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将军令:夫人请矜持 > 第267章 说客
    一阵微风拂来,裹挟少女独有的芳香,赵玉成只觉心房的位置仿似有什么东西被点燃了一般,烧得他胸口热热的,烫烫的。

    这种感觉怪异极了,赵玉成蹙了蹙眉,将心头的异样压下,笑着道:“连姑娘你无需自谦,在我认识的同龄人当中,你若自认棋艺第二,断无人敢认第一。”

    连欣正要说话,软椅里的人恰巧在这时醒了过来。

    乔瑾瑜眨眨眼,看清石桌前端坐的二人,扶着软椅坐了起来。

    “连欣,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以为乔瑾瑜是被自己给吵醒了,连欣心生歉疚。

    “表姐,对不起,是我说话太大声了,把你吵醒了。”

    觑她一眼,乔瑾瑜眸中噙着笑意。

    “你想多了,我是睡饱了自己醒过来的,我压根都没听见你们说话。”

    目光扫过桌上的棋局,乔瑾瑜淡笑着问:“连欣你也会下棋?这局是你赢了还是玉成赢了?”

    “这……”连欣瞄了瞄对面的人,道:“承蒙赵公子礼让,我方才险胜。”

    赵玉成哪里听不出来连欣这是在给自己留面子。

    但他向来不在乎脸面这种虚无的东西。

    惨败就是惨败,没什么好遮遮掩掩的,所以他直接道出实情。

    “堂嫂,你这表妹可厉害了,我使出了全力也还是输给了她,比跟堂兄对弈输得还惨。”

    乔瑾瑜眼中浮现诧异,“哦?连欣这么厉害的吗?”

    “哪里,也就运气好而已,若是再来一局,我未必能赢。”

    乔瑾瑜瞅了瞅连欣,心中暗自感慨,她尚未得见的二舅和二舅母,倒是将女儿教得极好。

    不骄不躁聪慧有礼的,性子很是讨人喜欢。

    睡了有半个多时辰,乔瑾瑜只觉嗓子又干又痒。

    让连欣和赵玉成继续下棋后,她站起身就要回房找水喝。

    这时,赵管家却忽然来禀:“将军,钱知府来了,说是要见你。”

    院中几人齐齐一愣。

    赵括和乔瑾瑜以及赵玉成,三人都知道钱知府与大殿下寒明澈关系匪浅。

    便是连欣,自打她懂事以来,连家诸位长辈从未对她隐瞒连家与朝廷的纠葛。

    钱知府与寒明澈联姻的事,在来信阳的途中,连奕便已从沿途的商号那里得到消息,她自然也是知道的。

    昨儿个夜里,她大伯连奕才说,最近很有可能会有人上赵府试探赵括的口风。

    钱知府是寒明澈的人,他这个节骨眼跑来,难不成,毒是寒明澈叫人下的?

    乔瑾瑜不知道赵括与连奕的谈话,自然没往这一层想。

    她只当钱知府是受了寒明澈的指派,前来充当说客拉拢赵括。

    她迈步来到门口,赵括刚好收拾妥当,正要出门去见钱知府。

    目光深深地看她一眼,赵括道:“我去去就来,你若有哪里觉得不舒服,就让玉成去找人请大夫。有什么想吃的想喝的,也只管差人去帮你做就成。”

    乔瑾瑜笑了笑,“好了,我知道了,我又不是三岁小孩,也不是第一天才入住赵府,不会委屈了自己的。”

    赵括点点头,这才跟着赵管家去往前厅见客。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