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凰女之海棠无香 > 第九十七章 苏白灵归来
    苏墨灵看着苏白宇的模样,心中一笑,正准备替他解围,可这时她却感受到一阵熟悉的气息。

    清香若栀,身上染墨。

    是哥哥!

    苏墨灵往门口看去,果然看见了苏白灵正踏入了大堂,她欣喜起身:“哥哥!”

    众人闻声向门口看去,只见一少年踏步入堂,他从寒夜中来,也披着寒夜入堂。

    “白灵?”苏梁征一惊,白灵怎么来了?他不是和他说过这次有事除夕回不来了吗?

    两日前,苏白灵曾向他请辞,说是有重要的事情需要立即处理。他同意了。

    可今日,白灵又为何回来了?

    “父亲、祖母、母亲。”

    苏墨灵一笑,她拉着苏白灵的手肘,将他拉到了自己椅子边:“哥哥,你好些天都没消息,墨儿可担心你了,你可还好?”

    苏白灵看着为自己担心的妹妹,即使他现在身心疲惫,却也勉强一笑:“一切都好。”

    因为苏白灵的到来,关于苏白宇娶妻这事被打断,苏白宇趁机说出独孤毓辰即将到来的封王宴,话题便顺利地转移了。

    “听说六皇子陛下特地给墨丫头送了请柬?”苏老夫人问道。

    苏墨灵点了点头:“是,奶奶喜欢吗?要不墨儿把它送给奶奶吧!”

    苏老夫人脸上笑开了花,却故作佯怒:“胡闹,那可是六皇子殿下对你的心意,你得好好收着。”

    苏墨灵吐了吐舌头,往嘴里塞进了一颗梅子。

    苏老夫人笑着摇了摇头,也没有生苏墨灵的气,这个墨丫头本就早晚要回雪圣国,无论她选择独孤毓辰还是回到雪圣国,她都不会阻止,就是……有些舍不得。

    苏安琴轻轻地冷哼了一声,不就是那天晚上吹个笛子吹得好听了些?皇太后给个镯子另一个还不知道会给谁呢!六皇子妃一位可不一定是你的!

    “封王宴那日,我们苏府必须得好好备份厚礼……”

    “可是母亲,若是厚礼,别人会不会觉得我们苏府别有居心啊?”

    “嗯,目晴你说得对,那依你看怎么送为好?”

    “儿媳觉得,上次将军从……”

    “……”

    说完封王宴,便开始了家常。

    聊着聊着,外面的鞭炮声响了起来,鞭炮声一响,苏老夫人就受不住了,她以困了为由提前离了宴。苏老夫人一走,苏梁征也赶紧趁机跑了,没多久,苏府的除夕晚宴便结束了。

    苏墨灵与苏白灵一同回了海棠院。

    一路无言。苏墨灵心中略有些气,虽她之前因见到苏白灵而过于惊喜,但现在时间淡过,她又想起了苏白灵出去那么久,竟才没回多久又于她一不声二不响地悄然离开。若真有什么事,告知她一声不行吗?难道她还会将他绑架不让他去?

    为何偏偏要选择不告而别呢?

    苏白灵看着走在自己前面的苏墨灵,始终勾着一丝笑意。

    “哥哥为何不说话?”苏墨灵本想等苏白灵先叫住她,可眼见着马上要到院中了,她便忍不住先说了话。

    就在她说完话的瞬间“咻!”

    烟花升空,在天空中绽放出一朵绚丽的花朵!

    “啊……烟花?”

    苏墨灵抬着看着,紧接着一朵朵烟花相继绽放。

    烟花是从海棠院出来的,苏墨灵今日一日都在忙着苏白宇突破武王的事情,并未吩咐这些事情。

    海棠院的主子有两人,一个是她,还有一个便是……苏墨灵看向身后的苏白灵。

    苏白灵的目光从未在苏墨灵身上离开,在寒夜中他白衣翩翩,冷峻的脸上唯有那一双温柔的双目让人感觉到温暖。

    即使苏墨灵再生气,在她看到了这样的精心准备和寒夜中这样温柔的一双眼眸,又哪还能生出半分的气来?

