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重生之世子宠妻记 > 第599章 圈套
    她身后,碧水也满脸惊吓地跑过来,“世子妃,咱们赶紧离开这里。”

    夏浅点头,虽然不知是谁在背后害她,但此地不宜久留却是真的,正打算离开,就听见一阵马蹄声响起,一个矮小的男子快速跑了进来,青梅和碧水忙挺身护住夏浅。

    那男子见了她们三人,居然跟见了鬼一般,猛地刹住脚,停了下来,瞪着一双老鼠眼。

    “你,你是什么人?”护主心切的碧水当下就呵斥,虽然心中还害怕着。

    青梅也全身戒备,方才那小丫头骗她们说去喝茶,借着出去拿茶叶的机会溜了出去,竟然悄悄将门给反锁上,若不是她手上有功夫,这会儿还出不来,让世子妃一人独自面对险境。

    经了方才之事,她决定以后不管再怎么样,在府外都不能留世子妃一人,今日是她的失职,回去后定要自请责罚,青梅心中甚为愧疚。

    而不待院子里众人有所反应,马蹄声已经近到咫尺间,夏浅心下一动,忽然就想到了一些事,她抬目望去,果然见自己夫君凌琰一身绛紫官袍大踏步走进院子,俊美丽的面容在看清院子里的情况后,也是震惊异常。

    “则彦,你怎么会来这里……”剩下的话不问她也知道了,怕是被人特意引到这里,为的什么也不言而喻。

    若是她没有随身携带强劲迷药的手镯,是不是就被围困在那正屋里任那贼子为所欲为,纵然青梅能寻过去解救自己,只怕也不能全身而退。

    而夫君则随后赶来,现在还不到他下值的时间,可见对方是精心部署过,她眼都不错地盯着凌琰,像看清他的表情。

    “儿,你没事吧?”凌琰并没有如她所想露出猜疑,大踏步越过那矮小男子朝她走来,“你没事吧?”

    “嗯,”她轻轻点了点头,本想问他如何到的此处,可自己如何来的也没解释,且又注意到那矮小男子趁着她们不注意就要往外窜去,她忙道,“则彦,你看那……”

    凌琰也早注意到那男子动作,伸手一挥,夏浅就见那男子扑地,顾不得跌的疼痛的膝盖就要逃,被一道暗灰色的影子快速擒住,下巴也被卸了下来,当即奋力挣扎不休。

    “屋子里有人?”凌琰低头。

    “嗯,有一个男子,被我迷晕了,”夏浅晃了晃手腕,“亏得有这个。”

    一旁的碧水不由为自家世子妃捏了把汗,方才世子妃和一名陌生男子在一间房,若是世子猜疑……

    青梅立马单膝跪地,“世子,是奴婢保护世子妃不周,请您责罚。”

    凌琰看了她一眼,不见情绪,然后示意身后的随从上前打开房门,并进去查看,随从马上出来,“世子,无人。”

    这么快的时间竟然跑了,看来还有人在背后帮忙,夏浅愈发觉得自己被牵扯进什么事件中去了。

    凌琰吩咐人细细将院子查查,他则先带夏浅回府。

    “我的马车呢?”出了院子,不见来时乘坐的车,夏浅不由又是一惊。

    “看起来被引去别处了,”凌琰打了个手势,让人去找马车。

    这个间隙里,夏浅才简单解释了几句,“我是接到姑姑的书信说她来京了,才来的此处,哦,方才还有个小丫头,这会儿也不见了,不知是不是同一伙,我在侯府姑姑那里见过她。”

    “嗯,我知道了,你没事就好。放心,这事我会好好查,那信你带了吗?”凌琰说着,就见马车从巷子一端使了过来,车夫见了凌琰,扔下缰绳就跪倒在地,“世子,方才是一个坊卒过来,说此处不让停马车,小的才将马车赶到巷子口旁边去了。”

    凌琰摆了下手,心道这坊卒也定是受了指使或者着人假扮的可能性更大,便道:“此事稍后再说,先回府。”

    “是,世子,”车夫是凌王府的家生子,自然知道今日出了事端,上了前座驾车。

    等上了马车,夏浅才问道:“则彦怎么会来这里?”

    凌琰道:“我接到信,说你今天出门时撞了人,遇到麻烦,我担心你,才赶了过来。方才那贼子是看见我来才跑出来的,想来是故意弄出动静引我注意,却不想没如他所愿。”

    “所以,他进来后,才跟见了鬼一般惊吓。”夏浅说道,又从袖子里拿出信,“你看,这是姑姑写给我的。”

    凌琰只看了几行,就皱起眉,“这不可能,季姑父我也算是了解一二,断不会做出能将你姑姑伤到如此地步的事。这信,你确定是你姑姑写的?”

    “以前在侯府的时候,姑姑给祖母的信有不少都是我念的,所以认得她字迹,”夏浅苦笑了下,“只是,这会儿看,只怕这字迹也做不得数,是假的。可是,对方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了什么?我进去那屋子里时真以为那幔帐后面的女子是姑姑的,可很快我闻到很难闻的味道才警觉起来,幸好随身还带着那银镯子,不然……”

    这会,回想起那假扮女子的男人高大壮硕身材,她才生出深深后怕。她不知对方与自己有多大仇恨,竟生出这种卑劣法子要置自己与死地,太狠毒!

    凌琰将她搂住,拍着她的背安抚,“别怕,一切有我。”

    ……

    与此同时,赵令宜拽着赵令媛的手,又是紧张又是激动,“这会儿已经动手了吧?应该能成是吗?怎么还没送信过来?”

    赵令媛朝她笑了下,“姐姐莫急,没有消息有时候就是最好的消息,咱们已经部署了这么久,不会出问题的。”

    赵令宜点头,“你说的是,保管让那人中计!没有男人能忍受自己的女人与别的男人苟且,就算没有成真,也会让世子生出厌恶。”

    这个计划还是令媛为她想出来的,用她的话说,就是釜底抽薪,虽然对女子而言有些残忍,但她实在是太喜欢凌世子,这种办法正合她心意。

    赵令媛又道:“便是此次不成,咱们也能摘出来,以后再慢慢图谋。”

    赵令宜欢喜地捧了自己的脸,“希望这次就能成功,若是能成,日后姐姐会好好感激妹妹你的。”

    赵令媛以前觉得姐姐虽然不如自己,但也算是聪慧的女子。可自从她喜欢上凌世子居然就像是变了个人,六神无主的找自己出主意,她自己好似半分成算都没有,若不是看在同胞姐姐,她又想越过她去进宫,她真的不愿趟这浑水。

    福平大长公主也想看看她们能做到哪一步,尤其是近来愈加得她青眼的小孙女的能力,但到目前为止,她对大孙女颇为失望,竟然为情而乱了心思,不堪大用,不如其妹令媛。

    况且在她眼中,一个侯府的孤女,头一个生出的又是丫头片子,比起自己的嫡长孙女并无多少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