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将军令:夫人请矜持 > 第195章 还回令牌
    寒明玉整张脸白惨惨的,瞧不出一星半点儿的血色。

    瞧着寒城瑾脸上似是失望和痛心的神色,她只觉身体仿似掉进了寒潭里,冷得她直想哆嗦。

    完了,她这回是真的完了……

    乔瑾瑜瞅了瞅某只鹦鹉,心底默默翻了个白眼。

    现在才想起来为她作证,早干嘛去了?

    它要是个人,如果她正等着人救命,等到它出手相救时,她怕是早就已经没了命了。

    收回目光,瞥了眼脸色惨白的寒明玉,乔瑾瑜端正了脸色,道:“我那只鸟的话暂且不管,不过十姐,容我提醒你一句,我今天不是空着手进宫的,我手里提着鸟笼。”

    “我倒是想问你,我一只手提着鸟笼,另一只手拿着匕首,哪里来的第三只手把刀鞘偷偷塞到你袖子里?真要是我放的,你身边跟着那么多人,会没人看见?”

    “还有一点你得知道,我如果真想取你性命,我不会往匕首上涂抹一种轻易能解的毒,至少是秦太医他们一时半刻验不出来的毒,以确保没人能救得了你。”

    说到这里,乔瑾瑜停顿了一会儿,才道:“当然,最最重要的一点是,我没那么蠢,会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害你!”

    这也是乔瑾瑜最最不能容忍的一点。

    寒明玉这人自己蠢也就罢了,偏偏把她也想得那么蠢?

    真是让人火大!

    该说的都已经说了,剩下的,便是要看寒城瑾准备怎么责罚了。

    摸了摸怀里的令牌,乔瑾瑜杏眸微闪,摸出令牌放到一旁的桌上。

    “父皇,这块令牌您收回去吧,我不要了。”

    寒城瑾一怔,看看令牌再看看她,脸色蓦地沉了下来。

    “瑾瑜,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

    “我知道。我也知道,今日种种是因何而来。”乔瑾瑜眼神坚定。

    “这一切的一切,不管是昔日如贵妃蓄意造谣污蔑母妃,还是今朝十姐刻意自残栽赃陷害于我,皆是因为父皇您要我认祖归宗而起,因为父皇您对我的格外恩宠而起。”

    “我这人自幼生长于山野,过惯了逍遥自在的日子,实在无力应对不知道何时会从哪里冒出来的明枪暗箭,也适应不了像这样勾心斗角,每日都得防着他人暗算自己的生活。”

    “所以,我仔细想了想,这认祖大典,不若便取消了吧。这般一来,我便仍是从前的乔瑾瑜,不是南齐国的公主,旁人再也无需嫉妒父皇您对我的恩宠,也不会再想方设法来陷害我了。”

    寒城瑾脸色很难看,“你这是连父皇也不想要了?”

    “不,当然不是。父皇您依旧是我的父皇,您在我心中的位置永远都不会改变,只是省了一些形式而已。”

    说着,乔瑾瑜朝寒城瑾躬了躬身,态度甚是恭敬,却也透着无言的疏离。

    “父皇,既然事情的真相已经大白,那我便先告退了。”

    躬着身后退了几步,乔瑾瑜这才转身走向不远处的鸟笼,提起鸟笼就往外走。

    小团子歪着脑袋瞅了瞅她,问:“公主,你不开心?”

    那群小婊砸,敢欺负它家小魔女,真是坏透了!

    以后要让它碰上他们,定要把他们的脸给啄烂了!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