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将军令:夫人请矜持 > 第259章 无措
    等父子两人搜寻完,严氏这边也检查完,拉开房门走了出来。

    “怎么样?可是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伤痕?”云氏等人立即围了上去。

    “没有。”严氏摇了摇头。

    她检查得很仔细,除了某些稍显暧昧的痕迹之外,她并未发现任何可疑的针眼或者虫眼之类的东西。

    “看来,只能等大夫看过之后再说了。”连奕道。

    一群人杵在门口也不是个事儿,大夫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到。

    见赵管家来了,严氏便让赵管家领着众人先去赵括平时待客的茶室。

    她自己则随仆从回了屋子,亲自用热水绞了帕子,给乔瑾瑜擦脸擦手。

    没多久,小泉带着大夫回来,她连忙将林大夫请到了屏风后。

    林大夫先看了看乔瑾瑜的脸色,随后拿出白绢垫在乔瑾瑜的手腕处,细细诊脉。

    眼瞧着林大夫的眉头轻轻拧起,脸色似疑惑似凝重,严氏的一颗心也不由跟着提起,砰砰直跳。

    过了会儿,林大夫直起身来,探身翻开乔瑾瑜紧闭的眼帘瞧了瞧,又扳开她的嘴看了看舌苔,然后坐下,手指重新落回她的腕脉处。

    “她什么时候昏倒的?昏迷之前都有什么症状?”

    “这……应该不超过两刻钟。至于先前都有什么症状,不是很清楚。”

    “她最近可有吃过什么奇怪的东西?”

    “应该没有,她平素里都是与我们一同用膳。”

    林大夫接连问了许多问题,严氏都一一仔细回答了,不敢有丝毫隐瞒,也不敢错漏任何细节。

    半晌,见林大夫的眉宇仍旧不见舒展,严氏愈发的紧张了。

    “林大夫,瑾瑜的脉象可是有什么不对?”

    林大夫思忖片刻,道:“单看脉象和她现在的症状,有些像中了暑气,但实则又与中暑不同。”

    “我此前还从未遇见过这样的脉象,具体如何,还得容我回去翻翻古书典籍,看看是否有相同的病例记载。”

    “那……那在你找到相同的病例记载之前,瑾瑜就这样放任不管了吗?”

    严氏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慌乱有之,无措有之。

    “我可以先开一副去暑气的方子,夫人您可以让人将药抓回来熬给公主服下,试试看有没有用。”那大夫道。

    “或者夫人您也可以找别的大夫来给公主瞧一瞧,兴许旁人知道公主患了何种病症。”

    严氏:“……”

    心情烦躁得很,严氏召来下人将林大夫送回去,又让小泉去其他医馆请别的大夫回来。

    不多时,院子里响起急切的脚步声,收到消息的赵括赶回来了。

    一进门,他大步来到床边,眉目一片深沉。

    “林大夫怎么说的?”

    他在回来的路上正好和小泉打了个照面,知道林大夫已经给乔瑾瑜瞧过了。

    严氏看了看他,摇了摇头,叹息道:“那林大夫说,他也不能确定是什么病症,让我们叫旁人回来看看。”

    赵括双唇紧抿,垂在身侧的拳头用力握紧,心脏咚、咚地跳得极为缓慢。

    在床前站了会儿,他忽然回身回到桌前,将手中的马鞭放到桌上。

    他下马后走得匆忙,竟是将马鞭也给带进了屋。

    在他松开手掌的瞬间,可见掌心印着道道清晰的血痕。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