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腕痛,掌心也痛。

    甚至之前清除蛊虫时,药物侵蚀骨肉的那种锥心刺骨的痛感也还未完全消散。

    乔瑾瑜不由感慨,这世上,大抵再没有人比她更倒霉了。

    这般难受的滋味,她是真的再也不想体验一回了。

    赵括见她一直盯着自己的手瞧,以为她是在疑惑自己的手怎么了,道:“你的手先前受伤了,我就给你简单包扎了一下。”

    简单?

    乔瑾瑜瞄了瞄手掌上缠了一圈又一圈的纱布,心想这样如果算是简单的话,等赵括仔细的时候,她的手还不得被包成大象腿?

    放下手,乔瑾瑜软绵绵道:“从我身体里取出的那些蛊虫呢?可是已经处理了?”

    那么邪恶阴险的东西,想来不能直接丢掉,得用特殊的方法处理才行。

    若是还未处理,她倒是想瞧一瞧,让她吃了这许多苦头的虫子,到底长什么模样。

    在床沿坐下,赵括替她掖了掖被角。

    “贺神医方才已经拿去处理了,从今往后,你便再也不用受这些蛊虫折磨了。”

    乔瑾瑜轻轻一叹,“处理了吗?可惜了,还没来得及看上一眼。”

    赵括一愣,竟有些被她这惊世骇俗的想法给惊到了。

    她瞥了赵括一眼,笑了笑。

    “将军,吓到你了是吗?我就是想瞧一瞧,那些折磨人的虫子,都长什么样子。”

    “是长得像棉虫呢?还是像蜘蛛那般长着很多条腿?”

    贺神医虽然说了噬骨虫大的时候有多大,小的时候有多小,却没说噬骨虫到底是何形状,有没有腿。

    她觉得,应该是有腿的。

    不然那些虫子在她筋肉里穿梭的时候,她也不至于疼得死去活来活来死去。

    黑眸闪了闪,赵括神色淡淡。

    “不是什么好东西,不瞧也罢。”

    都已经处理了,她自然是没机会再瞧的。

    躺了一会儿,绿珠就端着吃食回来了。

    她手上裹着纱布不方便,赵括便亲自盛了粥,一勺一勺地喂她喝下。

    鸡是乌鸡,粥里还加了细碎的香菇和葱花,不单瞧着勾人食欲,闻着也很是诱人,她一口气连着吃了三小碗方才停歇。

    “吃饱了吗?不够锅里还有的,我再去让他们盛一些过来。”赵括细致地为她擦去唇边沾染的粥汁。

    她摇摇头,“不用了,再吃就得撑了,现在这样刚刚好。”

    赵括便也作罢,随后为她端来漱口的桂花水,服侍她漱了口。

    她看着忙前忙后没有一句怨言的人,心想她这一番折腾倒也不是全无好处。

    至少,又得她家将军伺候了一回。

    待绿珠将碗盘收拾下去,两人又坐着聊了一会儿。

    到底刚刚遭了番大罪,没多久,乔瑾瑜就又泛起困来,哈欠连连。

    “困了就睡一会儿吧。”赵括道,“等到晚膳的时候,我再叫你起来用膳。”

    “好吧,我先睡会儿,不过等下你一定要记得叫我,不然晚上该睡不着了。”

    “好。”

    扶着乔瑾瑜躺下后,赵括就一直守在她身旁。

    “女娃,醒了吗?醒了就陪我老人家说说话,我老人家都快无聊死了。”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