    苏墨灵无奈一笑,她小跑到苏白灵的身前。

    “不生气了?”

    “不气了。”

    苏白灵抬起手来,轻轻捏了捏苏墨灵的小脸。

    这一夜,苏墨灵坐了个梦。

    在梦中她还是小时候的模样,在一块草地上和苏白灵一同放着风筝,春风拂过,风筝越飞越高,飞到最后她甚至看不见了那风筝。

    她开始收线,可是无论她怎么收都再也看不见那风筝了。

    她回过头来,想要求助于苏白灵,却发现原本站在自己身后的苏白灵早已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不见了!

    她四处地寻找,可是那茫茫大草原上,连小狗都藏不住,她却怎么找都再也找不到那个人……

    “哥哥!”

    苏墨灵被惊醒,一身冷汗。

    “墨儿,怎么了?”苏白灵似乎是被苏墨灵吓着了,他面色微微红晕,左手握拳态放于鼻子下。

    苏墨灵清醒了过来,原来是梦啊。

    不过……

    “哥哥,你怎么会在我房里?”自从苏墨灵九岁后,她便和苏白灵分床而眠了,之前休息的时候苏白灵也对着她说,待她睡着,他便离开。

    可如今为何她都做了一个噩梦醒来了,他还在身边?

    “本是想离开了,可见你一会笑,一会蹙眉,我不放心。”苏白灵温柔道。

    苏墨灵想着刚刚自己的梦,自己的表情应该确也是如此。

    “哥哥,刚刚我做了个梦,梦到小时候时我与你一同放风筝,风筝越飞越高,最后不见了,我不停地收风筝线,却找不回风筝。”苏墨灵声音有些低落。

    苏白灵为苏墨灵将被子盖得更好了一些,他低声安慰道:“风筝线还在,风筝便不会丢的。”

    “我也是这样以为,便要向哥哥求助,可当我回过头去,哥哥却不见了。”苏墨灵手从被子中伸了出来,抓住了苏白灵的衣袖,像是真怕他在她的一个眨眼间就不见了似的。

    苏白灵听着苏墨灵的话一愣,又被苏墨灵的举动导致胸口一片柔软。

    会做这样的梦,是因为她察觉到什么了吗?苏白灵在心中暗问自己,也暗中自责。

    苏墨灵小的时候,经常做噩梦,所以他当时夜夜守在床边,唯恐哪次自己不在,导致直到苏墨灵九岁,他见苏墨灵没有噩梦迹象了才让她单独睡。

    苏白灵浅笑,他脱去鞋,钻进了被窝,拉住了苏墨灵的手,柔声道:“我哪都不去,就在这里陪着墨儿。”

    “哥哥,现在是什么时辰?过了子时了吗?”

    “嗯,现在是丑时。”

    “那……新年快乐。”

    “墨儿可有什么新年愿望?”

    “唔……有!我想等开春了,和哥哥一起画个上面有羽毛和小雪、小鹰的风筝,将它的线用上好的金丝制成,和哥哥去一处从来没有去过的开阔之地,放风筝!”

    “好,不过现在,墨儿该睡觉了。”

    虽然身体逐渐长大,苏墨灵也知即便是亲兄妹也有男女之别,可她知道,哪怕全世界的人都会伤害她,眼前的这个少年也一定会站在她的身前。

    在他的面前,她永远都不用有防范,也不需要戒备心这种东西。

    苏白灵拉着苏墨灵的手,苏墨灵感受到身边传递的安全感,很快就呼吸均匀地睡着了。

    苏白灵本想着等苏墨灵睡着了再坐起来,可是他的身体实在是太过疲惫,又因为身边的传来那无比让他安心安神的淡淡清香,他也再招架不住眼皮,昏昏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