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将军令:夫人请矜持 > 第104章 用情至深
    小家伙一边咋呼着,一边走向那堆东西。

    待看清箱子里装着很多白花花的银子,小家伙吓得猛地倒退几步,栽进旁边的椅子里。

    “怎么……怎么会有这么多银子?”

    怕他吵着了众人,杜氏赶忙上前将他拉进了怀里,让他安静别说话。

    乔大柱看了眼那箱银子,面色忽然严肃起来。

    “将军,锦缎我收下,将来再当作瑾瑜的嫁妆,给她做些衣裳一起带过去。”

    “但那箱银子,还请你拿回去,我不是卖女儿。”

    乔瑾瑜正好泡好茶端进来,赵括瞥她一眼,道:“伯父,我明白你的意思,但也请你明白,这些礼金并不是用来买下瑾瑜一生,这只是我和我娘对她的一点心意,对你们的一点心意。”

    “从今往后,你们也是我赵括的父母,我理应同她一般孝顺你们。这些银子,便是我孝敬你们的。你们若是不肯收下,便是不肯接纳我这个女婿。”

    “……”

    乔大柱怔住,一时竟接不上话。

    杜氏看看默默布茶的人,又瞄了瞄赵括,道:“大柱,你就收下吧,将军待瑾瑜也是一片真心。你不收,倒是真的枉顾了将军的心意。”

    乔大柱看了看她,见她眼神温软清澈,面色渐渐松动。

    他知道,杜氏是怕他倔脾气上来,伤了赵括和乔瑾瑜之间的情分。

    “既是如此,那这些银子我便收下了。”

    乔瑾瑜从头到尾都没插嘴,一个是她父亲,一个是她未来老公,彩礼和婚事的事,交给他们商定就可以了,她用不着操心。

    给赵管家和小四送完茶以后,她来到乔怀安跟前,摸了摸他的头。

    “你今日怎么这般早就回来了?莫不是逃学回来的?”

    乔怀安赶紧摇头,就怕自个儿姐姐误会他逃学了伤心。

    “我没有逃学,连先生病了,今日没有上课。”

    “没有便好,你若不用心跟着连先生学,姐可是会罚你。”

    “阿姐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学。就算将来不能做官,也一定要做个会挣钱的贵人,保护爹娘跟你!”

    乔怀安郑重其事地保证,末了大眼睛偷偷瞅了瞅赵括,扯扯乔瑾瑜的袖子,压低声音问:“阿姐,以后将军便是我的姐夫了吗?”

    乔瑾瑜看了眼旁边的人,笑了。

    “是啊,以后将军便是你姐夫了,你高兴吗?”

    乔怀安“嘿嘿”地笑,“阿姐高兴,我便高兴。”

    赵括和乔瑾瑜并未在乔家久留,赵管家问乔大柱要了乔瑾瑜的生辰八字后,一行人便启程回了赵府。

    乔大柱和杜氏在整理那些彩礼时,发现礼金箱子里放着的房契,都惊讶极了。

    杜氏不识字,乔大柱认识的字也不多,但房契二字,乔大柱却是识得的。

    两人猜测,那张房契,应该是他们现在住的这间院子的。

    杜氏感慨:“看来,将军对瑾瑜用情至深。也幸亏你刚才听了我的话,不然,瑾瑜夹在你们中间,该难受了。”

    乔大柱想想也觉得是。

    他看得出来,赵括是个重情重义的人,也是个极有原则且坚持原则的人。

    他若不退让,最后如果争执起来,为难的可不正是乔瑾瑜吗?

    他看看礼金和首饰,道:“这些银子和首饰你收起来放好,等瑾瑜出嫁的时候,首饰便当作她的陪嫁。”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