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荨夫路漫漫 > 第六十三章 是否是小人?
    陆荨音坐在一旁,若有所思。能说出是人就会做错事的她,会做出这种无耻的勾当吗?还是,这只是她的面具而已?

    “对了,沈姑娘,看你昨日那样帮着安萱的样子,你跟她的关系一定很好咯?”陆荨音想了想,决定试探试探她。

    沈曦月擦药的手微微一顿,眼神有些放空,片刻后才回过神来“她啊,就像我的亲妹妹一样,我跟她的关系自然是很好。她以前其实也是个很善良的女孩子,只是因为我迟迟不肯离开学院,她心生怨怼…”

    “那你为什么不肯离开学院呢?”

    “因为我答应一个人一件事,他告诉我,要我站在朝堂之上,做有史以来的第一个女官,为女子谋福,替她们做主。”沈曦月说着,脸上便露出了甜蜜的微笑,这一笑,便如谪仙下凡,仙气缥缈的脸上也沾上了红尘俗事。

    闻言,陆荨音的眉头微微皱起,看起来,沈曦月似乎有了喜欢的人,且,不太像是林含霜,不过现在也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在心里为林含霜默哀了几秒钟后,陆荨音便准备继续问下去。只是,她还没开口,一旁的沈贵就先说话了。

    “谁要你站在朝堂上的,男的女的?我认识吗?”

    “你自然是认识的。”沈曦月宠溺的划了划沈贵“他也是京城的啊。”

    “不会吧,不会是…”沈贵脸上顿时露出了便秘一般的表情“是云竹墨?”

    “是他啊,怎么了?”

    “他,他不过就是个小人而已。”沈贵不能接受,脸都拧到一块儿了,眼中满是惊恐“他不会是我今后的姐夫吧,不要啊,我宁愿让林含霜那个混蛋当我姐夫,我也不要云竹墨啊。”

    这话说得,那云竹墨做了什么,竟让沈贵那么讨厌?陆荨音十分好奇。

    “越说越离谱了你。”沈曦月白皙的脸微微泛红,嗔怪的看了沈贵一眼“而且,我觉得云竹墨是男子汉大丈夫,他怎么可能是你口中说的小人啊。”

    “不是小人,那他的那些哥哥弟弟,怎么都死了,就他一个人还活着!京城里的人,都说是他设计害死了他的那些哥哥弟弟。”

    “沈贵,你怎么也学着人云亦云了,三人成虎这句话你没听过吗?”沈曦月便有些怒了。

    “我听说过啊,但是,但是云家那么多孩子,自他出生后,便一个个慢慢的少去,你还记得云倾城吗?他可是我小时候最好的朋友了,他告诉过我云竹墨不对劲的……”

    “好了!”沈曦月眉头拧到一块儿,眼中全是怒火“你不要在背后说他的坏话,云竹墨才多少岁?他怎么可能害死他的兄弟?而且他的母亲早死,就剩他跟他妹妹在云家相依为命,当年那件事发生后,你也知道他过得是什么日子吧!”

    “姐,他的身世的确很可怜,但是…”

    “没有但是。”沈曦月听不下去了,站起身,深呼吸一口气,压抑着怒气将药放在一旁,对着陆荨音道“陆小姐,麻烦你给我弟弟上上药,我还有事,便先走了。”说完,她转身就走,步履匆匆。

    “什么人嘛!”沈贵没料到沈曦月说走就走,看着她的背影,他愣神后便怒气冲冲得将药踢翻在地“本来就是啊,云竹墨那个人怎么可能值得她喜欢?云竹墨又卑鄙又无耻,京城里的人都知道他为达目的不折手断的,她的眼睛是瞎了吗?她要不是我姐姐,鬼才懒得管她。”

    陆荨音的眉头也微微蹙起,这么看来,沈曦月喜欢的男子,便是云竹墨了,且,看她的样子,还用情至深,看起来林含霜是没有机会了。

    “那云竹墨五岁那年,我便亲眼看着他活埋了一只狗,且脸上还带着微笑,在他七岁那年,就哭着把他母亲告上了大理市,说他母亲虐待他…”

    “等等,刚刚你姐姐不是说他母亲很早就死了吗?”

