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民国美人谋略 > 第116章他比狼更狠
    夜督军和夜夫人没出声,沉默听着,只是脸色都越来越不好。

    钟夫人和钟丽红心中有些硬气了一把的感觉,她们都在期待胜利的谈判战果。

    钟市长接着说,“也只有君临成了我的女婿,我才有理由保证君临乱杀无辜这件事,不会被传到高官的耳朵中去……”

    夜督军和夜夫人听到这句话后,已然完全蹙起了眉头,在玉城,还没有人敢威胁过他们夫妻。

    夜督军刚要开口,钟市长又抢话了。

    “虽然说督军府实力强大,但如果高官也认为二少帅乱杀无辜,想要对付夜家的话,联合沈家军,也不是不能办到。”

    钟市长话中没有提及他自己,但基本也差不多就是那个意思了,如果夜督军不同意,他这个市长就会将这件事上报给高官。

    他在高官那里说几句夜家军的坏话,说几句沈家军的好话,那么就会让夜家陷入被动之地。

    真打起来,谁输谁赢也不一定,毕竟好虎还架不住一群狼。

    夜督军自然是听明白了钟市长的意思,他一辈子还没受过这种窝囊气,冷着脸不说话。

    夜夫人就是他最得力的助手,每当这个时候,夜夫人就会主动出面缓解难看。

    “哎呀,钟市长说这种话真是见外了,就算没有这件事,那丽红也是我们夜家钦定的儿媳妇啊!只是,我们不是一直在想办法让君临同意吗?”

    夜夫人想用一点拖延战术,让他们先回去,等她找夜君临商量一下再做定夺。

    可钟市长却不想给他们时间,就是要打他们措手不及,才能让他们就犯,否则,就凭夜督军这老奸巨猾,夜君临那精明、奸诈,难免他们不会想出更加出其不意地办法对付钟家。

    “我看今天就是一个很合适的时机,不如现在就把君临叫来,把这事定下来。”

    说这话的是钟夫人,她已经无数次地被钟丽红揪衣襟提醒了。

    钟丽红觉得这真是一次很好的机会。

    他们钟家一家三口都觉得,夜君临再狂妄,也不会拿整个夜家,整个督军府冒险。

    夜督军和夜夫人这一次是真的有点为难了,不管怎么说,是自己儿子理亏,他们倒不是完全怕钟家,只是,原本夜夫人就愿意跟钟家结亲,现在为了个死人影响双方的利益不值得。

    夜督军想了想,终于开了口,“关于这件事,我家君临确实做得有些欠妥,但是,你们也知道他的脾气,如果他不愿意,我们拿枪逼着他也没用,依我看,还是把君临找回来,有什么话,不如当着他的面说,再看看他是什么态度。”

    夜督军面无表情发表着自己的观点,神情上让人看不出他是赞同还是不赞同。

    夜夫人立刻笑着补充道,“依照我和督军的意思,自然是满意丽红这个儿媳妇的,但是我们不能逼着君临,否则可能会适得其反,待会叫君临回来,我们一定得好言跟他说,免得把他惹毛了,到时候,我跟督军也没办法,他可能并不会在乎高官和沈家军。”

    夜夫人说到最后一句,笑容中带着意味深长,意思在说,别拿高官和沈家军来吓唬我们,真要打起来,不一定谁怕谁。

    钟市长心里有数,真打起来无非是两败俱伤的事,于是他冷着脸不吭声了。

    钟丽红最怕事情谈崩了,赶紧打圆场。

    “哎呀,夜姨母说得对,对于君临哥,我们肯定是要哄着来的,先哄着他答应了这门亲事再说。”

    钟市长和钟夫人一见自己女儿那个没出息的样儿,他们就不想再说话了,感觉说什么都是丢脸。

    很快,夜夫人的副官将夜君临找回来了,林深和杨潇跟着一起来的,他们守在门口,夜君临一个人进屋去了。

    钟市长一看见夜君临那一脸不屑的神情,他就有些不悦,现在可是他们钟家有理,怎么还一副钟家巴结夜家的模样。

    “君临哥,你回来了!”

