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将军令:夫人请矜持 > 第146章 难能可贵
    “哈哈!说得好!”

    刚找回女儿,寒城瑾龙心大悦,笑得很是开怀。

    “皇后,你这就去太和殿,告诉众卿朕已寻回失散多年的金枝玉叶,朕等会儿再过去同他们一起庆贺。”

    “是。”皇后站起身,看了看乔瑾瑜,笑容温和地说:“陛下就同公主先在此说些体己话,不过也切莫耽搁得太久。”

    “毕竟陛下和公主才是今晚的主角,你们两人都不在,这晚宴可就没什么意思了。”

    寒城瑾习惯性地捋了捋胡子,笑道:“皇后放心,朕心里有分寸,朕与瑾瑜稍后就过去。”

    “那臣妾就先告退了。”

    “唔,去吧。”

    皇后走后,寒城瑾看看候在一旁的赵括和严氏,笑了笑。

    “都坐吧,跟朕好生说说,你们与瑾瑜是如何相识的。”

    “瑾瑜,你也和朕说说,这些年你都是怎么过的,你娘她……又是何时过世的。”

    想起乔瑾瑜的娘,寒城瑾的脸色不由黯淡了几分,刚寻回女儿的欣喜和激动,都盖不过那份伤感和失落。

    乔瑾瑜对自己那位便宜娘亲知之甚少,更不知晓她娘与寒城瑾的过往。

    但她看得出来,寒城瑾对她的生母,是十分珍视的。

    这样的深情放在皇家,实在是难能可贵,她因此对寒城瑾生出几分好感来。

    在心里酝酿片刻,她将乔大柱告诉她的那些事,都如实告诉了寒城瑾,也顺带将自己与严氏和赵括相识的始末简单地说了一下。

    说到她娘因为生她难产去世的时候,她清楚看见寒城瑾的眼中有水光在滚动。

    但他显然不想被人看见自己落泪的一幕,很快就将水光逼了回去。

    待她说到自个儿被村里的人逼得进城寻求庇护时,寒城瑾气得一掌拍在桌上。

    “真是放肆!胆敢欺辱朕的女儿,此等狂徒就当直接诛杀!”

    拍完桌子寒城瑾睨向一旁的赵括,脸色有些冷。

    “当地的知府都是怎么断案的?这种狂徒怎能放过!”

    “这事,其实也怨不得当地的知府。”乔瑾瑜笑着道,就怕寒城瑾将火气都撒到赵括身上。

    “毕竟当时他审案的时候,并不知晓我是父皇您的女儿。”

    她这声“父皇”说得极为顺溜,寒城瑾听得怔了怔,心间随即就被柔软填满。

    “说到底,是父皇对不住你们母女,如果当初父皇能早些找到你母妃,你母妃说不定也不会这么早就去了。”

    寒城瑾语气感慨,脸色也透着几分迷离,似乎又陷入了久远的回忆当中。

    乔瑾瑜很是好奇两人当初的故事,但一想到今日是寒城瑾的五十大寿,提这些伤感的事貌似有些不合时宜,便按下了想要问个究竟的心思。

    肚子饿得咕咕叫,她摸了摸自个儿的肚子,道:“父皇,那些大臣恐怕还等着您回去主持寿宴,不如我们便早些过去吧。”

    “而且,儿臣实在有些饿了,有什么事,等吃饱喝足之后再细说不迟。”

    寒城瑾也是文武兼重的帝王,年轻时常年习武,耳力比起常人来自是要灵敏得多,他也听见了乔瑾瑜肚子叫唤的声音,笑了笑。

    “既是饿了,我们就先过去吧。”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