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将军令:夫人请矜持 > 第277章 信物
    转眼过了几日,三殿下和六殿下身边的人先后来赵府拜访了赵括。

    众人所言相差无几,都是劝说赵括加入两位殿下阵营。

    如同寒明澈一般,三殿下和六殿下同样许以赵括高官厚禄。

    二人许诺,待他日成功登基,便会封赵括为定国公和定国大将军。

    赵括对这些虚名根本不在乎。

    前脚答允了前来拜见的说客,他后脚就在揣测,这三位皇子当中,到底谁才是幕后下蛊之人?他如今的表现,幕后那人又是否满意?

    他在揣测时,乔瑾瑜也在那暗自琢磨,自个儿到底是什么时候被人下的蛊。

    乔瑾瑜思来想去,只可能是在盛京的那段日子。

    那时她时常出入皇宫,在宫中吃过不少吃食。宫中那些个宫女太监,可是有很多机会往她的食物里下蛊。

    至于幕后之人到底是谁,她猜测,极有可能是如贵妃和寒明玉母女两,或者是旁的瞧她不顺眼的人。

    这日夜里,赵括正同赵玉成对弈,连奕忽然出现在房间门口。

    “瑾瑜,你现在可是方便?有些话我想同你单独说。”

    乔瑾瑜心中纳闷,动作却不见半分怠慢,赶忙放下书从躺椅里站起身来。

    “大舅,你随我来。”

    命绿珠去给连奕沏茶后,乔瑾瑜领着人来到赵括的书房,将房中的烛火一一点亮。

    连奕打量了一眼室内的布置,很是从容地在圆桌前坐了下来,乔瑾瑜随后在他对面坐下。

    “大舅,你有话但说无妨。”

    连奕看了看她,从怀里取出一块黑色的玉牌来。

    那玉牌色泽盈润,通体泛着淡淡的幽光,顶端系着同色流穗,面上瞧着似乎还刻着什么字。

    连奕将玉牌搁在桌上,往乔瑾瑜身前推了推。

    “瑾瑜,这块玉牌你且收好。这玉牌是连家的家主令,往后不管你遇上什么难处,只要你拿着这块玉牌前往连家在各地的商行,商行里的人定会竭尽所能相助于你。”

    连奕说得轻描淡写的,乔瑾瑜却是听得心头一记咯噔,想也不想就将玉牌推还到连奕身前。

    “大舅,这玉牌我不能收。”

    家主令?

    仅听字面意思,她也知道这块玉牌的贵重性。

    这么重要的东西,她怎么可能收下?

    连奕却没有收回那块令牌的意思,看着她的眼神温和沉静。

    “瑾瑜,你娘是连家的女儿,你便也是我连家的人。换句话说,你娘是我唯一的妹妹,你是你娘唯一的骨血。我这个做兄长的,有责任替你娘照顾好你这个唯一的女儿。”

    “想来你也知道,眼下南齐的时局风云变幻,你的夫君既为南齐国的将军,便免不了会卷入朝堂纷争。”

    “朝堂是何等凶险之地?他今日是威名赫赫的龙威将军,改日却免不了会陷入困境。有了这块玉牌,可在危难之时保你和赵括一命。”

    连奕说的这些乔瑾瑜哪里可能不懂?

    可是,她不能为了自己的丈夫,就置她母族亲戚的安危而不顾。

    倘若她家将军真的遭了难,她若带着她家将军藏起来。

    那些个人,定然会想到帮他们藏起来的是连家人。

    如此,那些人又岂会放过连家?定会将矛头指向连家。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