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凰帝招夫 > 第四十一章 往事现真相始揭开
    夏溶月几次三番的给李瑞清说好话,赵向零怎么会听不出来?但她还是淡淡敛眉,将这件事盖了过去。

    看出她的避而不谈,夏溶月又叹气:“向零,那赌场的事我听说了。”

    赵向零稍稍掀开眼皮。

    夏溶月道:“这件事是澈儿不对,等到时候我去那赌场一趟,将那个妖女捉到你面前来赔罪。”

    咳咳。赵向零轻咳了两声。似乎夏溶月知道这件事的途径不是李瑞清?自己是不是误会了什么?哦,不对,她是不是也误会了什么?

    夏溶月以为赵向零咳嗽是在暗示她,笑道:“到时候将那妖女吊在给你下毒的那人旁边,吓她一吓,看她还不敢不敢勾搭我们家澈儿!”

    那个妖女……此刻就躺在你旁边……而你还叫她宝贝,要替她出气……

    “向零宝贝儿,别生他的气了,这回他不仅输掉了他自己的老婆本,还输掉了他爹的老婆本,他爹正在家里磨刀准备宰他。”夏溶月笑呵呵道,看着外头的眼底有杀气在闪,“家里没粮食了,我和落落打算炖儿子。”

    说得夸张了些,倒也**不离十。

    毕竟炖儿子这件事,夏溶月不是第一回干。

    “想想他也挺可怜。”夏溶月继续道,“要不然向零宝贝儿你就收留他一下,让他待在宫里当个抄书小官什么的,实在不行刷刷恭桶也可以。就是太监不能做,毕竟我是他娘,还不能太绝。”

    想想李瑞清去当太监,赵向零没忍住,终于笑了出来。门外传来响动,似乎是有人站不住。

    笑着笑着,嗓子一苦,一口黑血吐了出来,夏溶月将早搁在一旁的痰盂取来,接住那口黑血。

    “成了。”夏溶月笑,“余毒已解,你无大碍。”

    原来,她故意的逗着赵向零,就是为了叫她沉在丹田的那口毒血吐出来。

    “夏姨,你又救了我一命。”赵向零笑道。

    夏溶月转念,也笑:“如果你要说报答就算了,落落已经以身相许给我了,如果你也要以身相许的话,其实我觉得澈儿也不错。虽然是挺糟糕的,但是也没那么糟糕。”

    门外,有人轻咳两声。

    赵向零望着门外那抹剪影,知道那是谁,大声笑道:“以身相许就算了,不过可以给个名份,毕竟朕怜香惜玉,不会白白糟蹋了左相的清白。”

    门外剪影消失,脚步声渐远,李瑞清落荒而逃。

    再重重咳嗽两声,赵向零眼前发乌,好半晌都没缓过气。

    夏溶月摇头:“你们这又是何苦。澈儿也是,非得当个劳什子左相,提到这个左相我就气不打一出来,你说说他,非要参加什么科举,非得趟浑水,也不知这又危险又没钱的左相究竟有什么好当!”

    “或许是有其他的想法。”赵向零低声,隐晦道。

    “什么想法能比命重要!”夏溶月皱眉,脸上终有一丝怒气,“你不知,三年前他寻到我,差点死在了山门外。我以为这次他又快要死了,才会记起我!”

    三年前?赵向零捉住了一句话的关键:“我怎么不知这件事?”

    握住夏溶月的手,赵向零坐起身。余毒已清,她底子好,喘口气就觉得没了大碍。

    “那时你忙着处理宫中动乱,哪里忙得过来。”夏溶月叹,“况且他有心瞒着你,闭门不出,你当然不知道。”

    “虽说我嘴上不待见他罢,但也毕竟是我儿子,我唯一就这样一个儿子,若死了,以后可没人替我披麻戴孝。”

    “夏姨,这件事你能不能详细同我说说?”

    “对,越详细越好。”

    “嗯,很重要。”

    根据夏溶月的描述,赵向零大抵知道了李瑞清三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他受了很重的伤,几乎只剩下半口气。刀伤,剑伤,明显是一场劫杀。

    他究竟做了什么没有人知道,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绝不是他将宫中的防布图偷了出去。

    如果他交出防布图,铧王一定会将他奉为座上宾,绝不会派人刺杀他,而且是这样的不遗余力。难怪当初自己斩落铧王的时候并没有费太多气力,原来是已经有人帮自己处理了一道。

    也难怪,那次变乱他没有出现,不是因为在暗中伺机待发,而是因为他根本就没有办法出现。一个快要死的人,如何出现在朝堂之上?

    所以,偷出防布图的另有其人。

    “向零?”夏溶月挥挥手,打断赵向零的思路。

    赵向零笑:“夏姨,有件事我必须同你交代。”

    说着,她招手,示意青瓷将自己桌上的那只梳妆盒取了过来。

    将那梳妆盒递到夏溶月手中,赵向零道:“夏姨,前些日子同瑞清赌博的那个妖女,是我。”

    “哦,原来如此。”夏溶月点头,然后瞪大眼睛,“什么?居然是这样?”

    赵向零以为她在生气,忙道:“这件事……”

    “这个混小子,是我小看他了,居然聪明得很。”夏溶月沮丧,“向零宝贝儿,你可别轻轻松松被他骗了,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

    某处深山之上,李落打了个喷嚏。他眯眼,觉得一定是自家媳妇又在惦记自己。

    赵向零笑:“李瑞清不是东西。”也不知是在辩护还是在骂他。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夏溶月打开看一眼梳妆盒里头的银票,又合上给赵向零,“你赢来的,要么收下,要么自己还给那混小子去,我和他爹还不至于差银子。”

    说着,她起身:“既然余毒已清,我就不久留了,家里还有人等着我回去,可能现在已经饿死尸体都凉了。”

    深山上,李落又打了个喷嚏。眯眼,怎么媳妇去了这么久还不回来?混蛋小子,长这么大了还和自己抢女人!也不知道回家看看,就知道抢人!

    赵向零不方便起身,李瑞清送着夏溶月出了宫,又命石流护送夏溶月回去,才返回梧桐宫。

    这些天,赵向零一直都睡在他这里。主要是因为她自己的宫殿全是陷阱,无人可入。

    只是究竟要不要去看她,李瑞清有些犯难。

    想来,她是不愿意见到自己的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