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将军令:夫人请矜持 > 第269章 做戏
    说得倒是动听,什么似锦前程?还不是叫人拿命去搏。

    搏赢了,倒是能风光一时。

    一旦搏输了,小命可就没了。

    乔瑾瑜对那些上位者糊弄旁人替他们卖命的手法一贯不齿。

    对于她那位自大的大哥寒明澈,她更是哪儿哪儿都瞧不上眼。

    最有才干?

    南齐的江山迟早是寒明澈的?

    钱知府和那寒明澈怕不是在做白日梦吧?

    她此刻倒是真想看看,那两人得知白日梦破碎的那一幕,想来那两人的表情一定很精彩。

    将嘴里的点心胡乱嚼吧嚼吧咽下,乔瑾瑜又问:“那你是如何回复他的?说你会考虑考虑?”

    “没有,我答应他了。”

    赵括语气淡淡,乔瑾瑜却是结结实实吃了一惊。

    “你说什么?!你答应他了?你怎么能答应他呢?”

    盯着赵括的脸看了一阵,乔瑾瑜都想拿手去探探他额头的温度,看他是不是发烧烧糊涂了。

    赵括知晓她为什么这般吃惊,拿了块点心放到她手里。

    “你放心,这不过是权宜之计,省得你大哥隔三差五就派人到赵府来充当说客。”

    乔瑾瑜皱了皱眉。

    这事情可不是这么说的。

    虽然要和那些说客周旋很是麻烦,但加入皇子阵营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

    这并不像某些大学里的挂牌教授那样,虽说挂着某校教授的头衔,但其实并不用去学校授课。

    一旦加入阵营,就意味着要替阵营的主子干活卖命。

    赵括是武将,麾下有五万士兵听他号令差遣,寒明澈拉拢他,让他去做的事可想而知。

    “万一我大哥让你替他做事怎么办?”乔瑾瑜问。

    赵括见她不吃点心,又端了茶盏放到她手里,同时将她手中的点心拿过来自己吃了,神情一如既往的镇定从容。

    “倘若他让我做事,我自然会知会你父皇,与你父皇里应外合,让他永无翻身之日。”

    乔瑾瑜张了张嘴,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貌似她家将军说得也有道理。

    如果寒明澈有意夺取皇位,那么,先假意听他调遣,到时再反水,绝对能杀他个措手不及。

    没有比这更便捷知晓寒明澈的计划,也没有比这能更快扳倒他的法子了。

    不过,唯一的难处,大抵就是要让寒明澈相信,她家将军是真心加入他的麾下,听从他差遣行事了。

    看看一旁的赵括,想着他那张脸几乎没有什么表情变化,很难叫人瞧出端倪,乔瑾瑜竟是一点也不担心他会露馅。

    少了担心,她的胃口又再度好起来,一连吃了好些点心才罢手。

    对于赵括假意答应钱知府的事,连欣未言只字片语。

    吃了几块点心后,她与乔瑾瑜约好明日出府逛街,就起身告辞了。

    赵玉成对赵括可谓很了解,他一眼就看出赵括没有说实话。

    但眼下乔瑾瑜在场,他也不好多问,起身去看了眼小团子后,他也回了自个儿的院子。

    隔天一早,赵括起床后就去了军营。

    既然他已口头上应承了钱知府加入寒明澈阵营的事,他自然得跟刘二等人对好口风,以便在人前把戏做足。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