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第一娇 > 第二百七十八章 得志
    抽了抽眼角,苏清试探的朝容恒道:“你能接受?”

    容恒一脸情深,“只要是你,不论是什么,我都接受。”

    苏清……

    “你该不会也是个穿越货吧?”骤然,苏清狐疑的上下打量容恒,“要不然,你怎么可能这么镇定的接受我这个外来者!”

    容恒……

    虽然不太懂苏清的穿越货是什么意思,不过对照着那个外来者,容恒略琢磨一下,十分诚恳的道:“我是个土著。”

    苏清……

    大哥,你是猴子派来搞笑的吧!

    “我是认真的,我不是那个你当年在大佛寺认识的苏清,这件事,怎么和你说呢,就是,我和她,还是用同一个身子同一个名字,但是真正的她,早在三年前,就战死沙场了。

    是被一支从背后射来的箭射死的,不对,不对,我来的时候,她还没死,快死了,就在她临死的时候,我穿越来了,我的灵魂占了这具身体,她的灵魂,魂飞魄散转去轮回了。”

    深吸一口气,苏清继续解释。

    “你爱上的那个苏清,是当年大佛寺的苏清,她已经死了,现在你面对的人,是来自未来的我,我不是当年的她,哎呀,越说越糊涂,你能明白吗?”

    苏清不抱希望的看着容恒。

    容恒神色古怪的看着苏清。

    两人大眼瞪小眼,瞪了一会,容恒开口,“这些事,侯爷和母亲知道吗?”

    苏清……

    这么说,他是听明白了!

    心头一松,苏清道:“没有,我怕他们知道女儿不在了,伤心,就没说,你也不许说,反正我会好好孝顺他们。”

    容恒认真的点点头,“好,我不说,这个就是咱俩之间的秘密。”

    苏清……

    接受能力这么强!

    狐疑看了容恒一眼,苏清一甩头。

    算了,不管他是不是真的明白,权当他明白就是了。

    “好,既然你明白了,那你该知道,你爱上的人,是我这具身体的原主,你爱她,不爱我,对不对?”

    容恒沉默看着苏清。

    苏清被他瞧着心里发毛,瞪了容恒一眼,“到底明白没有?”

    容恒点了点头,“我还有个疑问。”

    苏清道:“说。”

    “按照你说的,你占据了苏清的身体,成为新的苏清,那原本的苏清,她爱我吗?”容恒一双眼睛,充满期待。

    苏清心头一颤。

    原主当然是爱容恒的。

    可她要是实话说了,容恒会不会因为原主死了而更加悲恸。

    可要是不说,岂不是原主至死都没有表达了自己的心意。

    斟酌一下,苏清决定为了原主,就让容恒独自心痛去吧。

    “她很爱你。”苏清道。

    容恒心底,轻吁一口气,面上带着浓浓的忧伤,“她,她有多爱我?”

    苏清想了一下,起身翻出一封信,递给容恒,“喏,这是她当年在大佛寺后山埋的。”

    就是那封发誓要成为大将军然后辅佐容恒登基的信。

    容恒认认真真看了一遍,“这是她写的?”

    苏清点头。

    容恒哑声低叹,“她……她真的好爱我。”

    略带颤抖的吸了口气,半阖双眸,面上带着沉湎的忧伤,“我也很爱苏清,很爱,很爱。”

    仿佛被灼伤的嗓音,带着让人无法抗拒的心疼。

    苏清……

    我就是个罪人!

    忧伤了一会,容恒看向苏清,“苏清深爱着我,我更是深爱着苏清,所以,这件事,你看怎么解决吧?”

    苏清……

    怎么,解决?

    能怎么解决!

    我也不想穿越啊,认真来说,我也是个受害者啊。

    好好地,我招谁惹谁了,在我们那个世界,我是百姓爱护的子弟兵,就算每天冲锋陷阵,我也心甘情愿。

    结果来了你们这里,我是男人的时候,倒也过得自在,成了女人,天天被人惦记着陷害。

    想到这些,苏清一肚子火,可再看容恒那张半生不死的脸,苏清心头一软,到底是自己霸占了人家苏清的身体。

    “你想怎么办?”

    容恒思忖了一会,“死者为大,我们听苏清的。”

    苏清……

    这话听着,有点别扭啊。

    容恒道:“她信上写了,希望能成为大将军,这一点,你已经完成了她的愿望,只是,她还说,要辅佐我登基,成为我的皇后。”

    苏清立刻一脸拒绝,“我和你,只是合约夫妻!更何况,你爱的是她,不是我。”

    容恒眼底忧伤微动,嘴角半翕,转而苦笑道:“嗯,所以,你只辅佐我登基便好。”

    苏清心头,忽的觉得被人拧了一把,狠狠疼了一下。

    可为什么突然疼,又不大明白。

    “但是,我们之前讲好了,你毒素清除,便与我和离。”苏清道。

    “但是,你占据了苏清的身体,难道不应该完成她没有完成的愿望吗?我又不是要求你也如她那样爱上我。”容恒一脸受伤的看着苏清。

    苏清……

    算了算了,谁让我横插你们这对鸳鸯当中呢!

    “我辅佐你可以,不过,约法三章。”

    “你说。”

    “第一,你登基之后,不许卸磨杀驴。第二,我不做你的皇后。第三……第三没有想好,等我想好再说。”

    “好。”

    “空口无凭,你写字据!”苏清起身就去端笔墨纸砚。

    容恒毫不犹豫,按照苏清要求落笔。

    写完,苏清收好字据,容恒道:“那,从今儿起,不许再提和离之事,到我登基之前,都不能离开我。”

    苏清……

    她怎么忽然觉得,这件事哪里有点不对啊。

    可到底哪里不对,想了想也没察觉出来。

    “你放心,我苏清说话,一向算话!”不想那些乱七八糟的,苏清又把容恒当成好兄弟,一拍他肩头,爽朗笑道。

    容恒……

    心头无奈一叹。

    “你睡吧,我还有点事,要去书房。”容恒满目柔情,语落离开。

    一路走得步伐轻快嘴角上扬。

    长青几次揉眼,确定自己没有看错,一脸纳罕,“殿下,什么事这么高兴?”

    容恒皱眉看他,嘴角带着忍不住的笑,“我很高兴吗?”

    长青……

    不高兴,您笑什么,您在练习强迫自己笑吗?!

    “您都笑了一路了!”长青翻个小白眼,道。

    “真的吗?”容恒眼底的笑意加浓,“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长青……

    “奴才怎么觉得,您这笑,有点小人得志的样子?”

    长青话没说完,后脑勺被容恒抬掌一劈,“胡说八道!一点规矩没有了!”

    长青……

    明明就是!

    以权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