    钟丽红一看见夜君临就满脸堆笑,双眼放射着希冀之光,她是真觉得这一次的谈判非常有希望。

    夜君临一身军绿色少帅装,湛亮军靴为他增添了不少军统气势,看他步伐有力、矫捷,身上风尘仆仆的样子,应该是刚从外边办完事回来。

    依然连看都没看钟丽红一眼,坐到夜督军身旁,夜君临恭敬地说了一声,“爹,娘!”

    “嗯!”夜督军威严应声。

    夜夫人笑着答应,“唉!”

    之后,静默了几分钟,钟家人有些尴尬,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等着夜家人先开口。

    钟夫人用眼神示意夜夫人先说。

    夜夫人故意凉了一会儿,而后接收到钟夫人的示意,才一副很给面子般开口。

    “君临啊,钟市长一家今天是来谈你和丽红婚事的,你看……这你把赵自行给打死了,钟市长也是很为难的,他想要保你,你总得给他个充足的理由,比如,你是他的女婿。”

    夜夫人在说这些话的时候,也是一边说,一边观察着夜君临的神色,她还真怕夜君临料峭子走人了。

    果然,夜君临的面色比进屋时更加冷沉了几分,他一开口,声音缓慢,咬字清晰,却没有一点温度,让人听了心凉。

    “关于我跟钟丽红,从来都是你们一厢情愿,从头到尾,我没说过要接受她做我的未婚妻,我对她没有一丝一毫的兴趣……”

    这话直接刺激到了钟市长,他立刻不悦地问,“夜君临你什么意思,你觉得我女儿配不上你吗?”

    如果是以前,钟市长还真不敢这么质问夜君临,但现在不一样了,现在这小子有把柄在他手上,他有资本跟他对抗一下。

    可怎么都没想到,夜君临不但没有任何收敛,反而一脸厌恶的看向钟丽红,再次更加不客气地开口。

    “难道钟市长觉得你女儿配得上我?你的女儿是个什么没脑的货色,难道你不知道?今天我夜君临就把话撂在这了,钟丽红想嫁给我,下辈子,下下辈子都不可能,让我接受这种女人,还不如一枪杀了我算了。”

    夜君临的的声音并不大,但是他那阴沉不屑,鄙夷满满的语气,让人一听,就带着那种把人的尊严踩在了脚底下,又被他碾了两下的破碎感,非常受伤。

    别说钟丽红当场就流下了眼泪,钟市长也承受不住了,直接翻脸。

    “夜君临你不要太狂妄了,你杀了我侄子的账,我要不是看在丽红的份上,给你捅到高官那里,我不信你敢跟整个国家政府做对。”

    “没错,你三番五次辜负我们丽红就算了,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敢羞辱我们钟家,简直狂妄至极,就应该让你受到教训……老爷,我们走,不结这门亲家我们不会死。”钟夫人也急眼了。

    总是热脸去贴冷屁股,并且他们越热,夜君临就越冷,谁都承受不住了,更何况,现在他们有信心和资本跟夜家平起平坐。

    钟市长和钟夫人要走,可钟丽红却站着不动,钟夫人怎么拉,她也不动。

    “哈哈哈哈!”

    说夜君临狂妄,夜君临还真就更加狂妄地笑了,笑得钟家一家三口一脸茫然,不知道他葫芦里卖得什么药,但他们知道,肯定不会是什么好药。

    夜君临在所有人一脸茫然的目光中再次轻狂地开口。

    “钟市长,请问你凭什么说赵自行是我打死的?”

    钟市长还以为夜君临有什么大招,没想到只是想抵赖。

    他立刻底气十足地说,“在一个姓刘的农户家里,你用茶壶将我侄子打死,法医已经验过伤,我侄子赵自行就是被茶壶打死的,而我侄子那天就被你用茶壶打过,不是你打死的,还有谁能打死他?”

    “呵呵!”夜君临又笑了,笑容里带着阴森森的气息和不以为然的痞气。

    “钟市长可真会说笑啊,不知道是钟市长一家智商跟不上,还是钟市长把我当成了傻子?”

    钟市长冷锐神情看着夜君临,警惕神经绷了起来。

    夜君临目光如箭,直盯钟市长的眼睛,薄唇轻启,“我说我们走的时候,赵自行还没有死,请问有谁能保证,在我们走了之后,没有别的仇家去打死了赵自行,毕竟以赵自行的为人,伤天害理的事真做了不少,想让他死的人,恐怕没有成百也有几十吧?”

