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将军令:夫人请矜持 > 第285章 引蛊
    进了屋,贺谨之顺手将肩上的药匣取下,从药匣里取出一堆的瓶瓶罐罐整齐有序地在桌上摆开。

    末了,又取了一把锃亮的匕首出来。

    准备工作做完,他从一个青色的小瓷瓶里倒出一粒药丸拿给乔瑾瑜服下,一边吩咐一旁的赵括。

    “再叫人去打两盆干净的热水来。”

    赵管家转身出了屋子,去吩咐人打水。

    贺谨之看看乔瑾瑜,道:“女娃,你等下就躺在这张软椅上吧。引出蛊虫的过程不大好受,你且忍着些。”

    要将身体内的虫子给弄出来,乔瑾瑜自然明白这中间的过程不会好受。

    点了点头,她就在软椅上坐了下来,耳听着贺谨之吩咐小厮将那只活鸡给杀了。

    不一会儿,贺谨之就端着个小巧的铜盆回到房中,放在软椅旁边的圆凳上。

    铜盆里装的,正是新鲜的鸡血。

    估摸着贺谨之要动手了,乔瑾瑜自觉地在软椅上躺下。

    或许是因为先前收到过沈静书写的信,确信自己会无事,她心里竟是一点也不担心,很是平静。

    将那只来自轩辕的木匣打开,贺谨之取出里面的药草在研钵里研磨成细粉。

    随后加了些不知名的液体到研钵里,搅拌成均匀的稀糊状。

    他取了些药糊糊涂抹在纱布上,又舀了一小勺倒进盛了鸡血的铜盆里。

    待小厮将热水送来,在热水里净过手后,他用自个儿带来的小酒壶里的酒将匕首消了毒,然后来到乔瑾瑜跟前。

    “可能会有些疼,你忍着些,不要乱动。”

    话落,他手中的匕首麻利地落下,在乔瑾瑜的手腕上划了一道不深不浅的口子,尔后将抹了药糊的纱布敷在那道伤口上。

    细碎密集的刺痛顺着伤口侵入肉里,再顺着手腕一路向胳膊躯体蔓延,乔瑾瑜不自觉咬紧贝齿绷紧了身子,不多时额头就沁出细密的冷汗。

    她难受得想要翻滚,以缓解身体的不适,但到底记得贺谨之交代的话,硬生生忍住想要翻滚的心思,不敢乱动一下。

    赵括在一旁看得心里阵阵发紧,负在身后的手不知何时已悄然紧握成拳,骨节泛白。

    严氏和赵玉成等人在收到消息后匆匆赶来。

    看着乔瑾瑜难受的样子,严氏心疼得眼底直泛泪花。

    用手帕掩了掩鼻,压下鼻头传来的酸涩之意,她看向软椅旁边的贺谨之。

    “你就是贺神医吧?可有什么法子能减轻瑾瑜的痛楚?”

    “之前已经给她服过镇静止痛的药了,若非如此,她这会儿只怕会更加难受。”贺谨之正经道。

    严氏听得心头一哽,刚被压下的酸涩之意又涌了上来。

    一旁赵括的二婶云氏也是一脸的担忧和紧张。

    “贺神医,大概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结束?这才刚刚开始,到结束还早的。我建议你们都到外面去候着,以免等会儿身体不适。”

    蛊虫被引出来的那一幕,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忍受的,贺谨之也是为了众人好。

    只不过,他提议之后,房里的人一个也没有出去。

    贺谨之看看众人,想着这家人一个个的倒是情深义重,比他以前见过的许多人家强上太多了。

    众人要留,他自然也不再规劝,只专心关注着乔瑾瑜的身体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