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将军令:夫人请矜持 > 第262章 猜测
    “良药苦口。”

    赵括用调羹一下一下地搅拌着药汁,待汤药没那么烫了,舀起一勺喂到乔瑾瑜唇边。

    乔瑾瑜却是怎么也不愿意张嘴,摇了摇头。

    闻着那可怕的味道,她总算知道,为什么她醒来之后,嘴里会那么苦了。

    定然是她昏睡的那段时间,赵括往她嘴里灌了药。

    有些东西,尝过一次之后便再也不想尝第二次,中药便是其中一种。

    她不肯张嘴,赵括的手便那么一直举着。

    半会儿,赵括收回手,用她从未见过的严肃神情看着她。

    “所谓药到病除,不管什么病,只有喝了药才会好。还是说,你想明早起来之后,再像今早这般晕倒?”

    再晕?

    瑾瑜自然是不想的。

    那种浑身冒汗如坠冰窖的滋味,她是再也不想体会了。

    只是,和那般难受的滋味比起来,于她而言,眼前的中药同样可怕。

    她瞅瞅赵括手中那晚黑不溜秋的药汁,小脸都快皱成一团。

    “这药真的很苦,有没有蜜饯或者果脯之类的?”

    有了蜜饯或者果脯,好歹能消除部分苦味。

    赵括怔了一会儿,起身道:“你先等会儿,我去去就来。”

    赵括说完就离开了屋子,等他再回来的时候,手中已然多了一碟蜜饯。

    赵括一如刚才那般要拿勺子喂她,她想着长痛不如短痛,一把夺了他手中的药碗,一口气咕噜咕噜地将碗中的药喝了个干净。

    温热的药汁流进肠胃,她只觉得五脏六腑都似绞成了一团,隐有反胃的架势。

    幸好赵括及时将一枚蜜饯塞进她嘴里,蜜饯独有的酸甜味道在味蕾里融化开来,想要呕吐的**这才淡了下去。

    眨眨眼,将眼中的湿意隐去,她靠回软枕吐了口气。

    “生病什么的,果然太可怕了,如果可以,我一辈子都不想生病。”

    赵括看了看她还有些泛白的脸色,只觉心头沉沉。

    “你先歇会儿,我去打些热水来给你洗漱,等洗漱完你就早些休息。”

    替她掖好被子,赵括就起身离开了,但他并未径直去往厨房,而是转道去了连奕他们所住的小院。

    连奕等人正在院中谈话,见他到来并未觉着惊讶。

    甚至不用问,连奕就能猜到他此行的目的。

    早在他让人取吃食的时候,连奕和严氏便已知晓,乔瑾瑜已经醒了过来。

    他这会儿来找自己,只可能是为了乔瑾瑜的事。

    放下手中的茶盏,连奕问:“如何?瑾瑜可是好些了?”

    “人虽是醒了,但气色不见好转。”赵括回道,“我来是想问一问,大舅口中的那位贺神医,大概何时能到信阳?”

    “我已命人用最快的方式将信传回去,从信阳到盛京路途遥远,想来,贺神医最快也要一个月之后才能赶来。”

    “一个月……太慢了……”赵括眉目凝重。

    视线在他脸上扫了一圈,连奕的眸色同样深沉。

    “信阳城中所有大夫都诊断不出来的病症,依我看,瑾瑜八成不是病了,而是中了什么毒。”

    连奕话音刚落,院子里的人齐齐心神一震。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