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将军令:夫人请矜持 > 第287章 势必要讨回来
    替乔瑾瑜盖好被子,赵括轻声问:“怎么样?是不是很难受?”

    乔瑾瑜只觉浑身都快虚脱,连动一下指尖的力气都没有。

    缓了好一会儿,她才有了些许力气。

    “我想睡会儿。”

    “你身上的衣服都湿透了,等换了衣服再睡吧,我去给你拿衣服。”

    “嗯。”

    乔瑾瑜轻轻应了一声,就困倦地阖上了眼帘,任由赵括拿了衣裳回来为她更换。

    甚至衣裳还未换好,她人就已经睡了过去,赵括的动作因此愈发的轻柔。

    换完衣服,赵括又绞了面巾回来,细致地为她擦去脸上的汗渍,随后为她擦洗双手。

    方才她握着拳,赵括也就不曾注意。

    此刻,她的掌心松散开来,赵括方才发现,原本细嫩的手掌心里,有着好几道指甲挖出的血痕。

    深黑的瞳孔缩了缩,赵括紧抿着唇,小心翼翼地替她将掌心擦拭干净,然后找来金疮药,为她仔仔细细地包扎好双手。

    而整个过程,她连一点动静都没,甚至连眉头都不曾动一下,足见睡得深沉。

    收拾妥帖,赵括在床前站立许久,方才转身轻手轻脚地出了房门。

    绿珠和红梅就候在院子里,他看看二人,沉声道:“好生照顾着,有事马上去隔壁院子找我。”

    二人盈盈福身:“是。”

    赵括径直来到严氏的院子,赵文钦他们正好也在。

    严氏见他到来,忍不住问:“你怎么来了?瑾瑜怎么样了?”

    “她已经睡了。”赵括迈步走向房中的空椅,“我来,是有些事想同你们商量。”

    “何事?”

    坐下后,赵括缓缓道:“等下我想去见见九殿下,劝他继任皇位。”

    众人吃了一惊。

    赵玉成更是瞬间抓住了重点。

    继任和谋篡、夺取这类字眼,虽说只是两个字的差别,但代表的意思可是相差甚远。

    “堂兄,你说‘继任’是什么意思?”赵玉成拧着眉问。

    “之前游湖的时候,我和瑾瑜曾听见陛下和九殿下的对话。”赵括回道。

    “陛下早几年就有意将皇位传给九殿下,是他一直不愿意继任皇位,立储的事这才拖到今日还未定下。”

    “你说什么?!”赵玉成惊得瞪圆了眼。

    “你说陛下有意将皇位传给他?他还一直不愿意接任皇位?这事真的假的?”

    赵括瞥他一眼,道:“我和瑾瑜亲耳听闻,自然不会有假。不过,这些年九殿下不曾涉足朝堂,朝中没有支持他的官员,他要想顺利继任皇位执掌皇权,必定阻挠重重。”

    “倘若有我的支持,他在朝堂之上便能更快站稳脚跟。只是这么一来,赵家势必会成为各位殿下的眼中钉肉中刺。随之而来的,便是来自各位殿下的针对打压。”

    “你是想让我们做好部署,以便应对来自各方势力的争锋相对?”赵文钦放下手中的茶盏,面色沉静。

    “唔,确实如此。”赵括点了点头。

    “瑾瑜身中蛊虫的事,大殿下、三殿下和六殿下都有嫌疑。”

    “不管幕后主使是他们当中的谁,瑾瑜这笔账,我是无论如何都要讨回来的!”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