    “简直强词夺……”

    “再则……”没等钟市长一句话说完,夜君临又扬声强行打断他的话。

    “钟市长怎么不说说赵自行为什么会出现在一个农户家里?怎么不说说,他是哪里惹到我了,我为什么要打他呢?”

    这话让钟市长一愣,心尖突突慌得发紧,有种不好的预感。

    钟夫人和钟丽红也紧张了起来。

    “钟市长你若将这件事汇报给高官,难道不需要交代整个事件的案情吗?难道高官是你家亲戚?整个省政府都是你钟市长家开的?”

    夜君临语气依然不紧不慢,却有着咄咄逼人的气势,“我倒是很好奇,钟市长敢不敢说出,你这个侄子就是一个无恶不做的恶霸?如果我没记错,上一次他强奸了一个良家妇女,还是钟市长以权谋私,将这件事给压下去了呢,听说那个被强奸的妇女后来上吊自杀了……”

    钟市长已经垂眸、低头,在不停地擦汗了。

    “试问这样一个无恶不作的恶霸,别说不一定是我打死的,就算是我打死的,那也是叫为民除害,说不定高官大人还会奖赏我呢,倒是钟市长你,如果把你侄子的事捅到了高官那里,难免会……不、不、不,不是难免,而是一定会惊动高官大人彻查此事,你说……”。

    夜君临刻意拖长音的这句话时,钟市长的内心防线几乎濒临崩溃。

    论谈判桌上的“钝刀”攻心,谁人能比得过二少帅?

    “如果高官大人得知,一个无赖企图强奸我夜君临的未婚妻,被我打死了,你说他是会民心所向,公平判案?还是宁愿得罪我这个玉城地方军首领……也要跟你这个包庇恶霸的市长同流合污?然后……一同被南京政府撤职查办呢?难道你觉得你把事情捅到高官那里,我就不能把这事捅到南京政府去吗?难道你以为只有你省里有人脉,我们夜家是白给的吗?”

    钟市长已经大汗淋淋,不敢再说什么,他转头看向钟夫人,示意快走,离开这里,继续下去,他觉得一点好果子都吃不到,可能还会吃亏。

    可钟夫人却没能领会事情的可怕,女儿不甘心走,她就想再问女儿争取一下,但争取的方式,软的不行,那就只能来硬的。

    “夜君临,你也别太自信了,不是还有两个农家夫妻被你杀死了吗?”

    夜夫人抬高头颅,赵自行确实没什么可说的了,可那两个农户夫妻是无辜的,看他怎么说。

    夜君临又流露出一脸鄙夷的笑容,对对,就是那种要踩扁人尊严的笑容。

    “钟夫人,你知道我为什么怎么都不愿接受钟丽红做我的未婚妻吗?”

    钟家一家三口提防般盯着他的眼睛听,内心里有些心惊胆战,夜君临那张嘴,有时比刀子还锋利,比狼心更狠绝。

    “就是因为从她父母身上,我便看出她的智商不会高啊,傻子都知道捉贼拿赃,捉奸拿双,钟夫人什么都没看见,就敢说是我杀了那对农户夫妻,知道这叫什么吗?”

    夜君临突然向钟市长一家投射来一抹凌厉眸光,仿佛带着森寒之气,让钟市长一家浑身一震,情不自禁等待着他的下文。

    “这叫污蔑,我倒是盼着你们赶快去把这事捅到高官那里,那样,我就可以告你们钟家一个污、蔑、罪。”

    “你也没有证据证明,那两个人不是你杀的吧?凭什么说我们是污蔑。”钟市长做着最后的抗争。

    夜君临又笑了,这一次笑得更可怕了,唇角斜勾,没有一丝温度。

    “所以啊,我会尽快争取找到杀死三个人的真凶,只是,在找到真凶之前,恐怕是要劳烦钟小姐在我们督军府上住些日子了。”

    “什么?你什么意思?”钟市长立刻神经紧绷,高度紧张起来。

    夜君临斜斜勾唇,“没什么意思,钟小姐平日里总是喜欢往督军府跑,让她在这住几天,想必她也是求之不得的……”。

    “你想软禁我的女儿?你敢,怎么说我也是市长,我可以调动兵力攻打督军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