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将军令:夫人请矜持 > 第75章 家世来历
    温庭钧失笑,“倒是难为你一直记挂着店里的生意。走吧,去后厨,张达他们可是等着你指点。”

    将账册收进柜子,温庭钧从柜台后走了出来,替她挑起通往后厨的帘布。

    她跟着温庭钧来到厨房时,张达他们正忙得不可开交。

    “师父,你来了。师父你先去旁边的茶室坐着歇会儿,等我炒完这剩下的两盘菜就过来找你。”

    乔瑾瑜也不想在厨房白白熏油烟,就先去了茶室。

    温庭钧是个生活精致的人。

    茶室里除了存放着酒楼以往的账册,还放了许多文学典籍,以及反应各地民生百态的杂记。

    在茶室正中,则规规矩矩地安置着一张桌子。

    桌上摆着一盆乔瑾瑜叫不出名字的花,和一套看着有些年头的茶具。

    茶具的料子,应该是上等的紫砂,泡茶最好不过了。

    此刻桌上的小茶炉正烧着热水,汩汩热气蒸腾而出。

    在这日渐寒凉的时节,瞧着让人心头颇觉温暖。

    “坐吧,想喝什么茶?”

    温庭钧语声温润,像极了醇厚回甘的绿茶,将乔瑾瑜心头因连日忙碌生出的燥意都拂去不少。

    她依言坐下,浅笑晏晏。

    “随便吧,我这人对茶没什么研究,品不出好坏来。”

    温庭钧笑笑,从中间的茶叶罐子取了些茶叶放进茶盅里。

    随后用锦帕包住茶壶的手柄,提起茶壶将滚烫的热水倒进茶盅。

    乔瑾瑜看他连泡茶的姿势都这么优雅悦目,忍不住道:“其实我很好奇,温公子先前都是做什么的,为什么会到这信阳城来?”

    在茶室外晃悠的赵管家听闻此话不由悄悄竖起耳朵。

    自从赵括下了吩咐,但凡得空,都是他负责接送乔瑾瑜往返酒楼。

    温庭钧举止从容地将盛了茶汤的茶碗放到乔瑾瑜身前,然后自己也倒了一碗,浅浅地抿了一口。

    他似乎对自己泡的茶很是满意,眉目间都展露着舒爽的神态气韵。

    随后他放下茶碗,笑睨着乔瑾瑜,眼神温软似含春风。

    “你觉得我像是做什么的?”

    乔瑾瑜被他这眼神看得心房一颤,心头涌出股怪异的感觉。

    将心头的异样压下,乔瑾瑜眨眨眼,将温庭钧上下打量一遍,佯作认真道:“我瞧着,你家中非富即贵,你爹要么是做大官的,要么就是做大生意的,家产富可敌国的那种。”

    “至于你,应该是家中很得宠的小儿子,仗着父亲的宠爱无法无天,才胆敢跑到信阳城这么偏远的地方来经营酒楼,还将酒楼经营得这么惨淡。”

    温庭钧被她的话给逗笑,“你的话只说对了一半。”

    乔瑾瑜扬眉,“哦?哪一半说对了?”

    “我父亲确实是做官的,不过却是不值一提的小官,远远比不上赵将军的品级。至于我……”

    似乎想起了某些不开心的往事,温庭钧清润如玉的脸庞,笑意比以往淡了几分。

    “在家中并不受宠。我爹妻妾众多,子女也多,我娘在他心中排不上分量,我在他心中,就更没什么分量了。”

    乔瑾瑜怔了怔。

    她这是不小心勾起人家的伤心事了?

    真是罪过罪过。

    她就不该没事好奇别人的家世来历的。

    可这说出去的话,就相当于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了。

    咋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