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诶,九哥,我怎么从来没在你身边看到过女人?”

    “你有心上人了吗?什么时候我能见见我嫂嫂?”

    寒庭钧没想到她会突然问这个,不由怔了怔,随即莞尔一笑。

    “这些年我一直四处游走居无定所,没什么机会与女子结识。”

    乔瑾瑜眨眨眼,“朝中官员不少,那些大臣家中应该有尚未出阁的姑娘吧?九哥难道就没遇见心动的?”

    “暂时还没有。”寒庭钧眉目坦然,“不过,缘分之事不能强求,想来,是属于我的缘分还未到吧。”

    乔瑾瑜暗自咋舌。

    想不到她家九哥对待感情这么佛系。

    不过像她家九哥这般优秀的人,该有一个与他一般优秀的姑娘和他相配。

    可惜她不认识什么人,不然定要给他介绍介绍,当一当红娘。

    乔瑾瑜东拉西扯地和寒庭钧聊了一阵,那边寒城瑾和赵括的棋局也有了结果。

    “陛下,你赢了。”

    赵括神色自如地放下手中的棋子,一点也没有因为输了棋局而不好意思。

    寒城瑾轻捋着胡子,脸上是赢了对弈以后的愉悦,还有对赵括掩饰不住的欣赏。

    “你平素忙于军务,没有多少闲暇参悟围棋,还能有这样的棋艺实属不易。”

    “今日是有些晚了,不然朕定要与你和钧儿各自再来一局。”

    赵括看出寒城瑾眉宇间的疲惫,道:“来日方长,眼下时辰已经不早,陛下不如早些休息。”

    寒城瑾点点头,“确实有些乏了,朕先回房休息了,你和钧儿可以再来一局,好好切磋一下棋艺。”

    寒城瑾说完站起身来,三人都赶忙起身恭送。

    候在门口的陶公公等寒城瑾出去后,跟在寒城瑾身后一块儿走了,房里顿时只剩下乔瑾瑜三人。

    赵括和寒庭钧似乎兴致很浓,二人对视一眼后,当真在棋盘前坐下,将棋子收拾好后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对弈。

    两人这一下,直下到夜深人静。

    乔瑾瑜困意来袭后就先回房睡了,没有守着赵括。

    翌日,乔瑾瑜醒来时,身旁空荡荡的。

    若不是身侧的位置留有余温,她都要怀疑赵括是不是一夜未归。

    自个儿穿戴整齐,又寻了绿珠和红梅打来热水洗了脸,她这才来到甲板上。

    画舫已经开到天泽湖中央。

    头顶的天空湛蓝如洗,投映到如镜子一般的湖面,远远瞧着蓝天和湖水仿似融为了一体。

    寒城瑾和赵括他们又在垂钓,几人身侧的桶里都装了不少鱼,看来几人都起床有一会儿了。

    乔瑾瑜来到赵括身侧,跟寒城瑾和寒庭钧打了招呼过后,低头看他桶里的鱼。

    “唰!”正好鱼咬住鱼钩,赵括一收鱼线,麻利地将另一条鱼扔进桶里。

    乔瑾瑜:“……”

    太不科学了!

    为什么连她家将军也能钓上来这么多鱼,偏偏她就钓不上来?

    似乎是觉察到她心里的不平,赵括抬头看她。

    “你来?”

    意思很明显,她如果要钓,他就将鱼竿给她。

    乔瑾瑜摇摇头,很知趣地在旁边坐了下来。

    “还是你钓吧。”

    再钓,她怕自己承受不住现实残酷的打击。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