他们行凶的便利地了!”

    脸色微沉。

    苏清不明白为何瘦小的福元被丢到井里还能有机会发出求救,可容恒却知道。

    “这一二年,府中不少闹出丫鬟自尽小厮失踪的事,本王懒得理会这些,没想到,这些失踪的人,竟是要把井都要填平了!”容恒冷声道。

    苏清顿时恍然。

    井里尸体太多,福元站在尸体上,正好没淹了头。

    这……命真大!

    苏清信了福元的话。

    如果没有福星救她,她再站着尸体露出脑袋,也坚持不了多久,必死无疑。

    她不会说谎。

    谢良更不会无缘无故的整这么一出。

    这厢,苏清和容恒吃过晚饭,开始逼毒。

    那厢,谢良进了宫。

    作为容恒府邸的总管,他是没资格进宫的。

    但他亲哥哥是太后宫里的总管太监,有他哥哥领着,他当然就畅通无阻。

    太后的寝宫。

    太后阴沉着脸坐在那,“出什么事了?”

    谢良出府之前,刻意往身上抹了点鸡血,仿佛是伤口崩开,渗出的血。

    此刻的他,看起来狼狈又可怜。

    太后知道苏清鞭笞了谢良,看到眼前的人,只觉得谢良衣服上的血刺的她眼睛疼。

    仿佛苏清鞭笞的不是谢良,而是她!

    谢良跪在地上,“启禀太后娘娘,九殿下府邸,有人得了猩红热,王妃却让人瞒下此事,奴才不知王妃是何用意,又不敢多问王妃,只这事实在严重,奴才不敢耽误,只好进宫。”

    谢良说的忠心耿耿又慌张不安。

    太后一听猩红热三个字,惊得失手打翻手中茶盏。

    “你说什么?猩红热?”

    谢良白着脸道:“娘娘,秦太医亲自问诊了的。”

    他敢提秦太医还给他瞧了病。

    他的身份,毕竟是个下人,让太医给他瞧病,这事私下进行就是。

    谢良说完,谢良的哥哥谢太监就道:“娘娘,这事可了不得,猩红热传染性极强。王妃……王妃她为何要瞒下!”

    语气带着不满的指责。

    太后原本阴沉惊慌的脸,骤然露出笑意。

    “不管她为何瞒下,她既是自掘坟墓,哀家就送她一程!”

    太后说完,朝谢太监道:“你带着他去见皇上。”

    猩红热何等严重,稍有不慎就要闹得满城风雨。

    苏清为了一己之利,瞒下此事,却是让全京都的人跟着送命,这还包括宫中的人!

    这次,不用她出手,皇上就要严惩她。

    到时候,只需推波助澜就是。

    得了太后的吩咐,谢太监立刻带了谢良去御书房。

    御书房门外,内侍总管福公公朝谢太监客气道:“陛下正同镇国公,文安伯说话呢,两位稍等。”

    一听是镇国公和文安伯,谢太监立刻心平气和的等,眼底飞过冷笑。

    正好,趁着镇国公和文安伯在,说出此事,定是让苏清死无葬身之地!

    谢良和谢太监相视一眼,两人规规矩矩立在那等着。

    御书房里,皇上面无表情靠在椅背上,手里转着一个手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