    “对啊,所以他告的是他继母,当时啊,他的身上全是密密麻麻的伤痕,而且又瘦又小,我看着也觉得他可怜,他继母也因为此事坏了名声,他父亲也跟着受了牵连,京城里的人对此事高度关注,他继母一出门就会被扔臭鸡蛋,最后她受不了自缢而死,这件事情才慢慢平息下去。”沈贵说着,便冷哼一声“本来我也是很同情他的,谁知一次机缘巧合之下,我知道了那件事的真相…”

    真相是怎么样的呢?他继母是虐待过他,但是远远没有他说的那样夸张。这一切都是他自导自演出来的,在他四岁的时候,便死了亲娘,紧接着,他的继母就进门了,因为不满意父亲这么快又娶了正室,所以云竹墨老是跟他继母作对,他继母也不是个良善之人,便暗自虐待于他,用针扎他,用针扎没有伤口啊,云竹墨想告状也没有办法,继母为此洋洋得意。

    可云竹墨就不是一个能吃亏的人,每次继母用针扎了他之后,他都会自虐一番,将身体弄得遍体鳞伤,然后在他继母面前继续嚣张,他的继母见此,便愈发厌恶他,对他的态度更加恶劣,不仅会用针扎他,还给他吃掺了沙的饭,就这样,几年过去,人证有了,物证也有了,他的继母便在他的精心设计之下,永无翻身之地…

    “他那时才四岁啊,便有这么重的心机,真不知道我姐姐是哪根筋没搭对,竟看上了他!”沈贵又气又怕“在之后吧,云府的名声就被败光了,也没人敢嫁过去了,云家的其他孩子,就一个个的莫名其妙的死了,外人却说这是云府的人活该,是他们自己虐待孩子菩萨发怒,可那些孩子又没有做错事,所有的孩子都死了,就他一个人活着,你说,这事不是他干的,还会是谁干的?”

    若真如沈贵所说,那云竹墨确实挺狠的。陆荨音也跟着皱起了眉。

    “云倾城多好的一个人,一天跟我说云竹墨有些不对劲,他有些害怕,结果三天后,他就死在了茅厕之中。”说着说着,沈贵的眼睛就红了“当时我还安慰他呢,应该没什么大事,可是没想到…”

    沈贵真的是越说越气,脸都气红了,想到童年时的好友惨死的模样,又有些难过,片刻后,他擦掉眼角边的泪水,掀开被子就下了床,边穿鞋边怒气腾腾的道“我倒是要问问她,到底看上了云竹墨哪点?这么卑鄙无耻的一个人,她的眼睛是被屎糊了吗?”

    “好了。”眼瞅着沈贵就要冲出去了,陆荨音连忙拉住他的袖口,见沈贵怒气腾腾的看向她,不赞同的道“别冲动,你在大庭广众下问你姐这个问题,让她的脸往哪儿搁?”

    “她喜欢上这种人,还要什么脸?”沈贵说是这样说,但是步子却顿了下来。他沉默了一会儿后,便重重的吐出一口气“那你说我该怎么办?”

    “外人说着我姐聪明,但是她却很单纯,没什么心机,到时候真的跟云竹墨在一起,肯定会被吃得连渣都不剩。她毕竟我姐姐,我总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她跳入悬崖吧。”

    “也不一定,若云竹墨也喜欢她…”

    “云竹墨不可能喜欢她的。”沈贵有些烦躁的在屋子里走来走去,脱口而出道“云竹墨怎么可能喜欢上她,他有喜欢的人,压根儿不是我姐。”

    “你怎么知道?”陆荨音好奇的问。

    “我…”沈贵深呼吸一口气“总之,云竹墨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不管他有没有喜欢的人,都不能跟我姐在一起。”

    总感觉沈贵似乎知道些什么!陆荨音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片刻后便道“先别急,你这样去跟你姐说,你姐肯定听不下去,你得先冷静冷静,找个机会好好的跟她说。”

    “你说的对。”沈贵想了想后,重重的点了点头。