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将军令:夫人请矜持 > 第332章 确认
    她没想到,贺谨之竟然还会说笑话。

    她实在是无法将他这人和笑话联系起来。

    虽然他平时的行事作风瞧着也很逗趣,但讲笑话?她觉得他还是拆台比较合适。

    不过最后的事实证明,她想错了,贺谨之还真的会讲笑话。

    其实他说的笑话本身并没有多好笑,但他讲笑话时的神情姿态,再配上他手上的动作,确实能逗得人捧腹大笑。

    看着严氏笑得东倒西歪的,她真担心,一个不小心,严氏会从凳子上摔下去。

    她默默地吃着水果,啃着月饼,听着严氏的笑声,觉得这日子过得当真太逍遥了。

    众人都没注意的是,严氏哈哈大笑时,赵管家不时在严氏和贺谨之之间流转的小眼神。

    嗯,有那么点小不开心。

    那点小不开心,甚至连他自己都未曾察觉。

    夜色渐深。

    在院子里赏月的下人们,一个个的都开始觉着困了,哈欠连连。

    想着时辰不早了,明儿个还要早起,众人收了院中的桌椅。

    然后端着自个儿的脸盆去厨房打热水洗漱,洗漱完就熄了烛火上床睡了。

    偌大的府邸渐渐安静下来。

    又等了约莫半个时辰,确定府上所有的下人都睡下后,贺谨之跟着赵管家离开了昭月院,前往柳烟住的地方。

    府中的下人都是两两合住一间,原先府上的婢女有四人,柳烟刚来,正好落单,单独住一间。

    顾念着男女有别,赵管家将贺谨之领到门口后就止了步,没进屋,在门口候着。

    而贺谨之是大夫。

    医者不分男女。

    世间的男人和女人,在贺谨之眼中没什么两样,他从来不注重这些虚礼,大大方方地进了屋,点燃手中带来的烛台。

    举着烛台来到床边,他将烛台搁在床榻旁边的圆凳上。

    随后掏出怀里随身携带的手帕,用手帕包住自个儿的手指,将柳烟的脑袋扳向一边,手指在她耳后细细摸索起来。

    摸了一会儿,在柳烟颈间摸到细微的凸起,贺谨之微微俯身,凑近瞧了瞧,轻“呵”了声。

    面具接痕,果然是细作啊。

    找到了面具的接痕,贺谨之站直身,将柳烟的脑袋扳回来,拿起一旁的烛台。

    确定房中没有留下任何会让人起疑的蛛丝马迹后,他这才拿着烛台出了屋,关上房门。

    “怎么样?确定她是细作了吗?”赵管家迫不及待地问。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先回去再说吧。”

    两人回到昭月院,迎接贺谨之的,是赵括和乔瑾瑜的注目礼。

    贺谨之也没卖关子,倒了杯水润了润喉。

    “恭喜你们,可以想办法挖出柳烟背后的主子了。”

    这答案可以说是意料之中的事,几人都没觉着惊讶。

    看看赵括和乔瑾瑜,贺谨之又道:“时候不早了,我就先回去睡了,你们也早些休息。”

    “挖出幕后之人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成功的事,你们也不用急在今晚绞尽脑汁地想应该要怎么办。”

    “不管有什么事,等明天睡醒后再说。”

    说完,贺谨之就大步离开了昭月院,回他自己的院子呼呼大睡了。

    忙了一天,真的是累死他了。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