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将军令:夫人请矜持 > 第223章 很发愁
    乔瑾瑜:“……”

    这些个家伙要不要这么坑?

    不是说好帮她把衣服脱下来拿去给绣娘改的吗?

    还改不改了?

    一个接一个的从身边走过,赵括一点反应也无,满心满眼都是他将来的新娘。

    乔瑾瑜自然能觉察到赵括锁在她身上的目光,是进屏风后把嫁衣脱下来不是,转回身也不是。

    纠结了一会儿,她很干脆地转回身,嘴角上翘扬起一抹无比潋滟的笑。

    “将军,你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早?军营里的事都忙完了吗?”

    看就看吧,正好多勾勾她家将军的魂儿!

    乔瑾瑜说了什么,赵括是一个字也没有听进去。

    他只听见,自己的心脏沉缓有力地跳动着,一下又一下。

    眼看视野里的人朝自己走了过来,他的心跳不受控制地加速,呼吸也跟着急促起来。

    直到那人在他身前站定,他觉着自己的心仿似要跳出胸腔来似的,狂乱极了,脑子也乱乱的,热热的,思绪不受自己左右。

    瞅着眼前神情呆滞好似已经傻掉的人,乔瑾瑜笑着挥了挥手。

    “将军,将军?你在想什么呢?”

    幽香拂来,赵括只感觉鼻腔里一热,有什么东西顺着鼻根缓缓流了下来。

    眸光闪了闪,脑子猛然清醒,他慌乱地转过身。

    “我……忽然想起来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话落大步流星离去,转眼身形就消失在院外。

    “呃……”

    这是被她给吓跑了?

    这么不经吓,大婚那晚要怎么办?

    她可是给他准备了一个惊喜哪。

    乔瑾瑜忽然很发愁,有些犹豫要不要把大婚那晚的惊喜给取消了。

    不然像今天这般把她家将军吓跑了给怎么办?

    洞房花烛夜一个人睡貌似有点儿凄凉?

    离开院子后赵括转道就拐去了暂时没人住的小院,伸手抹了下鼻子。

    触手湿热黏腻还透着血腥气,不是鼻血又是什么?

    他看着满手的红色,眉头拧了拧,最后转身就去了厨房,寻水将手上的血迹给清洗了,在厨房待了整整半个时辰才慢悠悠返回自己的院子。

    转眼,两人大喜的日子到来。

    大清早的,还未睡醒,乔瑾瑜就被杜氏从被窝里拉了起来。

    按照南齐的习俗,新人大婚的三天前不能见面,所以她先回到了乔家。

    “瑾瑜,快起来洗漱梳妆。”

    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眼看外面天色才刚亮,乔瑾瑜拉开杜氏的手又往床上倒了回去,还顺势往床榻里侧挪了挪。

    “娘,还早的,洗漱梳妆又要不了多长时间,让我再睡一会儿吧,就睡半个时辰啊?”

    “半个时辰?等你睡满半个时辰就赶不上吉时了,赶快起来。”

    杜氏又要拉她,却怎么也拽不动,只好将在门外候着的红梅绿珠给叫进来帮忙。

    “快,把她拉起来,扶她到浴桶里,等沐浴完就给她穿上喜服梳妆。”

    三人合力将她的衣服给扒了。

    身上一凉,她浑身一哆嗦神思终于清明了几分,软绵绵地自己钻进浴桶,由着绿珠和红梅帮她搓背洗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