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将军令:夫人请矜持 > 第43章 奇异的感觉
    相反的,他的指尖乃至他的手掌和整个臂膀,都似生出了记忆。

    到了现在,依旧残留着与乔瑾瑜接触时的清晰触感,那般柔软,那般温暖。

    那触感好似会生热会生电,顺着他的臂膀,渐渐蔓延至他的心房,激出某种奇异的难以言说的感觉。

    似乎有些麻,又似乎有些痒。

    这样的感觉,于赵括而言无疑是陌生和新奇的。

    新奇到,他唯有将拢在袖子里的手悄悄紧握成拳,方才能压制住心底那股异样的感受。

    眸子闪了闪,赵括转过身,一边慢步走着,一边寻思话题,以分散自己的心思。

    “你这几日频频外出,可是遇上了什么事?”

    频频?

    她哪有频频?

    她统共也就离开过赵府两次好吗?

    心底腹诽着,乔瑾瑜小步跟在赵括身后,语调婉转地道:“我寻了份活计,专门教酒楼的厨子做菜,以此换取些银两。”

    “教酒楼的厨子做菜?哪家酒楼?”

    赵括觉得很不可思议,连尾音都不自觉比平时高了些许。

    将军大人,不过是教人厨子而已,你用得着这么惊讶吗?

    眉尾抽了抽,乔瑾瑜答:“春秋酒楼。”

    赵括仔细搜刮了一番脑海中的记忆,最终想起来,他确实有看到过春秋酒楼的招牌,但他不曾进去过,是以不知道经营春秋酒楼的都是什么人。

    “那家酒楼的人可还可靠?你又是如何招惹上方才那伙人的?”

    乔瑾瑜心里好累。

    哪里是她招惹李掌柜他们?

    分明是李掌柜老眼昏花瞧不起人,看不出她身怀绝技将她赶出酒楼。

    又无容人度量内心污浊,想劫了她断了春秋酒楼的生路还同时大赚一笔。

    从头到尾,她都很无辜好吗?

    她只是想凭自己的技艺赚取点钱财而已。

    心底叹了口气,乔瑾瑜将她和李掌柜之间的瓜葛简单地说了一遍。

    赵括听她平缓陈述,已经平息的怒火再度复苏。

    “一直以为信阳律法严明民风淳朴,不曾想到,在我眼皮子底下,竟还有人胆敢枉顾律法为非作歹。”

    “看来,寻个时机,我该好好拜会一下本地的知府了。”

    拜会知府,这是想让知府好好整顿一下城里的风气?

    对政务方面的事情不是太懂,也不清楚赵括和那位知府是否有着什么关系,乔瑾瑜想了想,道:“将军,你今日的相亲怎么样了?那位姑娘,可是已经回去了?”

    赵括未曾料到她会问这个问题,愣了那么一会儿。

    待思绪回笼,刚才被他压下去的那股异样感受竟又重新拢上心头。

    赵括捏了捏拳头,语调有些生硬地道:“已经回去了。”

    “那将军觉得那位姑娘如何?之前见过的那两位姑娘又如何?”乔瑾瑜趁机问。

    虽然以她判断,就赵括这般古板的性子,是不可能轻易对女子动心的,但从赵括这里得到亲口回答,总是要保险一些的。

    重点是,今天她是个受害者,有了受害者这层身份,她可以乘机打探一下赵括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姑娘。

    过了今日,她再想问,赵括可就未必愿意回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