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将军令:夫人请矜持 > 第203章 不舍
    晃眼认祖归宗的日子到来。

    早早的,乔瑾瑜就被绿珠和红梅从被窝里挖了出来。

    二人伺候她洗漱完后,又合力为她穿上寒城瑾命人送来的宫装,替她梳了发髻,便将她送上了来接她入宫的马车。

    所谓的认祖归宗,便是在供奉寒家先祖牌位的祠堂,祭祀敬祖,昭告寒家的列祖列宗,寒家遗落民间的血脉回归大统。

    等到祭祀典礼完成,再在皇室玉牒上添上新成员的名字,事情就算圆满落幕了。

    祭祀典礼并不繁杂,由钦天监的祭司诵读一段冗长的祭祀经文,焚烧完香火,乔瑾瑜再对着寒家祖先的牌位磕三个响头,也就结束了,前后总共花了不到半个时辰。

    祭祀结束,由寒城瑾亲自提笔在玉牒上加上乔瑾瑜的名字,以及生辰八字,至此,乔瑾瑜便是正儿八经的皇族公主了。

    不过,玉牒上添加的名字,自然是寒瑾瑜,而不是乔瑾瑜。

    “寒瑾瑜寒瑾瑜……总觉得还是以前的名字叫着顺口。”

    乔瑾瑜在一旁小声嘀咕,不想她的话全被刚放下笔的寒城瑾听了去。

    寒城瑾转过身,眼神温和地凝着她。

    “叫着叫着就顺口了,记住,从今往后,你姓寒,不再是姓乔,你是我寒家的子孙。”

    “是,儿臣知道了。”乔瑾瑜乖顺地点头。

    她是无所谓姓什么的,不管姓寒还是姓乔,她都是她。

    参加祭祖的陪同人员都退了出去,寒城瑾来到她身前,眉目柔和地问:“你和赵括已经定了回信阳的日子是吧?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动身?”

    “三月十五。”

    “十五?这么快?”寒城瑾有些惊讶。

    但他转念一想,赵括身为驻守信阳的主将,自然不能离开信阳太久,不过终究有些舍不得自己才认回没多久的女儿。

    “没几天了,这最后几天你多进宫陪陪父皇。你这一走,父皇可要好几个月才能再见到你了。”

    乔瑾瑜有些理解寒城瑾的心情,爽快地答应了下来。

    “父皇放心,儿臣定当每天都进宫看你。”

    往后的每天,乔瑾瑜都遵照约定进宫探望寒城瑾,且每天都比以往在宫中逗留的时间久,寒城瑾格外珍惜父女二人独处的这段时光。

    只是,寒城瑾再不舍得与自己的女儿分开,三月十五这天还是来了。

    散朝后,换下龙袍,寒城瑾就与陶公公来到了赵府,准备和女儿做最后的告别。

    同他一般不舍赵括和乔瑾瑜离开的,还有赵括的二叔二婶以及赵玉成。

    “大嫂,此去路途遥远,路上当心些。有什么事,就让人传个信回来。”

    “就是,有什么事让人捎个信回来,我和文钦还有玉成会去探望你们的。”

    赵玉成看看三人,神色里尽是离别的伤感,全然不见平日的嘻哈玩闹。

    “就不能再多待些时日吗?不说十天半月,多待个三五天也成啊。”

    目光一一扫过三人,赵玉成眼中满是恳求之色。

    “伯娘,堂兄,瑾瑜姐姐,你们就多待几天再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