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耕农人家:山里汉,俏娘子 > 第667章 未婚妻
    只等她长大、他回京,他们便可完婚。

    在他看来,这是理所当然、水到渠成的。

    他从未想过悔婚这种事,父亲母亲也从未有过这等念头。

    他也不会因为她没了父母而看轻她。

    可没想到的是,三年大概是三年多前,她竟会失踪!至今下落不明。

    他做事素来有自己的章程和坚持。他觉得她应该还活着,在没有得到她确切的消息之前,他不会做任何决定。

    崔静兰的父母当初对她的失踪深为自责与愧疚,信誓旦旦的表示一定会尽全力、用尽所有办法去找人。

    他觉得也是这样,便也没有对此事上什么心。

    可是崔静兰,怎么会生出这等取而代之的心思?她究竟是从什么时候有这心思的?那么,崔家人到底有没有认真寻找她?

    郑冠卿觉得,自己真是后知后觉了。

    他与他那未婚妻细算起来是远房表兄妹,崔静兰也一直表哥表哥的随着她叫自己,自己也每当回事。

    可是,他怎么就那么糊涂呢?她平日里“表哥表哥”的叫着,听起来其实真的很......

    虽然不知道自己那未婚妻究竟是死是活、会不会被找到,但郑冠卿很清楚,无论结果如何,他都不可能娶崔静兰的。

    崔静兰、崔家,可配不上敏国公府的门第。

    对了,他那未婚妻叫什么来着?苏......苏晴?苏锦?记忆既久远又模糊,加上他对此也一向来不怎么上心,这一时半会儿还真想不起来。

    苏......他脑海中浮现另一张面孔,冷静、睿智、大气而明朗坦荡得不似女子,替他取箭头的那位秦夫人,似乎也是姓苏吧?

    郑冠卿不觉莞尔,轻笑着摇了摇头。怎么好好的想到了秦夫人呢?

    或许,是那样的女子太特别、太不同寻常了吧?

    回到自己家里,看到秦朗目光沉沉,苏锦反倒笑了起来,在他脸上捏了一把好笑道:“替我不平呢?嗯?”

    秦朗捉住她的手轻轻叹息一声,片刻方道:“早知如此,我不会让你去。我倒要看看,那位崔小姐会不会亲自上门来请!”

    她不是一副为了郑大将军什么都可以做的架势吗?看看她会不会在阿锦面前磕几个头。

    苏锦笑笑:“那女人跟罗紫苑一样都是疯子,不,比罗紫苑疯的更厉害,我不跟疯子一般见识!”

    秦朗也好笑,有点同情郑大将军了:“郑将军真可怜。”

    被两个疯狂的女人盯上缠上。

    苏锦笑道:“你们男人不是应该心里头很得意才是吗?有人为之疯狂呢!”

    秦朗顿时有点毛骨悚然,想也没想便摇头:“得意?疯了才会得意吧!幸好,我只有阿锦!”

    苏锦大笑。

    次日上午,秦朗陪着苏锦上郑将军府去复查。

    昨夜林小雨和林平守在此,虽然伤口问题不大,但郑将军身份摆在那,苏锦昨儿也不可能治好之后一走了之。

    林小雨、林平执弟子礼,恭恭敬敬将她夫妻两人接了进去,顺便禀报了昨夜状况。

    伤口发炎,郑大将军发了点儿高烧,不过那是正常反应,情况也在可控范围之内,用了退烧药很快郑大将军便退下了热度,安然入睡。

    这就好,苏锦点点头,那么,她做个常规检查也就行了。

    苏锦有些诧异,没有在郑大将军处看见那位崔小姐。

    但这对她来说是好事。

    郑大将军精神看起来比昨天好了许多,气色好了不少,眼神也更加明亮锐利了,苏锦进去的时候,他靠坐在床榻上,看到是她,眼神温和了几分,冲她含笑点头招呼:“秦夫人!”

    “看来将军恢复的挺好。”苏锦笑笑,替他做了常规检查,看了看伤口,便向两位军医笑道:“既然平安过了昨夜,便不会再有什么意外,这几日我便先不过来了,等伤口要拆线的时候我再来。”

    胡军医、刘军医点点头:“我们会照顾好将军,倘若有什么疑难之处,再去向秦夫人请教。”

    “两位大人客气!”

    寒暄几句,将事情交代好,苏锦便告辞离开。林小雨和林平也随她一道走,两人回去休息休息,便要去医馆里帮忙。

    不想,苏锦会被崔静兰拦住了去路,崔静兰看她的目光有些复杂。那复杂纠结的程度令苏锦无语。

    所以,这个女人对她到底是何等的如临大敌?看她的目光才能复杂纠结成这样?她之所以跟郑大将军接触,只因为她是一名大夫好么!

    “秦夫人,我能不能单独跟你说说话?放心,就在那边花圃旁边,不会走远。”

    “好啊,”苏锦眼神示意止住了欲出声的秦朗,微笑点点头:“崔小姐请。”

    崔静兰已经打好一肚子说服她的腹稿,没想到她这么轻易便答应了自己,微微有些意外,脸色沉了沉,走了过去。

    “快去快回,我在这等你。”秦朗轻轻拍了拍她的手。

    苏锦冲他点头笑笑。

    站在崔静兰对面,距离至少有五步远,这地方也很空旷,推倒摔跤这种把戏料想正常人也没法玩。

    “不知崔小姐想说什么?”

    崔静兰不语,目光似平静似隐晦似别有意味的看着苏锦,视线恨不得盯在她脸上把她的皮给扒下来。

    饶是苏锦内心够强大,也被她这种古怪莫名的目光弄得心里有点毛毛的。

    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苏锦轻笑:“崔小姐,我这张脸莫非有什么不妥啊?”

    “啊?”崔静兰一惊回神,收回了目光,居然冲苏锦微微屈膝施礼:“昨日是我失礼了,还请秦夫人不要跟我计较,我也是太担心表哥了。”

    苏锦一怔。

    崔静兰那厢继续道:“都是为了保护我表哥才会受伤弄成那样,秦夫人你不知道,表哥护着我替我挡箭的那一刻,我真的害怕极了!最不想伤害他的人是我,可是却因为我而害他受伤......如果他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叫我怎么活!昨儿我整个人浑浑噩噩的,满心里都是害怕和担忧,心乱如麻,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做了什么。我不该那样对秦夫人!”

    --------

    那个,写完这章我会挨打吗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