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将军令:夫人请矜持 > 第229章 落荒而逃
    赵括转回身,瞥一眼浴桶里的人,就赶忙别开了目光。

    抿了抿唇,他取了擦澡的布巾,又搬了根圆凳放到浴桶前,随之侧着身子在圆凳上坐下,将布巾浸入水中打湿,动作轻柔地擦拭乔瑾瑜的肩膀。

    从头到尾,他都秉持非礼勿视的原则,眼睛规规矩矩地盯着自己脚下的一尺三寸地儿。

    他擦啊擦,擦啊擦……

    一盏茶的功夫过后,乔瑾瑜掀开眼帘瞅了瞅一直不曾离开她右肩的擦澡布,扬了扬眉。

    某人这是把她的右肩当成锅底来洗了还是怎么的?

    再这么擦下去,皮都得被他擦掉两层不可。

    乔瑾瑜转过头,偷偷瞥了眼为自己擦澡的某人。

    瞥见某人那奇特的坐姿,嘴角忍不住一阵狂抽。

    这人……还能再夸张点不?

    睡都睡过了,还这么……呃……这么纯情?

    要不是确定他没有孪生兄弟,她都得怀疑,昨晚在床上像疯子一般折腾她的是不是别人了。

    杏眸闪了闪,乔瑾瑜扭回头去,闭上眼“嘶”了声,轻呼道:“疼。”

    这声轻呼成功唤来某人的注意,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赵括侧身看她。

    从他的位置和高度,正好看见精致锁骨下形状曼妙的一团雪白,中间一点嫣红似莹润饱满的浆果般娇艳诱人。

    几乎是眨眼的功夫,赵括便感觉浑身仿似被火焰点燃了一般,燥热得厉害,更有一股热浪以雷电之势直冲胸腹。

    他甚至能清晰地感受到某处的血脉在激烈地跳动,似急切地想要钻进什么地方一般。

    赵括浑身绷紧,腿部的肌肉更似拉直的弓弦般绷得死死的,仿似随时都会爆裂。

    而浴桶里的乔瑾瑜,还未察觉到他的异状。

    瞅一眼自个儿的肩膀,拧着眉撒娇似的道:“将军,你轻点儿,皮都快被你擦破了。”

    赵括浑身一个激灵,然后便感觉腿间传来一阵湿意。

    他低头瞅了眼自个儿的裤子,脑子一时有些发懵。

    他这是……

    久久不见身后的人有动静,乔瑾瑜皱了皱眉,就要转头。

    脑子发懵的赵括被她这动作惊醒,眼神一震猛地站起身来,顺势背过身去。

    “我……时辰不早了,马上就该用膳了,你自己洗吧,我去澡堂洗。”

    说完,动作迅猛地来到衣柜前,随便拿了套衣服出来,赵括就一阵风似的离开了屋子。

    盯着被他甩上的大门,乔瑾瑜愣愣地眨了眨眼。

    怎么了这是?

    怎么突然就跑了?

    她好像没做什么呀?

    琢磨不出个所以然来,乔瑾瑜叹了口气,只能认命地抓起旁边的擦澡布,自个儿洗澡。

    等她洗完澡穿戴整齐,赵括还没回来。

    拉开门来到屋外,抬头看了看天色,她正准备去找绿珠和红梅拿些吃的过来,那两丫头就端着托盘出现了。

    闻到空气里飘来的食物香味,她眼睛都忍不住亮了亮。

    “公主醒了?正好,午膳做好了,您先用膳。”红梅笑盈盈说道,端着托盘进了屋。

    她抬脚跟上,像只饿狼似的眼睛直往两人的托盘里瞟。

    “今天都有什么好吃的?”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