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凰帝招夫 > 第一百九十四章 李瑞清二度骗向零
    又是掐她又是弹她,简直不将自己放在眼里!

    “这不是怕某些人魔怔,又爬到高台上去喝酒?”李瑞清瞧见前头有几个侍女朝这边走来,提着赵向零的胳膊将她拎上了树。

    上回赵向零跳阁的事情,他还心有余悸。

    赵向零心里有愧,笑笑,没有再接下去这个话题。

    她道:“瑞清,你说赵瞬究竟会被禹家藏在哪里?”

    李瑞清摇头:“我让人对过织造府上所有人的名单,全都能对上,没有不明身份的人。”

    也就是说,整个织造府上,没有一个能和赵瞬对上。

    所有人的来历都清清白白,绝没有半点参假的可能。

    赵向零微微眯起双眸,冷笑一声:“哼,莫非又是一出狸猫换太子的好戏?”

    如果每个人都有对应的身份,但赵瞬又一定在他们之中,唯一就只有替换这一种可能。

    “府上没有琉璃瞳色的人。”李瑞清道。

    赵瞬的母亲曾是国公主,他的瞳色与他母亲一样,都是蜜色的。

    “这倒有些麻烦。”

    不知道这世上,有没有什么改变瞳色的法子。

    赵向零想得出神,没有注意到前头奔来的马车。李瑞清只好拉着她往旁边走:“赵向零,麻烦你瞧着点路!”

    抬头,瞧见离得尚远的马车,赵向零白他一眼:“你不是看着么?我严谨的国师大人!”

    两人拉扯间,马车从他们身旁侧过,没有人抬头看车一眼,更没有人瞧见马车上车帘边那张震惊的脸。

    禹思秋。

    她倚在马车车窗上,原本只是无聊看看风景,没想到竟然听见了很熟悉的声音。

    再一看,她忽然浑身颤抖,削瘦脸上煞白一片,没了血色。

    下头那两个说笑的人物,就算是化成灰她也认得出来赵向零和李瑞清!

    尤其是李瑞清,如果说当初对他的喜欢有几分,那么现在她对他的惧怕就得翻倍。

    就是他,威胁自己吃下毒药,也是他,冷血绝情不留半点情面。

    “姑娘?”旁边的小丫鬟见她面色不对,关切道。

    “无事。”禹思秋仍旧颤抖。她轻咬下唇,逼迫自己镇定下来。

    为什么这两个本不该在这里的人会出现在这里?他们究竟是什么目的?

    吃了诺大的一次亏,禹思秋终于学会了思考。她想来想去,也觉得只有一种可能。

    他们,是冲着姐姐姐夫来的!

    不行,绝不能让他们得逞,自己要赶紧回去告诉他们!

    禹思秋握紧手,将衣角揉得满是皱痕。

    ===

    赵向零趴在床上,胸前垫着个枕头,从头边随意抽出一份情报。

    这是东林调查所有有关织造府这三年来的全部资料,连同每个人的画像。

    随意看两眼,赵向零丢到一旁,又去抽另一张。

    李瑞清叹气,将她看过的情报收拾好,整理成堆,搁在一旁。

    坐在赵向零身侧,瞧见她勾腿哼着小曲儿,一边看一边扔,别说正形,连个人形也没有,李瑞清忍不住道:“要看就坐正好好看。”

    旋腿转个身,赵向零嬉皮笑脸:“好呀,瑞清你说,怎样才算是坐正?”

    李瑞清瞧着她露在外头的半截腿,叹气,自认栽在她手里,抱来被子替她盖好:“罢了,不求你坐好,被子盖好,不难罢?”

    赵向零裹着被子,重新趴下:“迂腐!”

    “怕你着凉。”李瑞清道,回到桌前坐下,继续他方才没有完成的事情。

    他在用玉石刻一方印。

    赵向零瞧不清楚他在刻什么,但瞧他时而拧眉,知道没有那么顺利。赤脚下床,赵向零蹑手蹑脚走到他身后,瞧见他手下的印章正是今日从许步宣那里取来的模板。

    “你还会仿制印章?”赵向零拖来一把椅子,坐在他身旁。

    李瑞清将刻刀下玉屑吹去,应了声:“嗯。”

    为了复制两枚完全一样的印章,李瑞清将原章拆成了三个部分,一点点复原出来。

    大概是为了防止模仿,许步宣的这只印很复杂,哪怕拆解开来,也叫人眼花缭乱。

    赵向零没有打搅他。坐在一旁,她低眉瞧着他一手按着玉印,一手拿着刻刀,一点点雕琢,对照图纸分毫不差地复刻出来。

    他很认真,烛光印在脸上勾勒出脸侧微微的弧度,手指同玉石一色,甚至比它还要更润一些,划动摩挲间……

    赵向零忽蹙眉头,将不适感强行压了回去。

    她笑,搓搓自己手臂:“好冷,我要去睡了。”

    李瑞清这才抬头,瞧见她脸色确有几分苍白,又见她只穿着单衣就坐在自己旁边,皱眉:“你这样若是着凉,我可不管你。”

    嘴上虽这样说,还是起身去将被子理好,唤赵向零赶紧去睡。

    但赵向零没有动。她笑着,伸手道:“除非你抱我,否则我不要动。”

    李瑞清摇头,又走过去要抱她起身,不料赵向零倾身,张口吐出一口血来。

    星星点点,溅在李瑞清白衣之上,格外刺眼。

    赵向零见他衣服脏了,执起一角随意擦掉唇边的血,笑得愈发灿烂:“啊,抱歉,还是没能忍住。”

    李瑞清知道,是她的胎毒又发了。

    大概忍了许久,实在忍不住了才告诉他。

    瞧着她脸上笑容明艳,又瞧她没有半点血色的脸,李瑞清心中大恸,却也忍着不表现出来。

    他手指微微有些颤抖,但还是很快从怀中取出只赤色药瓶,倒出一枚黑色光滑的药丸:“张嘴。”

    赵向零见这药丸同之前不一样,方张嘴咽下,登时觉得头脑昏沉,遂问:“这是什么?”

    “吃了好睡觉。”李瑞清弯身抱她起来,“睡着了,就不会疼。”

    他脸上分明写着生气,赵向零知道自己的举动又叫他不悦,笑道:“哇!瑞清,你真是聪明,朕都没有想到这样好的法子。”

    口中药味愈发浓郁,赵向零往他怀中缩缩,打了哈欠,没听到他的回答就睡着了。

    李瑞清抱着她,替她盖好被子,确认她已经睡熟。

    药效他亲自确认过,绝对不会有问题。这一觉,她能睡到天亮。

    可哪怕是睡着了,她也并不安稳。原本强行舒展开的眉拧在一起,整个人也疼得蜷缩起来。

    李瑞清骗了她,睡着了,也还是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